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一百二十三章 投影

第兩千一百二十三章 投影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那被楊開蠻力攥捏也毫髮無損,任憑秦朝陽用盡手段也無法損壞分毫的玉女乞丐令,到了陶執事手上竟被他隨隨便便捏成了四五塊!

不費吹灰之力!

楊開呆若木雞,怔怔地望著前方,思維一片混亂.

秦朝陽也是一副下巴脫臼的模樣,嘴張著,瞪大眼睛望向前方,腦子裡亂成一團.

呵……陶執事一聲冷笑,將手上的令牌碎片隨手扔出,道:這等垃圾,本執事隨便雕個幾百塊出來都可以,垃圾也能當信物?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你們兩個渣滓,還有何話說?

秦老哥……楊開低喝一聲,扭頭看向他,道:這是什麼情況?

他期望秦朝陽能給他一個合理的解釋.

秦朝陽卻沒有回應,彷彿失了魂魄一樣,傻傻地站在那裡.

被耍了啊……楊開內心深處一片哀嚎,將那所謂的高人罵了個狗血淋頭!

那令牌早不出事晚不出事,竟到了陶執事手上才出事,顯然是附加在令牌上的力量消失了的緣故,否則以陶執事的實力,根本不可能破壞掉那玉女乞丐令!

而現在,令牌碎了,信物沒了,兩人是有口說不清.

楊開已經在考慮該逃出青陽山脈之後是不是該離開南域了,否則被這樣一個龐然大物盯上,以他的實力早晚要出事.

眾弟子聽令,隨本執事將這兩個奸佞小人格殺當場,以正我神殿之威!陶執事已迫不及待地發號施令.

那兩個道源一層境應了一聲便氣勢洶洶地朝前方撲來,胖師弟和青面師兄似乎也找到了復仇的好時機.渾然不顧境界修為上的差距,緊隨在後!

秦老哥,走哇!楊開大喝一聲.

秦朝陽卻依舊無動於衷,只是站在原地,嘴唇蠕動.彷彿失了意識一樣喃喃自語著:碎了,碎了……

看樣子剛才那一幕對他的打擊還是挺大的.

碎在他面前的不單單只是一塊令牌,還有拯救秦鈺性命的唯一希望!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股莫名的力量忽然憑空浮現.

時間彷彿在這一刻凝固.

天空中,雲起風涌,電閃雷鳴.

能量的韻動.自天空上的雲層悠然盪開……

這一瞬,楊開秦朝陽和陶執事等人都感覺到一股堪稱恐怖的威壓.

不但是他們,連帶著整個青陽山脈的武者,都感覺到了,為這威壓而戰慄驚悚……

……

這是……青陽山脈主峰處.一棟宮殿內,一個身穿紫衫,看似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本來似乎正在閉關修鍊什麼秘術,但在那威壓跌宕的一瞬間便立刻睜開了雙眸,眸內精光四溢,猛地朝一個方向望去,那目力宛若能洞穿虛空,看到遠在幾千里之外發生的一幕.他的臉上一片凝重之色,感應片刻,臉色有些駭然道:怎麼可能!

而與此同時.在另外一座山峰之中,那山峰處一片鳥語花香,環境幽靜,好似不是人間擁有,美輪美奐.

峰中,一個端莊美婦也猛地站了起來.美眸凝視遠方,俏臉微變.不假思索地嬌軀一晃,便從原地消失不見.

另一邊.一個耄耋老者正盤膝而坐,面前許多神殿精銳弟子,聆聽老者講解武道天道,個個露出如痴如醉之色.

驀然,老者的聲音戛然而止,抬頭朝一個方向望去,片刻後,緩緩起身,一閃而逝,留下一眾弟子驚疑不定.

類似的一幕,發生在青陽神殿各處地方,那些無論是不是在閉關的帝尊境強者們,都感應到這恐怖的力量攢動,紛紛從自己的住所朝事發之地趕去,想要一探究竟.

……

青陽山脈邊緣處,在場七人,無論修為高低,全都身軀顫抖.

這與膽量和意志無關,而是完全的力量壓制!

修為弱如胖師弟和青面師兄兩人,更是全身骨頭咯作響,在硬撐了一會兒之後,雙雙昏厥過去.

而在場四個道源一層境,也都是催動體內力量,抵擋那莫名的威壓,陶執事同樣如此,面色艱辛,本就不高大的身體彷彿被壓在了一座大山下方,腰身徹底佝僂起來.

這是什麼,這是什麼力量!陶執事驚恐大叫.

秦朝陽和青陽神殿另外兩位道源境也都滿懷敬畏和驚懼之色.

楊開眼珠子滴溜溜轉動,四處查探,想要放出神念感知這力量和威壓的源泉,卻發現神識根本無法離開身體,這空間彷彿都被徹底禁錮!

轟……

天空之中,一道光柱猛地投下,一人詭異現身.

光芒散去,那人印入眾人眼帘之中.

來人頭戴一個寬大斗笠,斗笠稍有些歪斜,遮住了上半邊臉,看不清具體面貌如何,但那下巴處卻是一片參差不齊的鬍渣子,配合著透過斗笠邊緣處若有若無的慵懶目光,讓這人看起來具有一種神奇的魅力.

來人穿著也很是張揚,明明是個身形高大的男子,寬肩拔軀.,!,卻偏偏穿了一件花里胡哨的長衫,腳下蹬著一雙鹿皮長靴,看起來有些不倫不類!

這人悠一現身,秦朝陽便猛地瞪圓了眼珠子,驚喜道:高人!

楊開聽他這麼一喊,立刻明白,這人應該就是那令牌的主人了.

果然跟自己猜的一樣,此人的實力已經登峰造極,絕對是帝尊三層境級別的強者!從他身上傳來的感覺,似乎比之前遇到的鳳姨還要強烈!

最關鍵的是……

此人並非實體,僅僅只是一道投影!

來者何,何人!那陶執事險些嚇尿了,若非在自家的地盤上,只怕他早已逃之夭夭,可即便如此,他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