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一百二十五章 你在哪見過你

第兩千一百二十五章 你在哪見過你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從你們帶回來的信息來看,那兩個道源境的小傢伙帶來的,確實就是紅塵令無疑了,紅塵令任何人都可以仿製,但是附加在其中的力量……卻不是隨隨便便什麼人都能灌入的。」溫紫衫一笑,道:「不過話說回來,那種令牌,誰願意仿製啊……」

「這兩人怎會有紅塵大帝的紅塵令!」裘染眉頭一皺。

溫紫衫聳聳肩膀,道:「那位大人他的行事風格……呵呵,可是無人能夠猜透的,那兩人有紅塵令並不奇怪,說不定哪一天,又會有許多乞丐,窯姐什麼的拿著紅塵令來我青陽神殿!」

一眾人都露出不以為意的神色。

「你們還別不信啊!」溫紫衫道:「想當年,本座創建青陽神殿初期的時候,便有一群窯姐拿著一塊紅塵令來找本座要錢!恩,那時候你們還都不在,只有小雪婷跟在我身邊,自然不知道。」「還有這種事!」眾人大驚失色。

裘染一臉無語的表情,喃喃道:「紅塵令竟流落到那種女子手上,這位大人真是……」

「行事詭譎啊!」

「讓人捉摸不定!」

「紅塵大帝,名不虛傳!」

這時,之前沖陶執事施展神魂秘術,一直靜靜懸浮在半空中一言未發的少女陳倩忽然淡淡道:「話說回來,屬下怎麼感覺殿主大人與這位大帝的行事風格有些相似?」

一言出,眾人都沉思起來,越想越覺得這話好有道理。

「殿主大人也整日神神叨叨的,沒個正經!」

「還一樣穿著那麼沒品味的衣服!」

「特別不自重!」

「本座就在這裡呢,你們當著本座的面這樣議論本座,當我是……聾子嗎?」。溫紫衫板著臉道。

裘染瞧了他一眼。抱拳道:「殿主大人,屬下聽聞殿主大人小時候,曾經被紅塵大帝收養過一段時間?此事不知是真是假!」

「絕無此事!」

「屬下還聽聞,紅塵大帝對大人有授業傳道……」

「空穴來風!」

「啊?」不少人聞言震驚非常,「還有這種事?殿主大人竟與那位紅塵大帝有這樣的淵源?」

「原來如此!」

「我明白了。」

溫紫衫望著下方一群人,無力道:「你們明白什麼了?你們難道是想說。本座的性格受了那老東西的影響?胡扯!本座與那老東西一不沾親二不帶故,怎會受到他的影響。」

「那為何紅塵令會頻頻出現在我青陽神殿?」裘染問道,算上這一次,紅塵令已經在青陽神殿出現兩次了。

可沒聽說別的勢力收到過紅塵令!

「恩,本座很好奇那兩人拿著紅塵令來我青陽神殿到底想幹什麼,傳他們進來吧。」溫紫衫忽然一本正經地道。

裘染深深地嘆了口氣,越發覺得自家的殿主大人跟那紅塵大帝有些像了。

不過他倒也不含糊,揮手間,將宮殿大門打開。同時對外傳音一句。

殿外,楊開與秦朝陽對視一眼,皆都神情一肅,並肩朝內行去。

待兩人走進大殿之後,殿門再次關閉。

屋內一群帝尊境,即便這些人沒有刻意釋放力量,但那無所不在的威壓依然不是兩個道源一層境能夠承受的,楊開還算好些。縱然有些舉步維艱的感覺,好歹沒有出醜。

秦朝陽卻是戰戰兢兢。一路走過,地面上留下清晰的水印,身上的衣衫都被汗水打濕了。

待到近前,兩人又抱拳沖四周行了一禮。

其餘人只是靜靜地望著他們,並沒有說話,溫紫衫一揮手。一股無形的力量輻射出來,讓楊開和秦朝陽兩人一下子變得輕鬆不少。

「多謝溫殿主!」楊開沖高台上抱拳道謝,雖然沒人給他介紹,但既然能在這裡坐在首位上,又穿著一身標誌性的紫衫。那絕對就是青陽神殿殿主無疑了。

「經本殿主驗證,你二人帶來的令牌無誤!」溫紫衫神色嚴肅,望著下方開口道:「本座問你們,你們帶著這塊令牌來我青陽神殿,所為何事?」

楊開瞧了身邊的秦朝陽一眼,卻發現他畏畏縮縮,彷彿不敢開口說話的樣子。

無奈之下,只能道:「回稟溫殿主,我二人來自楓林城,那令牌是十二年前,一位神出鬼沒的高人交予這位秦老哥的,並囑咐他在十二年後來到青陽神殿,請求溫殿主給予一個進入四季之地的名額!」

「恩?四季之地?」溫紫衫稍顯意外,其他人也都是一副古怪的表情。

本以為這兩人拿著紅塵令來到青陽神殿,大概是想提出一些什麼特別的要求,哪曉得竟只是要一個進入四季之地的名額。

溫紫衫的神念在秦朝陽身上掃過,淡淡道:「這位老人家看著也不像是天資出眾的人物,那老……那位大人為何要讓他進入四季之地?四季之地雖然不算什麼了不得的秘境,但因為進入名額有限,向來也只有各大宗門和家族的精銳才能進去,一探機緣和造化,這其中,有什麼非進去不可的理由?」

秦朝陽深吸一口氣,沉聲道:「回大人,是為了小老兒的一位族孫!她身患頑疾,先天不足,必須得由四季之地中一種靈果才能治癒,當年那位大人瞧出了這一點,所以便交予秦某一塊令牌,另有囑咐十二年後來到青陽神殿的贈言!」

「是這麼回事啊!」溫紫衫聞言頷首,也沒有仔細去問的意思,而是道:「既是那位大人所說,那本殿主倒也不好拒絕,左右不過一個名額的事情……」

聽他這麼一說,秦朝陽不禁露出大喜之色。

他本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