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一百二十六章 為了他好

第兩千一百二十六章 為了他好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溫紫衫道:「高長老,你這話向來都是男人說給女人聽的……而且是在特別的氛圍和環境下……並抱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和企圖……若這話是由這小兄弟對你說的,本座還可以理解,可由你主動說出這話……好像哪裡不對勁啊!」

「你閉嘴!」高雪婷嬌喝道。

一語出,楊開震在當場。

秦朝陽也傻了眼,表情古怪地朝高雪婷望去。

高雪婷雖然是帝尊一層境強者,但在青陽神殿中不過是一個長老罷了,而坐在上方的溫紫衫卻是神殿殿主!

以長老的身份,竟敢讓殿主閉嘴?

這豈不是大逆不道?

更讓楊開和秦朝陽驚到下巴脫臼的是……溫紫衫還真就閉嘴了!

而環顧四周,其他人對這一幕似乎也是見怪不怪的樣子,沒有半點責怪高雪婷以下犯上的意思,反而有幾個人沖溫紫衫投去鄙夷的眼神!

楊開腦子裡亂成一團……

他蹦出來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坐在上面的溫紫衫是個冒牌貨!所以高雪婷可以不給他一點面子,甚至其他人都可以拿眼神逼視他。

但仔細一想又不太可能,適才溫紫衫隨手一揮間,體內的力量波動他感受的清清楚楚。

這傢伙絕對是帝尊三層境強者!

而整個青陽神殿,也只有他一人是帝尊三層境,他不是溫紫衫又是誰?

楊開頓時糊塗了,總感覺青陽神殿這群高層有些怪怪的。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你?」高雪婷又轉頭看向楊開,不依不饒地問道。

楊開沉吟了一下,道:「我來自楓林城。高長老上次曾前往楓林城,助蕭宇陽大人開啟五色寶塔,那時候我也在場,還進去試煉過……或許這就是高長老覺得面熟的原因。」

「這樣啊……」高雪婷念道,覺得他說的也有道理。點了點頭:「可能是吧!」

說完,便不再理會他。

楊開頓時鬆了口氣。

若是在這種場合下被高雪婷給認出他就是之前與之交手的魔人,楊開估計自己的下場肯定很凄涼。

眾人在大殿內靜候了片刻,陳倩的傳訊羅盤忽然跌宕出神念波動。

她查探一番後,抬頭沖溫紫衫搖頭道:「殿主,我們的寶庫里並沒有劫厄難果這東西!」

「那可真是讓本座失望了呢……」溫紫衫低聲念道。

秦朝陽也露出一副失望的表情。

畢竟若是能得到現成的劫厄難果是最好的。也不必再讓楊開冒險進入四季之地了,可如今青陽神殿方面並沒有這東西,也不知道這群帝尊境接下來會做什麼樣的決定。

「既然沒有的話……」溫紫衫開口道,「那便讓你自己進去找吧,至於能不能找到。那就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他這話是沖秦朝陽說的。

秦朝陽聞言大喜。

高雪婷微微皺了皺眉,似乎本來是想說什麼的,但溫紫衫既然已經發話,她也不好再插嘴了。

「多謝溫殿主。」秦朝陽一揖到地,「不過……秦某還有一個請求!」

溫紫衫微微一笑:「說來聽聽,若是不太過分的話……」

秦朝陽道:「秦某請求殿主大人能將那進入四季之地的名額,交予這位楊兄!」

他說話間,伸手指了下楊開。臉色尷尬道:「想必諸位大人也看出來了,秦某年事已高,修為雖有道源一層境。但自身實力如何卻還是心知肚明的,適才高長老也說了,以我的本事若是進去,未必就有命活著出來,我死事小,但若得不到劫厄難果……」

「你的意思是說。讓他進去就能活著出來了?」溫紫衫饒有興緻地問道。

秦朝陽道:「楊兄的話……要比秦某厲害的多。」

「你還算有點自知之明!」溫紫衫微微一笑,笑容溫和。「既然你這麼請求了……那本座就允了吧!反正那位大人只說要給予你一個名額,至於那名額到底用在誰身上。你自己做主便可!」

「多謝溫殿主!」秦朝陽大喜道謝。

溫紫衫又轉頭看向楊開,道:「本座不知你與這位老人家有什麼淵源,但本座得提醒你一句,四季之地裡面……可不安全,以你體內的源力濃郁雄渾程度,雖說也算精英,但進入那裡面的,哪一個不是精英?小心在裡面栽個大跟頭。」

楊開咧嘴一笑:「正想去會一會諸大宗門的精英弟子!」

「年輕人,心高氣盛!」

「不知天高地厚啊!」

「道源一層境,在裡面也只能算是墊底了吧!」

殿內的帝尊境強者們紛紛說了起來。

溫紫衫一笑道:「有這氣勢很好,恩,但願你進了裡面也能保持下去,好了,你二人且退下吧,待到出發之日,自會有人來招呼你們的。」

說話間,他隨手一揮,楊開和秦朝陽還沒反應過來,人就已經到了大殿外。

站在外面彼此瞧了一眼,靜待片刻後,有一道流光從遠方激射而來,到了近前定眼一瞧,竟是之前遇到的那個陶明陶執事!

只不過此刻陶明再也沒有之前咄咄逼人的氣勢了,一頭大汗慌張而來,衝到近前還衝兩人拱了拱手,道:「兩位,請隨我來!」

這般說著,當先領路而去,楊開與秦朝陽緊隨其後。

殿內,溫紫衫送走楊開和秦朝陽之後,轉頭看向一旁,道:「小雪婷,你是不是還想說什麼?」

高雪婷皺眉道:「殿主,你這樣做的話,讓我很為難啊。」

溫紫衫笑道:「不就是一個名額嘛,擠一個出來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