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一百二十八章 打個賭

第兩千一百二十八章 打個賭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小雪婷,我們打個賭怎樣!」這時,溫紫衫忽然又朝這邊傳音了。

「打什麼賭?」高雪婷扭頭朝那邊望去。

「賭他們兩個,誰會贏!」溫紫衫微微一笑,指著下方道。

「賭注呢?」高雪婷冷聲問道。

「恩,我想想……」溫紫衫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啊對了,小雪婷你不是一直想進生死門歷練么?若是你贏了,本座允你又何妨?」

「此言當真?」高雪婷美眸一凝,嬌喝道。

一旁,聽到生死門三個字的陳倩,也是神色一動。

「本座什麼時候……騙過你?」溫紫衫說話間,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容。

高雪婷死死地凝視著溫紫衫,似乎是想看進他的內心深處,可對方依然保持著那溫和到耀眼的笑容,好一會,高雪婷才移開目光,道:「確實,你雖然整日里弔兒郎當、不務正業、毫無正行、渾無一派宗主的氣質風範……」

溫紫衫聽的臉都黑了,嘴角微微抽搐道:「聽你這麼一評價,本座感覺自己……一無是處啊!」

高雪婷話鋒一轉,道:「但你還真沒騙過什麼人!」

「本座只有這一點優點么……」溫紫衫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

「那你若是贏了,想要什麼?」高雪婷冷聲問道。

溫紫衫嘿嘿一笑,明亮的目光在高雪婷身上掃了幾圈。

後者被他看的渾身不自在,臉色微微有些泛紅,哼道:「齷齪的念頭和想法趕緊給我收起來,小心我把你的眼珠子挖出來。」

「你想到哪裡去了……」溫紫衫失笑道:「恩。這樣好了,我若是贏了,你就答應我一個不會違背自己原則也不算過分的小要求!」

「小要求……是什麼樣的要求?」高雪婷警惕地問道。

「這個嘛……暫時沒想好,想到了再告訴你怎樣?」溫紫衫打個哈哈。

「高姐姐,別上當啊!殿主大人又不知道憋著想要做什麼呢。」陳倩在一旁好心提醒。唯恐高雪婷一時衝動掉進溫紫衫的陷阱之中。

「我知道!」高雪婷點點頭,說話間,扭頭看了一眼下方,接道:「但他得先贏了這場賭局才成,要不然說什麼都沒有意義。」

說話間,她沖溫紫衫點頭道:「好。我答應了。」

「一言為定!」溫紫衫呵呵一笑,「不許反悔哦。」

「你還是先替我準備好進入生死門的通行令吧!」

陳倩嘆了口氣,一副無可奈何的模樣,雖然她也不認為以楊開的實力能夠戰勝整個青陽神殿道源境層次中排名第十五的薛毅,可她心中總有不好的感覺——殿主大人雖然各種不正經。但在關鍵時候他還是很靠譜的。

陳倩並不覺得溫紫衫會真的讓高雪婷進入生死門,所以他應該對這一場賭局有很大的自信。

想到這裡,她連忙朝下方望去。

下方處,薛毅微微有些意外地瞧著一步步行來的楊開,獰笑道:「乖乖地在哪裡躺著不就行了?為什麼還要走出來呢?你這是自尋死路啊!」

「朋友夠陰險,受教了!」楊開哼了一聲。

就在這時,他耳邊忽然傳來一人的聲音:「小子,好好乾。把你的對手打趴下,本座可以答應你一個不算過分的要求!」

聽到這聲音,楊開為之一愣。

因為這聲音分明就是青陽神殿殿主溫紫衫的聲音!

他前些日子才見過這個男人。對他的聲音自然熟悉的很,而且在這青陽神殿的總舵之中,估計也沒人敢冒充溫紫衫給他傳音。

換句話說,給他傳音的就是溫紫衫本人了?

「搞什麼?」楊開眉頭一皺,神念放出,掃了下四周。卻沒有發現溫紫衫的蹤跡。

一宗之主,竟暗地裡傳音給自己這個外人。讓自己好好努力把自家宗門的精英弟子打趴下……這等滑稽的事若不是發生在楊開自己身上,他怎麼也不會相信的。

而且……溫紫衫竟然說還可以答應自己一個不算過分的要求?

這算什麼意思?

繞是楊開精明過人。也想不明白事情的原委。

而就在他失神的這一瞬,一股凌厲的攻擊已經襲到近前。

「你在想什麼呢?大敵當前竟敢分神……別看不起人啊!」薛毅的話語隨著攻擊一併到來,依然是那粗蠻的一拳,拳鋒上裹起勁風漩渦,彷彿要破壞掉阻擋在前方的一切。

「大敵?」楊開忽然抬頭,冰冷的眸子凝視著薛毅,透著一種不屑,面對那石破驚天的一擊,沒閃沒避,同樣一拳狠狠迎上。

轟……

一聲巨響傳出,天空為之戰慄。

兩人所立之地,猛地往下方塌陷,直接凹陷出一個巨大的圓坑,地面四分五裂起來,蜘蛛網一般的裂紋縱橫交錯。

嗤嗤嗤嗤……

拳鋒之上,兩人源力交鋒,發出刺耳的聲響。

周邊的碎石和土塊受到影響,竟失重般地徐徐浮上半空,方圓百丈範圍內,空間幾度扭曲。

「有幾下子啊!」薛毅粗厚的眉毛微微一揚,意外地望著近在咫尺的楊開。

適才他一拳將楊開轟飛,本以為對手不過如此罷了,但現在真的再交鋒之後,才發現對方的實力很強,儘管比自己低一層小境界,似乎也不是那麼容易戰勝的。

不遠處,蕭白衣也露出驚愕的神色,神色微微一動。

「你也有幾下子……」楊開回了一句,嘴角上揚,譏笑道:「嘴巴上!」

話落,他忽然揮出另外一隻拳頭,掄出一個弧線,朝薛毅的臉頰上轟去。

薛毅怡然不懼。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