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一百三十四章 無常

第兩千一百三十四章 無常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時間慢慢流逝,逐漸地有零散的武者從各處趕來此地。

不過數量不多,想來都是距離此地比較遠的小宗門或者家族武者了。

他們來到這裡之後,也都很聰明地找無人的位置駐紮下來。有熟識的人自然會匯聚到一處,準備在四季之地內聯手,大幹一場。

能進入四季之地的,統統都是道源境級別的武者,虛王境武者根本沒有這個資格,進了裡面也只是找死而已。

不過這並不意味著四季之地無法讓帝尊境強者進入了。

其實帝尊境也是可以進入其中的,但每一個帝尊境的進入,都會給入口造成一些不穩的動蕩,一旦超過三位帝尊境進入其中,入口就會直接關閉。

如此一來,寥寥可數的帝尊境名額根本無法分配開,所以在星神宮的提議下,索性不讓帝尊境級別的武者進入四季之地了,免得出現入口提前關閉的事情。

這些情報,也是楊開從慕容曉曉給他的玉簡中得知的。

他腦海中一邊回想著那玉簡之中所記載的資料,盡量讓自己全部記下,一邊加強著己身與百萬劍之間的聯繫。

雖說這件帝寶總歸是要還給秦家的,但在四季之地中,它應該能幫到自己不少忙。

「你幹什麼!」

忽然,一個女子的憤怒叫喊傳入耳中,與此同時,一股極強的力量在某一處位置爆發出來。

那之前叫喊的女子立刻驚呼一聲,如遭重擊般悶哼起來。

楊開霍地睜眼,皺起眉頭朝聲音來源的方向望去。

因為他聽出這聲音的主人,正是那個給了自己四季之地資料的慕容曉曉。

他心中大為奇怪。慕容曉曉是青陽神殿的精銳弟子,修為境界不低,何人竟敢在這種地方尋她的麻煩?

放眼望去,慕容曉曉此刻正緊咬著紅唇,目光忌憚而又憤怒地朝一個方向望去。在她身邊,另外一個青陽神殿女弟子正攙扶著她,緊張問道:「曉曉,沒事吧?」

慕容曉曉搖了搖頭,示意自己無礙。

不過從她稍微有些紊亂的氣息來看,剛才顯然是經歷了什麼兇險的一幕。

她目光所望之處。是一群道源境集結之地,而這群武者中有一人生的極為古怪。

這人是個男子,不過整個身體的正中央處像是有一條無形的分界線一樣,左邊的身體肌膚乃至頭髮都是火紅之色,但右邊卻是一片雪白。兩種截然不同的色彩同時出現一個人的身上,形成了極強的視覺衝擊,給人的感覺也截然不同,左邊陽剛,右邊陰柔。

慕容曉曉怒視的對象,正是此人!

而他高高舉起的一隻手,也表示之前他正是之前的罪魁禍首,指尖處還有一絲未散盡的力量。

一道人影閃過。擋在了慕容曉曉面前,靜靜地凝視著那個怪物的武者。

正是夏笙!

說來也奇怪,夏笙此刻並不算高大的身影卻如一座厚實高山一樣。站在那裡竟給人一種極為可靠的感覺。

楊開眉頭一皺,也站起身來,慢慢朝那邊行去。

「曉曉,發生什麼事了?」夏笙面色平靜地問道。

慕容曉曉道:「我也不知道,這人剛才突然出手攻擊我!」

「哦?」夏笙眼睛一眯,淡淡道:「有意思呢。竟有人欺負到了我青陽神殿頭頂上,這不可能善罷甘休了!」

說話的時候。他眼中綻放出及其危險的寒光。

對面那相貌詭異的武者也將目光投到了夏笙身上,兩人目光在虛空之中碰撞。似有火花濺射……

氣氛陡然間劍拔弩張起來。

青陽神殿方面,和另一邊聚集在一起的武者們,也都神色驟凝,暗暗催動源力。

似乎一場大戰馬上要打起來的樣子。

這邊的動靜很快驚動了其他在此地等候的武者們,如一塊石子丟進了平靜的湖泊,掀起的漣漪很快為所有人察覺,紛紛矚目而來,好奇觀望。

「夏笙?」那相貌怪異的武者忽然嘴角一揚,露出一抹邪笑,開口道,看樣子他是知道夏笙此人的,只不過這是第一次見到。

「無常?」夏笙眉頭一揚。

楊開聽的眉頭一皺,他在此之前,從未聽過無常這個名字,不過從夏笙此刻如臨大敵的表情來看,這傢伙顯然不是好對付的。

這人極有可能有什麼特殊的體質!所以才會有那樣怪異的身體。

「他就是青陽神殿的夏笙?據說是這次青陽神殿宗門演武的第一名?」

圍觀的武者中,立刻有人驚呼起來,瞧那樣子,夏笙的知名度還是挺高的。

「無常……豈不是那個天武聖地的後起之秀?是了,看他這樣子肯定沒錯,傳聞無常具有陰陽雙生體……原來是這個鬼樣子啊,真是大開眼界了!」

「噓……你小聲點,聽說無常此人喜怒無常,兇殘暴戾,萬一叫他聽到……」

「怕什麼,這裡有這麼多人呢,他還能對我……」

此人話還沒說完,便忽然閉口不言了,因為他發現正在那邊與夏笙對峙的無常竟一下子轉過頭來,冷冷地凝視著自己。

對方那一紅一白兩隻瞳孔之中驀然散發出一股玄妙的力量,在他面前顯化而出,化為一個巨大的紅白相間的漩渦,從那漩渦之中傳來聳人聽聞的絞殺之力,朝他覆蓋而來。

這人驚恐大叫一聲,匆忙間想要後退。

可讓他感到驚悚萬分的是,自己的身體竟一下子變得僵硬無比,根本動彈不得,他只能站在原地,臉色蒼白,眼珠子顫抖地望著那漩渦不斷旋轉,朝自己籠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