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一百三十五章 有種來打我

第兩千一百三十五章 有種來打我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原來他是青陽神殿弟子?」藍熏瞧見楊開與青陽神殿一群人站在一處,理所當然地想道。

「公主你說什麼?」蕭晨問道。

「沒什麼。」藍熏搖了搖頭。

蕭晨微微皺眉,雖然不太高興藍熏什麼都不願跟自己說,但人家畢竟是明月大帝的女兒,身份地位尊崇,他也不好追問,只能順著她的目光望去,待見到那邊的楊開之後,心中不禁冷哼一聲:「這等小人物,有什麼地方讓公主在意的?」

另一邊,無常在擊殺了那個小家族的弟子之後,一臉的雲淡風輕,好似隨手殺了只蟑螂一樣,繼續轉過頭瞧著夏笙。

夏笙道:「無常兄好大的威風!」

無常冷冷地笑著,一言不發。

「旁人死活我不管,不過……襲擊我師妹之事,無常兄是不是該給我個合理的解釋?」夏笙眯眼望著前方。

無常道:「夏兄要解釋?行啊……我的解釋就是——沒人可以從我頭頂飛過去,死人除外!」

夏笙一怔,怎麼也沒想到竟是因為這樣一個無稽的原因,導致他沖慕容曉曉出手。

慕容曉曉此刻也回過神來,抿著嘴唇道:「我剛才只是想去星神宮那邊……」

她在星神宮那邊有一個熟人,好久不見,此刻來到這裡自然是想去敘敘舊,哪裡曉得才剛剛飛起,就遭到了無常的攻擊,嚇得她趕緊又落了回來。

無常道:「夏兄應該慶幸,她是青陽神殿的人,否則……」

「否則怎樣?」

「否則她早已是個死人!」

「這樣啊……」夏笙咧嘴笑了起來。忽然,他做一個讓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動作。

只見他縱身一躍,風馳電掣般地從無常頭頂上方飛過,然後又一個折身,迅速飛了回來。待到一定程度,再度轉身,從無常頭頂飛過。

他一邊飛,還一邊叫道:「我飛過來了,我又飛回去了,我又飛過來了。我又飛回去了,有種你來打我啊……」

飛了好幾個來回,他索性直接站在無常頭頂正上方,雙手掐腰,俯瞰著下方。囂張道:「信不信我撒泡尿在你頭上?」

說話間,他竟真的撩起了褲子,一副準備大幹特乾的架勢……

慕容曉曉等幾個青陽神殿女弟子看的臉都紅了。

蕭白衣等人更是一臉黑線,撇過腦袋,一副不認得此人的表情。

「哈哈哈!」圍觀的人群中卻是傳來眾人的鬨笑聲,主要是大家覺得夏笙這種行為太幼稚,太惹人發笑了,根本不是一個道源三層境武者能做出來的事情。

「夏……笙!」

以無常那種喜怒無常。暴戾乖張的個性,哪容得了旁人在他面前如此挑釁放肆?所以在夏笙撩起褲子的同時,他便低吼一聲。雙臂猛地一震,一股龍捲風般的雄渾之力,直衝天際,欲要將夏笙吞噬其中。

「雕蟲小技!」夏笙冷哼一聲,翻手為掌,朝下方拍去。

源力涌動。天地法則紊亂,一隻巨大的巴掌印陡然成型。如從天砸下的巨山,還未真的落下。便給人一種毀滅一切的壓迫感。

轟……

那巨掌和龍捲風撞擊在一塊,天地能量頓時肆虐狂暴,迸向四極。

而在這一瞬間,無常已經一躍而起,雙手合十,一手火紅,一手雪白,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氣息跌宕出來,靈決變動之下,身側隱有繁奧符文乍現。

他以雷霆之勢,朝夏笙沖了過去。

夏笙的臉上也浮現出凝重的表情,雙手法決一變,虛空之中竟傳來金鐵相交之聲,旋即在他身側浮現出一件件造型不同的兵刃,那每一件兵刃都由天地能量幻化而成,數量繁多,種類不一而足。

他一伸手,那無數兵刃便如得到了號令一般,齊齊朝下方斬擊。

轟轟轟……

更加劇烈的聲響傳出,爆出的耀眼光芒將夏笙和無常兩人的身影齊齊吞沒,一時間,眾人竟看不清兩人的身影,只聽到在那混亂的虛空中傳來能量的爆裂和拳腳相交的動靜。

楊開眼帘微眯著,緊盯著上方的戰鬥,也是看的目眩神馳。

這是南域兩大頂尖宗門中,最頂尖後起之秀的較量,換句話說,可以代表整個南域的最高端水準了。這樣的戰鬥,對他來說也是不可多見的。

他不但能從兩人的爭鬥中對比出自身的不足,也能收集一些情報。

「夏師兄……不會有事吧?」慕容曉曉此刻一臉自責的神色,若不是她不小心從無常頭頂上飛過的話,也不會引出這樣的麻煩。

「他怎會有事!」蕭白衣冷哼一聲,似乎一點也不擔心夏笙的死活,淡淡道:「就算是一般的帝尊境對他出手,他也有一定的機會逃出生天,區區一個無常又奈他如何?」

楊開聽的心頭一動。

蕭白衣顯然是知道夏笙一些底細的,只是他並沒有言明,楊開自然也不會多問。

不過從他的語氣來看,夏笙的真實實力絕對不止表面上看起來這麼簡單,當然……無常應該也沒發揮全力。

「幼稚!」山谷一處偏僻地,一個叫八方門的宗門駐紮地,其中一個盤膝打坐的青年觀望了那空中的戰鬥一陣,不屑地評價道。

八方門在南域雖然不算什麼頂尖宗門,但也還行,與飛聖宮算得上是一個檔次,宗門內都有一位帝尊境強者坐鎮。

所以這一次四季之地開啟,八方樓也有幸得到了七個進入其中的名額。

七人中,修為層次不齊,有道源三層境的,也有兩層境和一層境的。

說話的青年只有兩層境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