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一百四十五章 反覆無常

第兩千一百四十五章 反覆無常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周安不動,則完全是因為楊開的緣故了。

此刻,楊開的神念籠罩在他頭頂上空,仿若一柄尖刀倒懸,讓他平白生出一種稍有異動便被碎屍萬段的恐怖錯覺。

這讓他臉色發白,內心深處惶恐不安。

他能察覺的到,楊開的神念之強大,堪比道源三層境的程度,遠遠超過了自身,與這樣的人爭鬥起來,自己絕對討不到什麼好處。

而眼觀戰場,無論是華古還是熊寧,似乎都落入下風。

他心中暗暗發苦,知道這一次麻煩大了。

悄悄了瞧了楊開一眼,發現對方並沒有關注他,周安心頭一動,臉上擠出一絲笑容,抱拳道:「這位朋友……」

楊開聞言,扭頭看向他,淡淡道:「有什麼遺言要說?」

周安嘴角一抽,訕訕道:「朋友誤會了,我是想告訴你,我與這兩人並不認識,只是偶然遇見,才結伴同行的!」

楊開漠然地望著他,不為所動。

反倒是另外兩人聽到他這番言論,頓時大驚失色起來。

熊寧一邊躲避流炎的殺招一邊不可思議地望著周安,道:「周師兄,你在說什麼呢?」

華安也怒火攻心,氣急敗壞道:「周安,事到如今你竟還想置身事外,還不速速動手!」

「那人喊你師兄呢……」楊開說話間,瞥了熊寧一眼。

周安正色道:「他腦袋有問題,朋友別聽他胡言亂語。」說話間,他換上一副諂笑,沖楊開道:「朋友。在下真的並無對你們不利的想法,只是被那人拖拽著,不得不下來查探一番,剛才沖你的器靈動手也是不得以而為之,好在閣下器靈並無損傷。算是不幸中的萬幸,望朋友能大人大量,不要計較!」

他這一番不要臉的言辭一說出口,楊開還沒來及的回應什麼,另一邊的華古卻是氣的臉色漲紅,險些沒噴出一口鮮血來。暴跳如雷,氣得渾身青筋畢露,怒髮衝冠道:「無恥之徒,你還要不要臉?」

「你閉嘴!」周安忽然義正詞嚴沖那邊怒喝一聲,道:「我周某從今以後。與你們再無半點關係!」

「哇呀呀……」華古簡直要被氣瘋了,口中一陣怪叫,心神失守間,終於被法身逮到破綻,法身單足在地面上一跺,口中爆喝道:「畫地為牢!」

奇特的力量自那龐大的身軀湧出,大地忽然像是變成了液體一樣流動起來,不但如此。從那流動的土壤之中甚至還誕生出一隻只長手,如一條條鞭子一樣飛舞上天空。

華古一時不察,被這些長鞭直接纏繞。

「不好!」華古驚呼一聲。正欲掙脫這些長鞭的束縛,卻覺得一股巨力從下方拉扯而來,身體不受控制地被拽了下去,直接陷進大地之中,只露出一個腦袋來。

說來也奇怪,在華古陷入地面的一瞬間。流動如液體般的大地又重新恢復了原狀,不但如此。還變得固若金湯,任憑華古如何掙扎。也無法掙脫出來。

他就像是一個掉進泥沼之中,進退無路之人,被徹底禁錮。

法身龐大的身軀如高山一般矗立在他面前,遮蔽了他眼前的一切光明……

「哦?新神通?」楊開看的眼前一亮,頗為意外地道。

他記得以前法身是不會施展這種秘術的,也不知道是他自己領悟出來的,還是石傀一族的天賦,又或者是噬天戰法的功勞。

而另一邊,周安卻是腿肚子打擺起來。

眼見道源三層境的華古都在短時間內敗北,他哪還敢繼續在原地停留?

他連忙一抱拳道:「言盡於此,在下告辭!」

說話間,他便要離開此地,苟且偷生。

「我讓你走了?」楊開一揮手,一道月刃斬在他前進的道路上。

周安步伐一頓,回過頭來,訕笑道:「那不知……這位朋友還有什麼吩咐?」

他雖然擺出一副卑躬屈膝的神態,但那眼眸深處依然泛著警惕的光芒,楊開毫不懷疑,若自己沖他下手的話,周安必定會在第一時間做出反擊。

他這樣能隨隨便便就出賣自家師兄弟的傢伙,大概是不會相信任何人的。

「吩咐談不上……」楊開淡淡道,「不過……你既然說自己跟他們不是一路,總得做點什麼證明自己吧?」

「做點什麼……」周安眼神閃爍了一下,不過很快,就頷首道:「在下明白了,朋友拭目以待吧!」

這話說完,他再次祭出自己那一桿長槍秘寶,源力灌入其中,法則之力縈繞其上,一縱身,就朝流炎和熊寧的戰圈沖了過去,長槍抖動間,一圈光暈在槍尖上爆開。

「混元神槍!」

他口中爆喝中,眼中滿是殺機,目標直指熊寧!

熊寧大驚失色。

在流炎的攻擊下,他本就沒佔據到什麼上風,剛才又被周安的無恥行徑干擾到了心神,此刻正苦苦支撐著,周安突兀地一槍攻來,他瞬間就嗅到了死亡的氣息。

勉力擋下流炎的一擊之後,熊寧大呼道:「周師兄,你瘋了?」

周安冷哼,不說話,手上長槍忽然一凝,一收,再一送。

那恐怖的攻擊竟在距離熊寧毫釐之間,直接轉了個方向,朝流炎轟去。

「早就知道你會這麼做!」流炎慌而不亂,口中冷哼著,檀口一張,一道夾雜著雷電狂暴之力的火柱,迎面撲上。

轟……

巨大的光暈爆開,淹沒了那戰場中三人的身影,久久不散。

與此同時,楊開嘴角一揚,露出一抹譏笑。

他清楚地看到,周安在虛晃了這一槍之後。立刻施展出一種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