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一百四十七章 要不要臉

第兩千一百四十七章 要不要臉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這巨大的虛影悠一出現,便慢慢抬頭,瞧了一眼天空中匯聚的澎湃能量。

旋即,她張開嘴,狠狠一吸。

讓人目瞪口呆的一幕發生了,在她的吸吮下,本來應該作用在張若惜身上的天地能量,居然一股腦地被她吸進腹中,消失不見!

做完這一切,那女子的虛影才低下頭,如出現時一樣,忽然縮進張若惜的身軀內,消失不見。

不過在她臨走之前,楊開隱隱感覺到她似乎俯瞰了自己一眼。

即便沒有接觸到對方的眼神,楊開也莫名地一陣驚悚,一種卑微渺小的感覺油然而生。

「那是什麼……」流炎聲音有些發顫,雖然那詭譎的虛影消失了,但適才給她帶來的畏懼卻並沒有減弱,讓她渾身發冷。

楊開木然地搖了搖頭。

「轟……」

一圈能量的光暈,忽然以張若惜為中心爆開,朝四周輻射。

在那虛影縮進她體內之後,她竟直接突破到了返虛鏡的層次,毫無阻塞,甚至可以說是水到渠成。

楊開幾乎看傻了眼。

不管是先前張若惜直接凝練出自身勢場,又或者是那詭異的虛影出現,再或者是眼下她的突兀晉陞,都已超出了他的理解範疇。

這一切的一切,都顯得那麼不真實!

此時此刻,他腦海之中只縈繞了一個念頭:張若惜到底繼承了什麼樣的血脈之力,那虛影難道是張家先祖遺志的投影?

「主人,我想先回去了。」流炎忽然開口道。

楊開瞧了她一眼,發現她狀態有些不對。便不再勉強,頷首之間,將她收進了玄界珠內。

而晉陞到道源境層次的張若惜,並沒有停止的跡象,依然在瘋狂吞噬著四周的天地靈氣。她那小小的身軀,此刻儼然變成了一個無底洞一樣,無論來多少靈氣都能吸收殆盡。

配合著玄界珠的吸收,這峽谷下方的靈氣海,竟以極快的速度變得稀薄。

一日後,本來雲蒸騰霧靄的峽谷便不復往日光景。靈氣海也蕩然無存,變得跟與四季之地其他地方一樣了。

直到這時,張若惜那邊才傳來一聲嬌吟,緩緩地睜開一雙眼睛。

她似乎對自身發生的改變還有些茫然,睜眼之後微微皺了皺眉。將雙手平攤在自己面前,又微微地握了握……

好一會,她才回過神,察覺到有人正在注視自己,抬頭望去,正對上楊開的目光。

「先生!」張若惜起身,輕輕地喊了一聲。

「恭喜你,成功突破到返虛鏡了。」楊開微微一笑。

張若惜抿嘴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感覺睡了一覺,就變成現在這樣子了。」

「睡了一覺?」楊開眉頭一揚,「這麼說來。你對之前發生的事情毫不知情?」

張若惜抬頭,愕然問道:「之前發生了什麼?」

她扭頭四望,一下子就發現了兩具乾癟的屍體,嚇得驚叫一聲,臉色發白,她後怕道:「有人偷襲我們?」

楊開苦笑搖頭。也不知道該怎麼跟她說那些異常的場景,只是道:「幾個不知死活的傢伙而已。」

不過張若惜這種反應。倒讓他有了一些猜測。

傳聞,一些實力強大的異獸。尤其是那些聖靈之類的存在,從一出生便有不菲的實力,而且它們的實力提升也並不需要太過刻苦的修鍊,它們只需要等待時間的積累,體內的血脈之力便會慢慢覺醒,慢慢成長,最終站在這個世界的頂峰。

張若惜的情況與這些妖獸或者聖靈的傳承倒有些相似,否則無論如何也解釋不了為何她在這短短兩日內實力提升如此巨大,甚至本人還毫無察覺。

想到這裡,楊開問道:「若惜,以前有人跟你講解過返虛鏡的晉陞和勢場的凝練么?」

「沒有啊。」張若惜聞言搖頭,「以前在家的時候,若惜實力還很低,老祖說等我到了聖王三層境的時候再跟我講這些……」

楊開聞言頷首,他記得自己也沒跟張若惜講過這些東西的。

返虛鏡的晉陞也就罷了,即便不懂,也可以自己摸索,臨場發揮。

但是勢場的凝練卻並非一朝一夕能夠洞悉的,偏偏張若惜此前凝練勢場,簡直就是一蹴而就!

換句話說,如何凝練勢場,怕是早已根深在她的神魂深處,這絕對就是血脈之力傳承的緣故。

「先生,是不是若惜的修鍊出了問題?」張若惜有些忐忑不安地問道。

「沒有的事。」楊開連忙搖頭,以免她誤會,頓了一下接道:「你才剛晉陞,鞏固修為要緊,先回小玄界吧。」

「是!」張若惜溫順頷首,放鬆身心,讓楊開將她收進了玄界珠里。

站在原地沉思了一會兒,楊開依然有些摸不清情況,他剛才並沒有去詢問張若惜關於那巨大的女子虛影的情況,因為她大概也給不出什麼答案,問了也白問。

片刻後,他扭頭看向一側,不遠處,一道流光迅速接近過來。

少頃,花青絲出現在他面前,一副喜形於色的模樣,顯然收穫不小。

「發生什麼事了?」花青絲見到地上的兩具乾屍,大驚問道。

「有人找麻煩而已。」楊開淡淡地解釋了一句,也沒問她到底收穫了些什麼,畢竟此前已經說好了,一切收穫都歸她自己擁有,只是道:「你先回來吧,我還要趕到冬之域去。」

「等一下!」

「做什麼?」

花青絲抿嘴一笑,道:「回來的路上我突然想起一事。」

楊開沒有接話,只是用眼神示意她繼續說下去。

「兩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