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一百四十八章 兩季山

第兩千一百四十八章 兩季山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整個四季之地分為春夏秋冬四大域,環境不同,氣候繁雜,每兩大域交界處的位置,環境尤為古怪。

而兩季山,貫穿了整個四季之地,就像是一條連綿縱橫的分割線,將緊挨在一起的四大區域分割開來。

這些情報,都是楊開從玉簡中看到過的,所以當花青絲說出兩季山的時候,他並沒有太過吃驚。

不過……從花青絲透露出來的信息看,青陽神殿方面對自己還是有所隱瞞的,最起碼關於那歲月神殿的情報,就沒有共享給自己。

這也是理所當然的,自己畢竟是個外人而已。

慕容曉曉將那記載四季之地大部分情報的玉簡交給自己,恐怕也是得到了高雪婷的默認,再多的話那就是泄露宗門機密了。

不過楊開肯定,青陽神殿那些人,應該都知道歲月神殿的事——如果歲月神殿真的存在!

花青絲交予楊開的地圖上,記載的歲月神殿的位置恰好處於夏之域和冬之域之間的兩季山上,所以對楊開來說,此行還真的只是順路。

他收起地圖,讓花青絲也躲進玄界珠內,祭出自己的木舟,一路風馳電掣,朝冬之域所在的方向馳去。

匆匆一日而過,前方忽然出現了一條連綿山脈,從遠方望去,山林之間蔥翠欲敵,谷深林茂,面向自己的這一邊烈日炎炎,而山頭處卻是銀裝素裹,白雪皚皚。

在楊開看不到的山脈另一面,定然是極為寒冷的世界。

這顯然就是兩季山了。

楊開沒有過多的猶豫,一邊放出神念查探四周情況。一邊直接扎了進去。

叢林之中,氣候悶熱,不過對楊開這樣的武者來說,並不會受到多大影響。

他腦海中默記著地圖中記載的信息,在盡量不偏離冬之域所在的方向的前提下。開始搜尋歲月神殿的存在。

他想的很清楚,既然歲月神殿這種存在飄渺無痕,歷練來四季之地的開啟都幾乎無人找到,他自然也不能抱太大的希望,免得到時候又浪費精力又浪費時間。

對他來說,找到固然好。找不到的話也無所謂,到時候他直接翻過兩季山,進入冬之域就是。

劫厄難果才是他此行的最大目標。

抱著這種可有可無的心態,楊開一身輕鬆,御使著木舟。低空飛行起來。

這山林之中,似乎有一些妖獸存在的痕迹,不過實力都不算太強,楊開也沒心思去尋它們的麻煩,直接無視。偶爾也能尋覓到一兩株珍稀的藥材,都被楊開謹慎地採集下來,移植到了小玄界的葯園中。

一晃半日而過,雖沒有發現歲月神殿的蹤跡。但也不算毫無收穫。

某一刻,正當他一邊低空飛行一邊查探四周的時候,忽然神色一動。抬頭朝某個方向望去。

那邊,一陣悉悉索索的動靜從遠極近地傳來,好似有什麼東西正在逃遁飛奔,只不過因為叢林的阻礙,楊開沒法看的太清楚。

神念放出,他立刻察覺到一股大概相當於道源兩層境級別的氣息從那個方向上傳來。

不過此刻。這氣息的主人儼然是受了重創,一身能量波動極為不穩。

就在楊開查探間。前方叢林中,一頭妖獸驀然躍空而出。

這妖獸彷彿一隻被放大了幾十倍的蜥蜴。尖頭長身,不過背後卻是生了兩隻火紅色的翅膀,腦袋上有一個菱形印記,彷彿烙鐵烙印上去的一樣,看起來古怪至極。

也不知道它與什麼人或者妖獸做了一番殊死爭鬥,此刻背後的一隻翅膀都已被斬斷,尾巴更是不知去向,渾身鮮血淋淋,傷口無算,血肉翻卷。

它躍空撲來,倉皇失措,壓根就沒想到楊開擋在它的去路上,不過只是眨眼的功夫,這巨蜥便赤紅著雙眸,一張嘴巴,朝楊開發起了攻擊。

楊開只看到一道猩紅的光芒閃過,迎面便撲來一股犀利的勁氣。

他看的清楚,這巨蜥的攻擊,赫然是將自己的長舌彈了出來,那猩紅的舌頭筆直,就如一柄利劍,鋒銳無比。

匆忙之間,楊開身形一晃,從原地閃開,讓那長舌攻擊打在空處,與此同時,他手腕一抖,十幾道月刃精準地朝巨蜥轟去。

巨蜥身在半空,避無可避,那月刃直接斬在它的身體各處。

不過這巨蜥的身體倒也堅固的很,楊開倉促出手的月刃竟沒能讓它立刻斃命,只是在它的體表濺射出道道火光,給它造成了些許輕傷。

藉助斬擊的力道,巨蜥直朝下方落去。

楊開神色一凜,凝身在虛空中一踏,如從天墜落的隕石,緊隨而下,竟是後發先至,逼近到巨蜥的頭頂上方。

下一瞬,他直接施展出龍化秘術,右拳化為龍爪,緊緊握住,狠狠朝巨蜥的後腦勺砸去。

轟……

一聲巨響,伴隨著骨頭碎裂的動靜,巨蜥的身子自頸脖處陡然折成了一個直角,猩紅的舌頭吐了出來,雙眸充滿血絲,渾身抽搐掙扎,卻依然挽回不了斃命的厄運。

啪嗒一聲,巨蜥的屍體掉落在地上,楊開也輕飄飄地落在旁邊。

這隻巨蜥好歹也是十一階妖獸,堪比道源兩層境的武者,若非之前它受了重傷,楊開也不至於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將它擊斃。

它看起來不像是什麼珍稀的異獸,不過等級擺在那,內丹應該也有不小的價值。

這麼想著,楊開便彎腰準備將它的內丹取出。

可就在這時,異變陡生,只見那巨蜥額頭處的棱形烙印,竟忽地轉動起來,彷彿有了自己的生命似的,緊接著。它化為一道流光,直接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