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一百四十九章 要手還是要命

第兩千一百四十九章 要手還是要命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姑娘認識我?」楊開只是一眼掃過,便將這四波人馬盡收眼底,然後朝那星神宮的女弟子狐疑問道。

因為剛才喊出來的那兩句話中,其中一句是蕭白衣喊的,另一句就是這女子喊的了。

若非認識,怎會喊出那樣的內容?

不過讓楊開沒想到的是,星神宮的那個女弟子微微一笑,搖頭道:「認錯人了。」

藍熏會這麼說,也是因為她雖然記得楊開的樣貌,但楊開並不認識自己。

那一次在五色寶塔第三層中,藍熏可是使用了偽顏珠改變了自身容貌的,楊開看到的,並非是她此刻的面容。

「呃……」楊開無言以對,轉頭沖蕭白衣道:「小白,你也在這裡啊,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啊!」

蕭白衣額頭上青筋亂跳,喝道:「你想死嗎?」

慕容曉曉在一旁抿嘴微笑,沖楊開微微點頭示意。

楊開道:「這麼冷漠做什麼,難得大家在這裡遇見了,也是有緣啊!」

蕭白衣冷哼:「誰跟你有緣了,不過你能活著逃過那炎獸的追殺,真是有些出人意料,令人刮目相看呢。」

他雖是稱讚的話語,但滿是揶揄譏諷的語氣,也不知道是因為啥。

當時那隻夏之域的炎獸也不曉得發什麼瘋,那麼多人四散逃遁,它偏偏盯上了楊開,許多人都以為楊開在劫難逃必死無疑了,蕭白衣也是這麼想的。

畢竟連無常都被追的望風而逃,楊開一個道源一層境哪能活下來?

事實卻讓人大吃一驚,楊開竟毫髮無損地出現在兩季山中。

聽到炎獸兩個字。星神宮的一男一女也是臉色微變,顯然在他們的宗門情報中,也是知道那一隻堪比帝尊境的妖獸存在的。

無常更是眉頭一揚,露出詫異的神色。

他有些想不明白,一個實力如何低微的武者。如何逃過了炎獸的追殺!之前那事,若非有青陽神殿一批人吸引了炎獸的注意,他的麻煩就大了。

「哪裡哪裡!」楊開一臉謙虛的模樣,「逃跑可是我的強項啊!」

他一副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的樣子,讓蕭白衣好一陣逼視。

「廢話不用多說了。」就在此時,那個身穿青衣。不知出身哪個宗門的青年忽然冷冷地喝了一聲,大喇喇地沖楊開道:「把星印交出來,繞你不死!」

他一副只要楊開合作便好心要放過楊開一馬的口吻,配合著那理所當然的語氣和神態,讓楊開忍不住多瞧了他一眼。

對方只是冷冷地望著他。絲毫沒有避開目光的意思。

星神宮兩人也沒說話,那英俊男子只是眉頭一皺,似乎有些不悅,而那女子卻是饒有興緻地轉動美眸,好似要靜待好戲登場。

「雖然有些多餘,但我還是想問問……閣下如何稱呼啊?」楊開微笑地望著那青衣青年,一點也沒有生氣的意思。

說話的同時,也已經心神聯繫到小玄界中。讓花青絲幫自己辨認一下星神宮那一男一女的身份,星神宮畢竟是她師門,她應該認得這兩人才對。

那青衣青年聞言。冷哼一聲道:「八方門,羅元!」

「原來是羅兄,久仰久仰,失敬失敬!」楊開露出詫異之色,好似真的聽過羅元大名一樣,實則他連八方門這個宗門也是頭一次聽到。

蕭白衣臉上的鄙夷之色更濃。哼道:「幸虧你不是我青陽神殿弟子,否則我早已出手清理門戶!」

「呵呵……」楊開笑了一聲。忽然間,又臉色微變。

這時。他已從法身那邊得到了花青絲給出的答案,讓他想不到的是,星神宮這一男一女兩人,竟全是大有來頭的傢伙。

那男子赫然便是蕭宇陽之子,蕭晨!

蕭宇陽楊開是知道的,帝尊兩層境的強大修為,星神宮銀星使的身份,名貫南域。該說是虎父無犬子,蕭宇陽實力強大,地位尊崇,兒子也不是庸才,與無常夏笙庄不凡等人都是南域後起之秀中的佼佼者,年紀輕輕便闖下偌大的名聲。

蕭晨也就罷了,那女子的來頭更嚇人。

她居然是明月大帝的掌上明珠——藍熏公主!

這位可是整個南域乃至整個星界青年未婚男子最想追求的對象了,若是能將這樣的人兒收入房中,那最起碼也要少奮鬥幾百年!

有明月大帝這樣的老丈人,這整個星界還不橫著走?誰敢招,誰敢惹?

不過……藍熏公主名聲雖大,但卻很少在外走動,所以基本上外人是見不到她的,楊開倒是沒想到,以她這樣的身份和地位,竟也會來四季之地中歷練,而且還是以跟自己一樣的修為進來的。

明月大帝就不怕自己這個寶貝閨女在四季之地中發生什麼意外?

這麼想著,楊開又朝蕭晨瞧了一眼,有這個護花使者在,應該不會讓藍熏輕涉險地的。

這些念頭電光火石般在楊開的腦海中閃過,眾人雖然見他臉色有異,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麼,只以為被蕭白衣那話給嚇住了,心中不由地有些輕視起來。

楊開低下頭,看著自己的手背上的菱形烙印,自語道:「這果然就是星印……」

剛才他心中也隱隱有些猜測,覺得這十有*就是進入碎星海的憑證,只是這個念頭還沒轉完,無常等人就出現了,讓他沒機會去驗證。

羅元的話,無疑是證實了他的猜測。

星印竟會出現在一隻妖獸的額頭處,被楊開擊殺之後,又轉移到了他的手上,而且還是在手背處這麼一個明顯的位置……這讓楊開想不招惹麻煩都不太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