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一百五十六章 傀儡

第兩千一百五十六章 傀儡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武煉巔峰》更多支持!

火光滔天,冰雪翻滾,塵埃落定後,龔文山毫髮無傷地站在原地,體表處的那一層金光甚至都沒有破損的跡象。

他譏諷地望著無常道:「我說過,如今這禁製為我掌控,你難道還不懂么?真是愚昧啊!」

無常臉色幾度變幻,難看至極。

而外面那些還沒有進入歲月神殿的武者們在見到這離奇的一幕之後,個個都震驚非常,一方面佩服龔文山的膽量,竟連無常這種怪物都敢得罪,另一方面也是震驚無常的實力。

剛才那樣恐怖的一擊若是落在人群之中,只怕沒幾個能活下來。

兩強交鋒,必會殃及池魚,所以眾人在回過神之後,便紛紛施展身法,順著那裂縫朝歲月神殿內撲去。

「我不能進,你們誰也別想進!」無常忽然怒喝一聲,抱著一種損人不利己的想法,猛然迸出極招。

他雙手一探,便好似從虛空之中抽出兩件秘寶一樣,那秘寶一刀一劍,皆有道源級上品檔次,刀身殷紅如火,劍身潔白無瑕,源力一催,刀劍齊出,朝下方斬出一道十字勁芒。

「啊……快躲。」

「不好,無常發瘋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

所有人都大驚失色,連忙朝四周散去。

但無常出手毫無徵兆,再加之他驚人的實力,縱然眾人朝四周躲去,也依然有人避之不及,被那十字勁芒斬個正著。

轟地一聲……

大殿前的平地都被打出一個巨坑,鮮血碎肢齊飛,頓時死傷一大片。直接斃命的有五六人,傷者上十個。

楊開避的快,倒是毫髮無損,卞雨晴和寇武兩人卻是受了點小傷,此刻臉色驚悸微消,滿面驚駭。

而面對這一切,龔文山只是安然若素地站在原地,沒說去用禁制之力保護眾人,也沒說去阻擋無常的攻擊,不過在無常打出那一擊之後,他不禁咧嘴笑了笑,一副陰謀得逞的樣子。

「無常你發什麼瘋!我們又沒招你惹你,你這樣做是什麼意思?」

「不錯,無常你好歹也算出身天武聖地這樣的大宗門,總該知道冤有頭債有主這個道理,又不是我們不讓你進,你找我們麻煩做什麼?」

「是啊,無常你別欺人太甚了,誰不讓你進你找誰麻煩就是,攻擊我們算什麼英雄!」

一群劫後餘生的武者中,有幾人嚷嚷起來,一臉的不忿。

「好了,你們兩個也別進去了。」龔文山忽然指著剛才那兩個叫囂「冤有頭債有主」的武者,淡淡說道。

這兩人的臉色頓時垮了下來,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龔兄,我不是那個意思啊……龔兄你大人大量,不要跟我一般計較啊……」

「是啊,龔大哥,龔大爺,讓我進去吧。」

這兩人立刻服軟求饒起來。

龔文山理都不理他們。

「無常兄……」之前那個叫荊力的武者忽然神色肅然地衝天空一抱拳,道:「我仁武宗好歹也算是天武聖地的附屬宗門,旁人不能進,我進去沒問題吧?」

無常沒有說話。

荊力一點頭,道:「多謝了!」

話落,他便直直地朝歲月神殿衝去,可就在他即將踏入神殿入口的時候,無常再一次出手,一道劍芒轟下,斬在荊力的前方,險些將他破為兩半。

「無常兄你這是什麼意思?」荊力額頭上大汗淋淋,忍不住抬頭問道。

無常還沒來得及答話,忽然神色一凜,衝下方怒喝道:「我說過,既然我不能進,你們誰也別想進。」

說話間,他手上刀劍再次交叉在一起,催動源力,猛地朝下方推去。

驚天勁芒斬出,如切開空間的十字追魂索,襲向下方一道急速朝入口接近的身影。

打出這一擊之後,無常便氣定神閑地站在原地,淡淡道:「不聽勸告的人,下場唯有死!」

就在他威風凜凜地說出這句話之後,他神色忽然又是一變,驚愕地朝下方望去。

下方入口前,楊開不得不停下步伐,因為無常的攻擊又快又狠,他不停下的話勢必會中招。

無奈之下,他只能旋身,握拳,運轉龍化秘術,施展不滅五行劍氣包裹拳鋒,狠狠一拳砸在虛空中。

轟隆隆……

那十字勁芒發出耀眼之光,與雄渾的拳勁碰撞,濺射虛空。

楊開藉助那反震的力道,飄然一躍,輕鬆躍進歲月神殿的入口,臨走之前,不忘跟龔文山道了一聲:「謝了!」

龔文山面色古怪地凝視著楊開消失的地方,自語道:「這傢伙……有些不對勁啊!」

他分明感覺到楊開的修為只有道源一層境的而已,卻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硬接了無常的一擊而毫髮無傷。

這可不是一般武者能夠做到的。

無常顯然也怔住了。

楊開剛才轉身的瞬間,他就認出這人是得到菱形星印的傢伙,當時他施展一招詭異秘術,化解了自己與羅元的致命一擊。

那秘術神奇無比,詭秘莫測,無常也沒看清到底是什麼樣的秘術。

但是現在,這傢伙竟然正面硬接了自己的一擊……

小子扮豬吃虎?無常腦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現出這個念頭。

而就在他失神的這一瞬間,下方武者們已經以極快的速度朝入口處衝去了,眨眼間消失了一大半,等到無常反應過來想要再阻攔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他只能目送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