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一百六十章 金錢落地

第兩千一百六十章 金錢落地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武煉巔峰》更多支持!

轟……

劇烈的聲響,狂暴的勁氣,翻滾的血浪,將楊開所立之地淹沒。

「自尋死路!」孔奇望著前方,冷哼一聲的同時,目光也在那混亂的區域里仔細搜尋著,想尋覓楊開死後留下的空間戒。

可那邊竟是空無一物。

「不會連空間戒都被打爆了吧?」孔奇臉色微微有些發白,他倒不是駭然這血怪所能發揮出來的實力,而是心疼楊開空間戒里的寶貝,且不談楊開本來有什麼好東西,就說那兩枚不同尋常的靈果,就絕對價值不凡。

若楊開的空間戒真被血怪一擊打爆,那戒指里的所有東西都會被放逐進虛空之中,再也沒人能找得回來。

就在他失神間,那血怪卻是再次狂吼一聲,身上驟然泛出血紅的光芒,猛地朝四周輻射。

「怎麼回事?」孔奇眉頭一皺,急忙躍上高空,避開那紅芒的籠罩。

與此同時,血光擴散開來,一下子將整個大殿充斥,形成了一層殷紅色的光幕,將出入口全部封印!

下一刻,出口處,那殷紅色的光幕微微一凹,一道人影詭異地顯露出來,看起來像是被彈出來的一樣。

「還有這招?」楊開愕然滿面,說話的同時,奮起一拳,朝那光幕轟去。

出乎他意料地,這光幕看著稀薄無比,卻是堅韌至極,自己飽含力量的一拳居然沒有將之擊破,只是留下一個拳印而已,而且這拳印也在極短的時間內恢復如初。

「你……」飄在半空中的孔奇頓時瞪大了眼珠子,宛若白日見鬼一樣,詫異地望著楊開,道:「你居然沒死?」

一個道源一層境的武者,在血怪那樣的一擊下,竟然毫髮無傷,而且還神不知鬼不覺地逃到了出口前方,要不是血怪機警,不知道動用了什麼手段封印出口,這傢伙只怕已經逃之夭夭了……

到時候,暴怒的血怪肯定要拿自己出氣,最後的結局無非就是自己沒吃到羊肉,反惹一身騷……

「小子也太陰險歹毒了,簡直不是人啊!」孔奇想明白這點之後,一腔怒火蹭蹭地往上竄,恨不得衝下去與血怪聯手,將楊開爆捶一頓。

「哈哈,孔兄你好啊!」楊開略有些尷尬地沖孔奇打了個招呼,本來他可以假死遁走,留孔奇一人對付這血怪的,可惜……計劃趕不上變化,最終還是被堵在了這裡。

「我好個屁!」孔奇沉著臉,哼道,「不過你要是死了,我就會很好!」

他與楊開素未相識,對方剛才又那般行事,他對楊開的第一印象自然不會太好,覺得這人又奸又惡,非可交之人,自然沒什麼好臉色。

楊開不以為意,微笑道:「孔兄說這話就見外了,俗話說,在家靠父母,出門靠朋友……」

「誰跟你是朋友了?」孔奇不等他說完,便青筋暴露地打斷了他。

「好吧……」楊開神色一肅,身形晃動間,避開了血怪的一擊殺招,自他偷偷地取走了那兩枚歲月果之後,這血怪似乎就將他當成了殺父仇人一樣,盯著他猛攻,根本不去理會孔奇。

血怪身軀龐大,楊開又精通空間之力,所以躲避起來倒不費事,唯一讓楊開警覺的,是這傢伙身體內散發出來的血氣,這詭異的血氣似乎具有某種侵蝕之力,不斷地腐蝕著自己的源力,想要侵入自己體內作祟。

他在躲避血怪攻擊的同時,開口喝道:「孔兄,這種時候你不要下來幫幫忙,殺了這血怪么?」

孔奇抱著膀子,一副看好戲的架勢,譏笑道:「我為什麼要下去幫忙?它找的是你,又不是我,你之死活,與我何干!」

「孔兄此言差矣!」楊開搖頭,聲音斷斷續續地傳來,在高速移動的情況下,他的聲源也顯得有些飄忽不定,「你也看到了,這大殿如今似乎是被它施展了什麼力量封印了起來,除非把它給殺了,否則我們根本離不開這裡,孔兄難道要甘願被困在這裡?」

孔奇一笑,道:「我可以等它殺了你之後再出手!」

楊開嗤笑一聲,道:「恕我直言啊孔兄,你雖然實力不俗,但想要單槍匹馬殺掉這傢伙,怕是有些難度吧?」

孔奇臉皮微微一抽,雖然不想承認,但楊開說的卻是事實。

若是楊開來此之前,孔奇還有自信能輕易拿下這隻血怪,但從血怪此刻發揮出來的戰力來看,先前它顯然還有所隱藏。

即便孔奇動用殺手鐧,想要殺掉血怪也得付出一些代價。

更何況,天知道後面還有沒有什麼危險,不到逼不得已的時候,孔奇並不願動用那不想動用的力量。

一念至此,孔奇神色一凜,眯眼望著楊開,大有深意道:「閣下看來也非一般人啊!」

直到現在他才忽然發現,楊開竟在與這血怪周旋的同時,還遊刃有餘地與自己閑聊!這絕對不是一個道源一層境武者能做到的,再結合他之前的詭異表現,孔奇不禁有些好奇這傢伙到底出身哪個宗門,竟有如此實力。

「孔兄過獎了!楊某不過在身法上有些自信罷了。」楊開說話的時候,還特意停在了半空中,等到血怪的攻擊到達眼前才忽然消失不見,看起來就像是要刻意賣弄一下一樣。

「只是身法么……」孔奇喃喃自語了一聲,也沒有去求證的意思,而是朗聲喝道:「要我出手也不無不可,但是你之前取走的……」

「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