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一百六十三章 窮奇

第兩千一百六十三章 窮奇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武煉巔峰》更多支持!歲月神殿之中,因為所選路線不同,各人的機緣也不相同。

但此時此刻,無論身處何地,眾人都莫名地生出一種驚悚的感覺,彷彿冥冥之中,有一雙高高在上的眼睛正在俯瞰著自己……

這讓眾人都有些毛骨悚然,渾身發冷。

好在這感覺來的快,去的也快,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不見了,讓他們不禁以為那不過是自己的錯覺。

黑暗大殿之中,那異獸依然在觀察四方,不時地點評一下,不少精英武者都被它唾棄成了垃圾,當它將目光投向歲月階梯那邊的時候,難得的驚愕了一下,「這隻小蟲子是什麼情況……一,二,三,四,五!一個道源一層境的傢伙竟然帶了五件帝寶在身?什麼來頭?」

繞是異獸活了不知道多少萬年,見識過狂風驟浪,此刻也為楊開的底蘊而感到震驚了,因為它發現單是楊開一人,便帶了五件帝寶!

就算是一般的帝尊境,也沒有這麼多帝寶啊?

它口中所指的五件,自然是寂滅雷珠,玄界珠,奴蟲鐲,斬魂刀和百萬劍!在這歲月神殿之中,沒有什麼能逃過它的觀察。

「難道他一家人都是大帝?」異獸暗暗猜測,要不然這樣一個武者,怎麼可能有這麼多帝寶?帝寶可不是什麼爛大街的貨。

要知道,如藍熏這樣身份尊貴的存在。手上也只有一件帝寶而已,那還是明月大帝賜給她的防禦帝寶,以防她遭遇什麼不測。

「算了算了,雖然資質和心性都是上上之選,但這傢伙看著就是個麻煩。還是不要跟他有什麼接觸的好。」異獸嘮叨一陣,將目光從楊開身上移開,落到了張若惜那邊。

「恩,這小姑娘……怎麼才返虛兩層境!」異獸一雙獸瞳之中閃爍起狐疑的光芒,「這麼低的修為,如何進來此地?怎麼本大爺只是睡了一覺。都多出這麼些稀奇古怪的事來……」

言至此處,它忽然瞪大了雙眸,死死地盯著張若惜所在的方向,驚呼一聲:「不對,這小丫頭……她居然……」

這一刻。它像是發現了什麼似的,本來囂張不可一世的語氣陡然間變得惶恐萬分,連那兩隻駭人的獸瞳中,都流露出驚駭的表情,似是及其懼怕張若惜的樣子。

那巨大的腦袋上,竟流下了淋淋冷汗……

而就在這時,張若惜似乎也到了極限程度,明明歲月階梯的盡頭就在前方不遠處。可她卻無論如何也抬不起步伐,她倔強的抬頭仰望,想要踏出自己的腳步。卻感覺渾身虛脫無力,雙腿如灌了鉛一樣沉重。

充斥在歲月階梯上的歲月之力在這一刻陡然爆發出來,侵入張若惜的身軀,欲要將她吞沒。

緊隨在她後方,已經追趕到十幾步之遠的楊開分明看到張若惜的一頭黑髮,在極短的時間內變得一片雪白如霜。楊開心頭大驚,意識到了不妙。一催體內源力,奮力上前。想要縮短與張若惜之間的距離。

但歲月階梯攀登到了此處,任何一步都是極為艱辛的,這短短十幾步的距離,根本不是楊開想縮短就能縮短的存在。

他頓時急的如熱鍋上螞蟻……

與他一樣焦急萬分的還有那大殿中的異獸,作為守護歲月神殿的存在,張若惜的狀態和變化自然被它看在眼中。

它先是一陣竊喜,以為張若惜必死無疑,暗自高興了一會兒,但緊接著,就覺得有些不妙了,因為張若惜一旦被逼至絕路,那潛伏在她體內的血脈之力極有可能蘇醒過來,一旦讓那玩意蘇醒,那自己可就大事不好了。

念及此處,異獸長身而起,伸出一隻爪子,探向虛空,空間在這一擊之下直接破碎,那巨大的爪子跨越空間的阻隔,一把將張若惜抓在手心上,然後立刻縮了回來。

它一邊這麼做著,一邊患得患失地念叨著:「劫數啊劫數……也不知道這樣做是對還是錯!」

話落,它徐徐張開了自己的爪子,將一臉茫然之色的張若惜放在自己面前。

張若惜顯然還沒弄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她只是感覺無盡的時光在自己身上流逝,在那短短的瞬間,她好似度過了百年一樣,生機似乎流逝,死亡的氣息迎面撲來。

她想回頭去呼喊楊開,卻連轉身的動作都做不到。

而就在她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時候,一隻巨爪居然從天而降,將她從鬼門關中拉了回來,帶到了這漆黑的大殿之中。

她抬頭望去,只見自己面前一隻巨大的燃燒著火焰的妖獸,正瞪著一雙獸瞳注視著自己。

一般人看到這等龐然大物,只怕會嚇得臉色發白,尖叫連連,扭頭就跑。

而張若惜本身也不是什麼膽大之人,修為更不高,見識也不廣,就算被直接嚇暈過去也不為奇。

可不知道為什麼,她抬頭注視著這妖獸,卻沒有絲毫害怕的情緒,反而有一種……對方應該怕自己的感覺,這種感覺毫無根據,且荒謬至極,但卻是一種從骨子裡生出來的,就如呼吸一般自然,且讓人深信不疑。

她輕抿著紅唇,抬頭仰望那巨大的妖獸,小小的身影與之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四目相對,反倒是那妖獸被看的心中發毛,額頭上冷汗淋淋,眼神閃爍不已。

「你……為什麼好像很怕我的樣子?」張若惜忽然開口問道。

她一開口,妖獸竟不由地往後退了兩步,眼神畏懼地望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