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一百六十四章 來戰

第兩千一百六十四章 來戰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武煉巔峰》更多支持!

歲月階梯處,楊開心急如焚,奮力朝上攀登。

張若惜忽然消失在他眼前,讓他茫然不知所措,不知道這小丫頭到底遭遇了什麼樣的危險,又是否有什麼不測。

他暗暗自責不已,覺得若不是自己心血來潮,想讓張若惜一起攀登這歲月階梯,也不會弄出這樣的事。

就在他焦急間,那上方忽然一道華光閃過,一道人影出現。

楊開一怔,抬眼望去,為之愕然。

張若惜竟站在那歲月階梯的最頂端,微笑地望著自己,那一頭應該變成雪白的秀,此刻依然漆黑如墨。

「錯覺?」楊開有些茫然了。他剛才分明看到張若惜詭異地消失不見,分明看到歲月之力侵蝕了她的身軀,讓她芳華老去,可如今她又好端端地出現在了自己眼前,而且竟然已經到了最頂端的位置。

這一切都顯得那麼不真實。

楊開加快了步伐,一炷香後,也終於氣喘吁吁地來到頂端。

踏足此地,那縈繞身側的歲月之力瞬間消失不見,回望去,這歲月階梯也變得普通尋常,似乎不再具備那神奇的至偉之力。

「剛才怎麼回事?」楊開喘了口氣,連忙問道。

「是若惜魯莽了。」張若惜一臉愧疚地低聲答道,「我剛才只沉浸在獲得力量的喜悅之中,竟忘記先生的囑咐……等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那你怎麼……」

「是一隻強大的妖獸救了我……」張若惜怯怯地答道,一邊說一邊察言觀色,唯恐楊開生氣。

「強大的妖獸?」楊開神色愕然,「歲月神殿里有妖獸?什麼樣子的妖獸?」

這一瞬,楊開嚇了一跳,歲月神殿幾萬年不出,這一次忽然詭異出現,他以為這裡根本沒有生靈存在的,卻不想從張若惜口中得知了有強大的妖獸存在,而且竟還能從歲月階梯上把張若惜給救走,實力顯然非同一般,這就足夠讓他警覺了。

「我也說不上來……」張若惜回想了一下,不知道該如何描述,忽然又嘻嘻一笑,道:「不過……它說自己叫窮奇!」

「什麼?」楊開眼珠子瞬間瞪圓,一頭冷汗冒了出來,咕咚吞了口口水,澀聲道:「窮……奇?」

「對,它這麼說的。」張若惜點頭答道,說完之後,又歪著腦袋道:「先生你怎麼了?臉色怎麼這麼差……是不是哪裡不適?出了好多汗啊……」

一邊說著,她還一邊掏出了一方絲巾,踮起腳尖,輕輕地替楊開擦拭起來。

「呵呵……」楊開嘴角一陣抽搐,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先生你沒事吧?」張若惜輕聲問道。

「沒事沒事……好的很。」楊開下意識地答道,旋即望著張若惜道:「你確定它說自己叫窮奇?」

「對啊,它就是這麼說的。」

「它沒把你怎麼樣?」

張若惜茫然地搖了搖頭:「沒有!」

說話間,又喜形於色地道:「對了,它還送我一個東西呢。」

「什麼?」

張若惜抿嘴一笑,體內聖元一震,一片霞光忽然自嬌軀綻放,耀人眼帘。

楊開眯眼望去,心頭狂震!

但見張若惜的身上此刻忽然出現了一件粉紅色的貼身寶衣,那寶衣上光暈流轉,美輪美奐,道道帝韻在其上流轉,寶衣之上,散著十足的帝威之力……

帝寶!

而且竟還是一件防禦帝寶!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張若惜忽然詭異地消失在歲月階梯上,等她回來之後卻告訴自己見到了一個叫窮奇的妖獸,那妖獸不但沒把她怎麼樣,還順手送了她一件防禦帝寶!

楊開徹底茫然了……

張若惜催寶衣形態之後,整個人也被這帝寶襯托的光彩奪目,美艷不可方物,她怯怯地望著楊開,道:「這個好看么……」

楊開乾笑一聲,道:「好看!」

這可是帝寶啊!怎是用好看兩字就能概括的?楊開心中狂嚎不已,他手上雖然有五件帝寶之多,但沒有哪一件是防禦類型的,可見防禦帝寶有多麼難得。

「窮奇說,它叫鳳彩霞衣!」張若惜解釋道,「粉紅色的我不太喜歡,不過先生說好看就行了。」

「恩……別人送給你的也是一番心意。」楊開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下次見到人家一定要好好謝謝它才行。」

「若惜記住了。」張若惜恭敬點頭。

「先收起來吧,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千萬不要催出它的形態,否則極有可能會惹出煩。」

「是。」張若惜一邊說著,一邊神念一動,將鳳霞霞衣的光芒收斂,華光閃過,寶衣消失不見。

「對了若惜啊……那窮奇有沒有跟你說別的什麼?」楊開謹慎地問道。

張若惜聞言,想了想,道:「它讓我告訴先生,若有機會進入最後的位置,一定要選擇那看似最無用的東西。」

「選擇那看似最無用的東西?」楊開眉頭一皺,不解道:「什麼意思?」

張若惜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它說完之後就把我送回來了。」

相處了這麼長時間,楊開也深知這小丫頭性格單純善良,有什麼事不可能瞞著自己,更不可能欺騙自己,所以他也就沒再多問,只是仔細詢問了一下她與窮奇見面之後的情況,不過也沒得到太多的信息。

這事讓楊開怎麼想怎麼不可思議,最後也只能覺得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