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一百六十六章 出路

第兩千一百六十六章 出路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龍息……」蕭白衣失聲驚呼,他從楊開所處之地,感受到了真龍的氣息,這氣息雖不強烈,但那天生的恐怖威壓卻讓人心頭狂震。

他話音才落,楊開背後便驟然浮現出一條金光燦燦的真龍虛影,那龍影龐大無比,盤踞在楊開身後,徐徐睜開一雙眼睛,朝自己所在的方向望了一眼。

蕭白衣的後背頃刻間被冷汗打濕,情不自禁地跌退幾步。

「小白兄實力不俗,所以我也要認真對待了,你……小心!」楊開話落,劍身一震,霎時,五彩霞光大放,五行不滅劍氣四溢縱橫,那雷海煉獄只在一個呼吸間盡數驅散,露出楊開偉岸的身影。

他背後的金龍虛影仰天咆哮,龍吟之聲響徹天地的同時,化為一道流光,湧入劍身之中,伴隨著楊開一道斬擊,呼嘯而去。

在那一刻,時間仿若流淌了千萬年,穿越無數時空,真龍之威足以轟碎世界之極。

蕭白衣的鬢角一片冷汗淋淋而下,受那無窮威壓逼迫,不禁後退幾步,但很快,一咬牙,強行站定,猛催源力,在體外星辰堅固防護,與此同時,祭出一面鏡子般的防禦秘寶,化為光幕,擋在前方。

轟……

金光斬擊而來,能量暴虐溢出,整個論道台嗡鳴不止,仿若世界末日來臨,激蕩的靈氣波動久久沒有平息。

楊開目光如刀,冷厲地望向前方。

十幾丈外,蕭白衣面色蒼白,憑空而立。那鏡子秘寶所化光幕雖依然擋在身外,但已裂開無數縫隙,下一個呼吸間,便嘩啦一聲裂成無數碎片。

他眼珠子劇烈顫抖,手上那神兵利器止不住地發出悲鳴。

隔空相望。蕭白衣咬牙低喝:「道源一層境的你……怎麼可能做到這種程度?」

楊開淡淡道:「實力強弱,非以修為高低評判,這種道理小白兄難道還不懂?」

「我不信!」蕭白衣怒吼一聲,狂暴的氣息忽然自體內爆發,那本應沉寂蟄伏的源力在這一刻忽然澎湃爆發,他一挽長劍。嘶吼道:「這是最後一招,你接得下,便是你贏,接不下,唯一死!」

聽他這麼說。楊開神情不禁一肅,知道蕭白衣要動用自己的極招了,道源三層境級別的拚命招數,可不是那麼好接的。

他立刻屏氣凝神,暗暗催動源力。

蕭白衣話落之時,神情陡然肅穆無比,面上一片虔誠神聖之色,屈指在長劍上一彈。劍身嗡鳴之中,他整個人更化為無數光華,從天而落。

驚人的威壓驀然降臨。虛空震動,讓人平白生出一種天崩地裂之感。

低沉的吟聲徐徐傳來:「天劍,碎星!」

話落,天空之中爆出無數光團,轟然朝下方砸落,仿若無數流星隕墜。讓人避無可避,讓人心生絕望。

楊開眼中爆出熠熠神光。身形一縱,不退反進。棄長劍而不用,雙手結印,空間之力縈繞己身,空間法則驟然瀰漫。

無數漆黑的月刃朝上飛射而去,迎向那隕落而下的光芒,伴隨著轟隆隆的聲響,虛空之中爆出一個又一個黑洞,將那匪夷所思毀天滅地般的能量衝擊吞噬殆盡,猛烈的能量波動震的人心神失守,仿若論道台都要沉落一般。

楊開身形如電,在虛空之中穿梭閃爍,尋覓著蕭白衣的身影。

驀然,他眼睛一眯,催動源力,一掌朝某個位置拍了過去。

「啪……」

聲響傳出的同時,伴隨著兩聲悶哼,楊開臉色鐵青地倒退幾步,而那虛空無人之處,蕭白衣也臉色蒼白地顯露身形,氣息微弱,滿面不甘地朝下方跌落。

漫天異象在這一刻忽然消失不見,空氣中只殘留了那大戰之後的蕭肅氛圍。

蕭白衣重重地跌落在地上,旋即又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卻一下沒能站住,身形搖搖晃晃,不得不手杵長劍,不讓自己倒下去。

他裸露在外的肌膚全部龜裂,鮮血源源不斷地從體內流出。

胸口處,更有一個清晰的手掌印。

唯有這一掌是楊開對他造成的傷害,其他的皆非楊開之功!

楊開站在半空之中,低頭看向自己出招的那隻手,此刻也是鮮血流出,整個手掌都被刺穿,疼痛難忍,傷口之出似乎還有一絲法則之力縈繞,阻擾傷勢的康復。

他甩了甩手上的鮮血,催動力量,化解那殘留的法則之力,淡淡道:「小白兄,這一招天劍似乎超過了你能奴役的範疇啊,有必要做到這種程度?」

楊開雖然不知道蕭白衣到底都學了什麼樣的秘術,但這最後一劍顯然不是蕭白衣此刻能施展出來的,他強行施展,必然會給自身帶來危害,此刻蕭白衣的狀態就是最好的證明。

「哈哈哈哈!」蕭白衣看起來雖然凄涼,卻是忍不住放聲大笑,笑聲說不出的爽朗和愉悅,絲毫沒有後悔和不甘的意思,他開口道:「當然有必要!面對強敵,便該盡展所學,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區區反噬之傷又有何妨!」

楊開微微頷首,道:「小白兄果然有一顆強者之心!佩服,佩服!」

蕭白衣徐徐搖頭,道:「可惜最後還是敵不過你……道源一層境……呵呵……」

他苦笑了一聲,語氣極為複雜,包涵了諸多情緒,在此之前,他從未想過,自己有朝一日竟會敗給一個道源一層境的對手,他是天之驕子,他自視甚高,這普天之下,除了少數幾人,皆不被他放在眼中。

但是今日一戰,卻讓他認識到了許多。自己好像就是一個站在齊腰深的河水中,說是見識過大海的人……可笑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