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一百六十七章 八方歸元陣

第兩千一百六十七章 八方歸元陣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歲月神殿深處,某地,眾強雲集。

這裡已是神殿最深之處,有資格來到此地的,皆是南域道源境中最頂尖的強者。

藍熏,蕭晨,羅元,孔奇,慕容曉曉,龔文山,卞雨晴,統統在列。

在七人之中,除卻藍熏是道源一層境,龔文山是道源兩層境之外,其他人皆是道源三層境的修為。

藍熏自不必多說,身為明月大帝的掌上明珠,身具特殊體質,本身實力就不可以修為論之,絕對是有資格踏足這裡的。龔文山同樣如此,他雖然修為比在場大多數人都要低一層,但身為陣法宗師,手段詭異,同樣不能以修為論定他的實力,能來到此地不足為奇。

此刻,七人中除了蕭晨一直守護在藍熏身側,寸步不離之外,其他人皆是各自尋覓位置,盤膝打坐,養精蓄銳,似乎在默默地等待什麼。

慕容曉曉還時不時地朝某個方向瞧上一眼,美眸里滿是擔憂和等待的神色。

某一刻,在眾人所處之地十幾丈外,一道圓形的光門之中,忽然跌宕起層層漣漪,接著,一道人影從那光門裡慢慢顯露出來。

眾人有所察覺,皆都扭頭望去。

「終於齊了了么……」羅元似是等的及不耐煩,忍不住冷哼一聲。

慕容曉曉則是長身而起,臉上浮現出微笑,朝那邊行去,似乎是要迎接來人。

其他人也都露出饒有興緻的神情,想要看看來者是誰。

那人影慢慢地定型下來,終於,從光門裡走出。露出真容。

「啊?」慕容曉曉臉上的笑容一下定格,驚愕地望著來人,神情複雜至極,有一點失望,也有一點意外。

她沒想到。最後一個從這光門裡走出來的,竟然是楊開,而非她想像中的蕭白衣!

其他人同樣面色各異,孔奇更是臉皮抽動,趕緊撇開視線,彷彿多看楊開一眼都是對自己視線的玷污。

卞雨晴抿嘴一笑……

「咦。這麼多人!」楊開從那光門裡走出來之後,一下就看到了前方七人的身影,不免有些詫異:「怎麼都待在這裡?」

「等你啊!」卞雨晴微微一笑,風情萬種地道。

楊開摸了摸鼻子,道:「別開玩笑了。我哪有這麼大面子,勞煩諸位在此等候!」

他以為卞雨晴是在跟自己說笑而已。

哪知道……

「沒開玩笑,我們確實是在等你!」龔文山這個時候也站了起來,望著楊開正色道,「不過這麼說也不對,我們並非是在等你,而是在等最後一個從這裡出來的人!」

楊開皺了皺眉,扭頭看了一下四周。最終目光定格在前方,若有所思道:「看樣子,要破解這個禁制。你們人數不夠啊!」

「不錯!」龔文山點點頭。

「哪位能給我解釋一下,現在這是什麼情況?」楊開面露微笑,望向四周。

龔文山一臉唾棄道:「這麼麻煩的事,我可不想說兩次!」

說完之後,便不搭理楊開了。

慕容曉曉抿了抿紅唇,道:「我來說吧。楊師弟這邊來。」

她沖楊開招了招手。

楊開點點頭,湊了過去。

慕容曉曉當即為他講解起來。

聽她一番描述。楊開這才知道,這前方的一棟大殿正門處。被布置了一種叫「八方歸元陣」的陣法,這陣法其實並不算深奧,也沒什麼大用,破解起來也極為簡單。

只需要湊齊八個人,站在特定的位置上,這個陣法便不攻自破了,並不需要武者出什麼力。

當然,若是沒有精通陣法的人在這裡,恐怕也看不出這其中的奧妙,不過這等陣法在龔文山的眼中,實在算不上什麼難題。

「所以說,你們只能在這裡等待最後一人的到來?」楊開聽完之後問道。

「是的。」慕容曉曉輕輕點頭,微笑道:「沒想到楊師弟是最後一個人來的。」

楊開瞧了她一眼,低聲道:「不用擔心,小白兄只是受了點傷,並無性命之憂!」

慕容曉曉聞言,眼前一亮,道:「楊師弟你見到蕭師兄了?」

「恩。」楊開點點頭。

「那他現在在哪?」慕容曉曉緊張地問道。

「我也不知道,或許被傳送出去了,或許還在這神殿某個地方。」楊開聳聳肩。

慕容曉曉似是想到了什麼,掩嘴低呼道:「楊師弟……你難道贏了蕭師兄?」

「咦?」楊開愕然,「聽你話里的意思……你也去過那論道台?」

「對啊……」慕容曉曉答道,「我在那裡碰到了一個對手,打贏了他才來到這裡的。」

「看樣子,大家的遭遇差不多啊……」楊開若有所思。

如果說所有人都經歷了歲月階梯和論道台的話,那此刻這裡只剩下八個人那就解釋的通了。

這兩道關卡可不是什麼人都可以通過的,剩下的大概都已經被淘汰出局了。

楊開說話間,扭頭看了下其他人,赫然發現這些傢伙手背上都或多或少地出現了一些星印,就連慕容曉曉也是。

看起來他們在歲月神殿中的機遇不錯的樣子,倒是自己,只在剛到兩季山的時候入手了一枚歲月果而已,並沒有發現別的星印。

「廢話說完了沒有,說完了就趕緊行動,我可沒有那麼多閑工夫在這裡磨磨唧唧!」羅元一臉不耐地催促道。

若非破解陣法必須要湊齊八個人,羅元哪會等在這裡?早已大殺四方,將閑雜人等趕出去了。

楊開瞧了他一眼,也沒多說什麼,只是沖龔文山點點頭道:「龔兄,大概的情況我已經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