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一百六十九章 先取一件

第兩千一百六十九章 先取一件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這個是……」藍熏的目光投向第四件寶物,那東西似靈丹,又非靈丹,看起來極為古怪。

藍熏黛眉微皺著,仿若有些茫然,不過很快,她便神色一振,嬌呼道:「帝絕丹!」

「什麼?」一直沒有開口說話的羅元猛地驚呼起來:「帝絕丹?你確定自己沒看錯?」

此言一出,蕭晨不禁冷哼一聲:「注意你的言辭,在你面前的可是公主殿下!」

羅元扭頭瞧了他一眼,兩人目光相觸,火光四射。

藍熏抿嘴一笑,道:「這個應該就是帝絕丹沒錯了,羅兄若是不信的話,等會打破那禁制,取出來一看便知。」

「我沒有不信!」羅元哼道,「只是……沒想到這等寶物居然也會出現在此地罷了。」

藍熏頷首道:「我也沒想到,帝絕丹……我也沒見過,只是聽父親說起過幾次,所以一時沒能認出來。不過……帝絕丹中可是都封印了帝尊境強者的全力一擊,若是能得到此物的話,不啻等於擁有了一個殺手鐧啊!」

聽她這麼一說,楊開立刻明白這帝絕丹到底有什麼玄機,蘊藏何等玄妙了。

這玩意竟然是封印了一位帝尊境強者的全力一擊的存在!其妙處與他當年在故鄉星域中得到的星帝令有些相似。

星帝令內,也是封印了星空大帝的一種神通!

在此眾人,皆是道源境級別的武者,若能擁有這帝絕丹的話,同等級之中。誰是敵手?即便遇到了帝尊境,也並非沒有一搏之力!

誠如藍熏所言,這東西確實可以當成一個殺手鐧,而且是一錘定音的那種!

武者歷練,誰還沒經歷過幾次生死存亡的關頭?在這種關鍵時刻。帝絕丹無疑就是最好的王牌。

眾人的呼吸再度急促起來,滿面火熱……

「那最後一物……」藍熏黛眉再次皺起,瞧了那龍眼大小,火紅色的珠子半晌,才緩緩搖頭道:「恕我孤陋寡聞了,並不認得。諸位可有什麼印象?」

連藍熏這種人物都不認得那火紅色的珠子,其他人自然更不用說了,都紛紛搖頭,表示從未見過這東西。

藍熏微微一笑,道:「且不管這是什麼。既然與其他東西一起擺放在此地,大概也非同凡響吧。」

她此言並非無的放矢。

高台上擺放的五件東西之中,一件防禦偽帝寶,一滴太一神水,一份帝韻,一粒帝絕丹,哪一樣不是價值連城之物,哪一樣不是近乎絕跡之寶?單論價值的話。還真說不好孰高孰低,沒道理第五件東西就是無用之物。這火紅色的珠子,最起碼也是跟其他寶物同一級別的存在。只是沒人知道它到底有什麼作用罷了。

「其實……」藍熏美眸迷離,目光定格在高台中央的位置上,那裡,一個空蕩蕩的光幕禁制,內里空無一物,「我倒是更在意。這裡……原本有什麼東西。」

「公主殿下此言何意?」孔奇問道。

藍熏道:「這個禁制之內,可是殘存了極強的帝威之力。若是我沒猜錯的話,這裡原本應該有一件帝寶的……」

「帝寶?」

「當真?」

「不會吧!」

繞是在場眾人都見識過大風大浪。也為之一驚,帝寶這東西可不是隨隨便便可以得到的,不免驚呼起來。

「不會錯的……」藍熏語氣篤定,「而且就在不久之前,這帝寶還在此地,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忽然消失不見了,要不然殘留的帝威之力不可能如此清晰。」

「有人在我們之前來過這裡?」龔文山面色一沉。

「可惡,是誰捷足先登了!」孔奇也憤憤地罵了一聲。

藍熏搖頭道:「應該不是這樣的,如果真有人在我們之前捷足先登了,為何只取走一樣寶物?剩下的東西也都是難得之寶,沒道理放過的……更何況,這禁制還沒有損壞……」

「那是什麼情況?」孔奇一頭霧水。

「我也不知道。」藍熏無奈一笑。

幾人說話之間,楊開腦海中不由自主地閃過那鳳彩霞衣……

回想起之前見到張若惜穿戴鳳彩霞衣時散發出來的帝威,再感受一下那高台上殘留的氣息……楊開立刻乾咳一聲,道:「不管這裡是不是曾有一件帝寶,如今既然不見,那便說明我等無緣,還是說說這剩下的東西,該如何分配吧?」

他這話一出,本還有點和諧的氣氛陡然間劍拔弩張起來,在場諸人個個暗催源力,不著痕迹地拉開了與其他人之間的距離,目光警惕而凝重。

寶物有五件,而人卻有八個,這顯然無法平均分配的,勢必會有人什麼都得不到。

都是天之驕子,都是實力強大之輩,沒人願意空手而回。

「諸位,蕭某有個提議,不知諸位願不願聽!」蕭晨忽然笑眯眯地開口道。

孔奇不知道他要出什麼幺蛾子,但是人家既然開口了,也不好阻擾,只能順著話道:「蕭兄有何良策,不妨說來聽聽!」

其他人也都朝他矚目而去。

蕭晨見此,爽朗一笑,道:「這南域之中,以我星神宮為尊,而適才,公主殿下也不吝賜教,為諸位共享諸多情報,公主殿下之仁義無私,諸位難道不要表示一下?」

他說到這裡,眾人忽然都有一種不太美妙的感覺。

果然,蕭晨繼續道:「蕭某覺得,以公主殿下的身份地位,理當先拿一樣,諸位覺得如何?」

眾人心中頓時將蕭晨給罵了個狗血淋頭!只是礙於在藍熏面前,不好發作罷了,個個都陰沉著臉,也不答話。

本來嘛,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