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一百七十章 搶

第兩千一百七十章 搶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藍熏的選擇無疑釋放了一種別樣的信號……

她雖不願以勢壓人,但也不想空手而回,且不管那些東西對她有用無用,她憑藉自己的本事行至此處,就該有一份屬於自己的戰利品,以她和蕭晨的實力也絕對有資格搶奪到至少一件。

但她又不想真的與其他人發生什麼衝突,為一件沒多大用的玩意爭搶的你死我活,所以便隨便選了一樣「意思意思」一下。

如此一來,對自己,對別人,都有了一個交代!

「公主殿下!」蕭晨沉聲低喝,似乎還想勸說什麼。

藍熏臉色漠然,平靜道:「蕭晨哥哥,你要我自己動手去取么!」

接觸到她的目光,蕭晨心中一沉,意識到自己若是再糾纏不清,只怕真要惹藍熏不快了。當即一咬牙,擠出一絲微笑,道:「那公主殿下稍等片刻,我去去就來……」

他說話間,身形一縱,已經躍上了那高台。

有人打前鋒,賣苦力,去試探高台上有無危險,其餘人自然是瞪大了眼睛觀察起來。

所幸,高台上除了那籠罩不同寶物的禁制之外,真的就沒有任何陷阱和危險。

蕭晨站在那偽帝寶盾牌的面前,面上雖有一絲不甘,但卻依,然只能祭出自己的長劍,催動源力,朝那倒扣在高台上的半圓形禁制斬去。

他這一擊,縱然沒有動用全力,也至少用了一半的力量,而且還是含憤出手,威力自然不能凡響。

但見,那長劍上光芒一閃,狠狠地落在光幕之上。

可那光幕竟是堅固至極。只是被巨大的力量和斬擊砍的微微往下一凹,便直接又彈了回來,毫髮無損……

「哦?」見此一幕,眾人都心頭一驚,在感慨這禁制之強的同時心中也在盤算等會該用多少力量才能打破禁制,搶奪寶物。

而蕭晨一劍無功。似也有些掛不住臉面,長劍一收,一抖,口中徐徐吟道:「梅隱雪中香自來!」

劍出,梅花朵朵。

一記絕強殺招此刻施展出來,竟是詩情畫意,美輪美奐。

一股迷離的香氣飄蕩而來,縈繞在眾人鼻尖,那朵朵梅花驟然化為無數熒光。猛烈轟擊在光幕之上。

劇烈的震動傳出,光幕之上,光芒狂閃不止。

色澤雖不斷暗淡,卻依然沒有破解的跡象。

蕭晨面色一怒,長劍再轉,又一極招乍現:「斜月御碾鏡長天!」

又是一記賞心悅目的劍技施展而出,狂暴的力量持續不斷地轟擊著光幕……

咔嚓……

那光幕之上,終於裂出裂紋來。蕭晨見此情形,猛催源力。一劍朝前刺出。

嘩啦啦一陣響動,禁制徹底破損壞來,蕭晨一把將那偽帝寶盾牌抓在手上,身形一躍,瀟洒地落到藍熏身邊,道:「公主殿下。東西到手了。」

「恩。」藍熏微微頷首,並沒有去看那偽帝寶盾牌,而是笑吟吟地沖其餘人道:「那……藍熏就此別過,諸位……好運!」

說罷,她轉身朝那矗立在大殿右側的光門處行去。

蕭晨雖滿是不甘。卻也不得不緊隨在藍熏身後,臨走之時,還狠狠地瞪了其他人一眼,好似在說這次算你們運氣不錯云云……

少頃,星神宮這兩人一併消失在那光門之中,不見了蹤影。

「公主殿下……還是很不錯的!」在沉默了一會兒之後,孔奇忽然開口道。

「是啊。」龔文山附和地點點頭,「到底是大帝之女,心胸氣度非常人可比,令龔某汗顏啊……」

「你確實該汗顏!」孔奇一臉幽怨地望著他。

就在這時,一陣咯咯的笑聲傳來,卞雨晴美眸盈盈地望著四周,道:「公主殿下和那位隨從雖然走了,但這剩下的人,剩下的物……似乎還是不夠分啊!」

高台之上,本有五寶,如今偽帝寶盾牌被取走,只剩下四件了,但人卻還有六個……

「我要先取一件!」羅元忽然沉聲道。

龔文山把目光投過去,撇嘴道:「憑什麼?」

孔奇也道:「想要奪寶,自然是憑藉實力,公主殿下取走一件,我沒意見,但是你想先取一件,我就有很大的意見了。」

羅元出身的八方門,在整個南域之中只能算是中等宗門而已,孔奇可是出身七曜商會的,單是背後的靠山分量就不一樣,孔奇哪會在這裡怯了他?

羅元傲然一笑,目光森冷地掃過眾人,道:「有誰不服的,可以過來一試!」

孔奇面上不禁浮現出一絲陰冷之色,徐徐點頭道:「這位朋友的態度讓孔某實在有些不爽啊,孔某意欲領教朋友高招,不知……恩?混蛋啊,你做什麼?」

孔奇話還沒說完,便忽然臉色大變,不禁厲喝了一聲。

下一刻,眾人皆怒。

因為就在幾人打嘴仗的功夫,楊開已經身形一晃,直接來到了那高台之上,伸手朝其中一個禁制光幕拍了過去。

「好膽!竟敢如此!」羅元爆喝一聲,也是雙腳一用力,飛竄而出。

其他人見此,哪還有猶豫,紛紛施展身法追了出去,唯恐慢別人一步。

不過……在藍熏讓蕭晨取那偽帝寶盾牌的時候,眾人都已經盤算好該搶奪什麼樣的寶物了,畢竟剩下的四寶作用各不相同,眾人喜好也不太一樣。

所以這一下六人竄到高台之上,所選擇的目標也截然不同。

楊開的目標,是那連藍熏都認不出來,不知用途的火紅色珠子。

他選擇這個原因並非因為認得,而是因為張若惜此前的一番話。

她告訴過楊開,窮奇說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