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一百七十五章 守株待兔

第兩千一百七十五章 守株待兔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這可是一枚道源兩層境級別的妖獸的內丹,而且是精通神魂之力的妖獸,用來煉製增強神魂的靈丹,絕對是最好的原材料.

楊開將之收進空間戒,這才漫步來到了那祭壇前方.

祭壇之上,沒有任何禁制和陣法痕迹,那綠色的珠子就這麼擺放其上.

楊開確認良久,這才伸手將它拿起,竟是出乎意料地順利.

放出神念感知,他並沒能從這珠子中感受到任何的力量波動,源力灌入其中,也沒有絲毫反應——一切都跟另外一枚火紅色的珠子一樣!

他也不知道那異獸到底是如何驅使出這綠珠中的能量,為自己療傷的.

緊接著,他又將那火紅色的珠子取出來,兩廂對比了一下,發現確實如自己所觀察的一樣,這兩枚珠子大小完全一致,只是顏色不同而已.

觀察許久,他才緩緩搖頭.

他根本無法從這兩枚珠子中推斷出它們的具體用途,只能無奈將其收起.

而就在他將那綠珠收進空間戒的時候,異變陡生.

這原本雖然冰冷卻並沒有結冰跡象的湖泊,此刻竟是從四面八方傳來一陣咔嚓嚓的聲響,似有無所不在的嚴寒從各處襲來,湖泊竟開始凝結成冰.

楊開臉色微變,連忙縱身朝上方躍去.

待到他完全脫離水面,從高空俯瞰之時,只見這整個湖泊都被冰凍了起來,再不復之前波光粼粼的景色.

看樣子,正是有那綠珠的存在……這湖泊才避免了結冰的命運啊.楊開暗暗推測,也不知道那綠珠之中到底蘊藏了什麼樣神奇的威能.竟能阻止那嚴寒的侵擾.

想了一陣,楊開才轉身朝岸邊飛去.

待到他重新返回之後,流炎只是沖他微微頷首,並沒有多說什麼,**卻顯得異常高興.圍繞著楊開飛舞不停.

繼續吧.楊開沖**說了一聲,對方似乎也聽明白了楊開的意思,轉身便朝一個方向飛了過去.

接下來的一些日子,楊開一直在冬之域輾轉不斷.

有**的帶領和尋覓,但凡有什麼天才地寶在附近,都逃不過它的窺探.自然是統統進了楊開的空間戒.

楊開想的很簡單,既然紅塵大帝指明了讓秦朝陽來四季之地尋覓劫厄難果,那肯定不會無的放矢,換句話說,這四季之地中.絕對是有這種靈果的,只是自己暫時沒有尋覓到罷了.

不過只要耐心一些,總會有找到的時候,而他現在還有**幫助,自然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

他暗暗打定注意,不找到劫厄難果,就絕不離開冬之域,否則出了四季之地.實在沒法跟秦朝陽交代.

讓他失望的是,各種靈草妙蔭得不少,卻就是不見劫厄難果的蹤影.妖獸也斬殺了許多,不過除了獲得了一些內丹之外,竟是連一枚星印都沒有獲得.

時間逐漸流逝,楊開也不免暗暗焦急起來.

這一日,一片冰原之中,楊開站在一塊冰層之下.臉色難看地望著前方一株晶瑩剔透,宛若冰晶般的果樹.

這果樹約莫一人高.樹葉也如冰塊一般,散發著逼人的寒意.

果樹之上.空無一物,但在某個樹杈的位置處,卻有一個明顯的摘落痕迹.

失算了,竟被人捷足先登!楊開一臉懊惱的表情.

這果樹赫然便是劫厄難果的果樹,在**的帶領之下,這般掃地毯般地尋覓,耗費了足足十日功夫,楊開終於發現了一株劫厄難果的果樹.

可是上面原本應該存在的劫厄難果,卻是被人取走了!

從那摘落的痕迹來看,就在幾日之前,這果樹上還應該有靈果存在的.

主人,你也儘力了,不必自責……流炎見楊開臉色不太好看,連忙出聲安慰道.

我現在只想知道……到底是誰取走了這靈果.楊開皺緊眉頭.

劫厄難果雖然珍貴難得,但用途並不廣泛,即便是被人取走,也並非真的有用.若是能得知到底是誰取走靈果的話,楊開大可以拿出對應的寶物與之交換.

只要對方不是難說話之人,應該會很樂意做這筆交易的,大不了楊開多給對方一點東西就是.

可現在的情況卻是,楊開根本不知道這劫厄難果到底入了誰手!讓他這個方法根本沒法實施.

這冬之域中,還有沒有這種果樹?楊開轉頭,一臉期望地望著**問道.

**那模糊的五官浮現,緩緩搖頭.

楊開最後一絲希望都破滅了.

他輕嘆一口氣,沉吟起來.

四季之地開啟之後,進入其中的武者可以在裡面待上三十三天,期限到來之時,必須得趕往特定的位置處,離開四季之地,否則時限一到,就會被困在其中.

算算日子,距離他進入這裡,大概也有快二十天了,這其中有一大半時間,他是耗在了冬之域中.

從此地出發,趕往出口的位置所在,大概也要幾日功夫.,!,所以留給他的時間並不多.

更何況,這整個冬之域他幾乎已經跑遍了,冬之域中一大半的靈草妙藥都已入他囊中,如今劫厄難果被人捷足先登,繼續留在此地也無濟於事.

倒不如——先趕到出口所在,等待各大宗門的弟子們歸來,找機會打探劫厄難果的下落,或許還有一線機會!

想到這裡,楊開頓時有了決定,轉頭沖**道:送我們離開這裡吧!

主人要走了么?流炎美眸一閃,開口問道.

恩.楊開點點頭.

流炎自然沒有異議,倒是**,似是有些不太樂意,這一段日子的相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