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一百七十六章 太妙寶蓮

第兩千一百七十六章 太妙寶蓮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洗魂神水,不死原液,生命瓊漿,並列三大神水。

其中,洗魂神水的誕生頗具機緣和巧合,需有強者隕落,神魂之力不散,在那隕落之地,造化自然,才有可能誕生出洗魂神水,雖然難得,但也不算絕跡之物。

而剩下的兩種無一例外,都是及其難尋的寶貝。

生命瓊漿也就罷了,或許在這星界的某個隱蔽的角落裡,有這種東西的存在,只是無人知道罷了。

但是不死原液……卻是根本沒有尋覓之處。

因為不死原液是不老樹的衍生物!是不老樹的生命精華!

一滴不死原液,足以肉白骨,活死人,擁有逆天非凡之功效。

這天下間,唯一的一顆不老樹被楊開栽種在自己的小葯園裡,旁人自然沒有途徑去得到不死原液。

他手上這一滴,還是當年初得不老樹時殘留下來的,一直沒捨得動用!

用這樣的逆天之寶,去換取一枚劫厄難果,想必沒人會拒絕。

唯一需要擔心的,就是不死原液出現之後會不會引起什麼別的麻煩。

不過為了劫厄難果,他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到時候真要是有人問起來,大可以裝糊塗。恐怕也沒人會想到,不老樹這種天地至寶,竟會在他的手上。

打定注意,楊開盤膝而坐,靜靜等待。

時間還有五六天左右,進入四季之地的武者們並沒有著急離開此地,此刻大概都還在各地尋覓屬於自己的機緣,所以這入口附近靜謐至極。

時間悠悠而過,一日之後。入口所在平原,依然只有楊開一人,並不見其他人的蹤影。

某一刻,楊開忽然眉頭一皺,睜眼朝一個方向望去。

在剛才那一瞬間,他竟感受到一股異樣的能量波動,一閃而逝!

不過當他順著那能量波動傳遞而來的方向望去的時候,卻又毫無察覺。不免讓他有些疑神疑鬼,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生出了錯覺。

就在他沉吟間。在極遠的位置處,忽然盪出一層肉眼可見的光暈。

光暈猶如實質,似漣漪一般朝四面八方擴散。

楊開霍地一聲站了起來,眯眼打量。

在那前方,距離他約莫百里地的位置,一座高山的山頂之上,光暈連綿不絕地跌宕而出,初始,只是色彩單一的光暈而已。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那光暈的色彩也逐漸變得五彩斑斕起來。

不但如此,那邊的天地靈氣似乎也在激流涌動,高山之上,天空之中,五彩霞雲涌動不已。讓整個天空看起來都詭異絕倫。

「天生異象!」楊開低喝一聲,「異寶出世?」

他雖然不知道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麼,但從眼下這情況來看,絕對是有異寶出世了,而且是非同一般的異寶,否則出世之初,不可能造成如此明顯的異象。

「怎麼會在這個時候……」楊開緊皺起眉頭,臉色陰沉至極。

如今距離四季之地的出口關閉,大概只有四五天時間了,不出所料的話。各大宗門的弟子們大概也都開始往迴路趕來。

而這異象所在之地,距離出口僅有百里之遙。

換句話說,這異寶出世的異象極有可能會將很多人吸引過去,而且時間越往後推,被吸引的人就越多!到時候勢必會引起一番爭搶,搞不好就要血流成河!

屆時,他拿不死原液與旁人換取劫厄難果的計劃肯定要受到干擾。

所以在看到那天地異象之時,楊開第一個念頭不是興奮,而是懊惱。覺得這時機對自己實在是大大的不妙。

不過縱然心中腹誹不已,可那天地異象已經如此明顯,他自然是要過去一窺究竟的!

想到這裡,楊開直接祭出了那飛行木舟,踏足其上,催動源力,化作流光朝那邊激射。

木舟的速度很快,百里之地用不了十幾息的功夫便能抵達,而隨著距離的接近。楊開竟從天地之間嗅到了一股離奇的香味,那香味入鼻。讓人神清氣爽,猶如醍醐灌頂般愜意……

「是奇葯么……」楊開心中默默做出判斷,而且這還是一株能幫助武者修鍊的奇葯,因為隨著那香氣入鼻,楊開竟隱隱感覺到自己道源一層境的瓶頸有些鬆動的跡象!

他晉陞道源境才沒多久時間,雖然這些日子戰鬥不斷,也刻苦修鍊過,更在歲月階梯上得到一番機緣,但距離晉陞道源兩層境還是有些距離的,可如今,這段距離竟一下子被拉平了不少,可見這奇葯的功效有多麼逆天。

他心頭不禁一動,如今這平原上,大概也只有自己一人提前抵達,若是沒有其他人的蹤跡的話,說不定他能獨佔這出世的奇葯!

這可真是無心插柳柳成蔭了……畢竟楊開提前趕到入口附近,本意只是想打探劫厄難果的下落的。

心思急轉之間,楊開已經來到了那山頂附近,落下遁光,站在木舟之上,靜靜朝前觀望。

只見那山頂某處,奇石之中,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靜靜地矗立在那裡。

這應該是一株蓮花,未綻放的花瓣潔白無瑕,一塵不染,耀目的靈光在其上流轉不休,迷人的香氣從中瀰漫而出,看起來宛若不是真實存在的一般,迷離而妖嬈。

不但如此,這花骨朵之上,竟還有一些繁奧如米粒大小的符文,若隱若現,似是蘊藏著極大的玄妙,若能參悟便能獲得無窮好處。

楊開心頭狂震,口中低喝一聲:「這是……」

說話之間,他一翻手,從自己的空間戒中取出一枚玉簡來,閉上眼睛,沉浸心神,查探起玉簡的內容。

玉簡正是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