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一百七十七章 金蟬脫殼

第兩千一百七十七章 金蟬脫殼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這四人顯然也是在附近活動,被太妙寶蓮出世的異象吸引而來的。

其中一人身形魁梧,神情不怒自威,赫然有著道源三層境的修為。而另一人則是個短髮青年,一雙眼睛賊兮兮的,似乎隨時都在打什麼鬼主意,修為不高不低,只有道源兩層境,而剩下的一男一女看起來則是同伴,女子身形嬌小玲瓏,男子風流倜儻,兩人神態親昵,一看便是同門師兄妹,而且關係極好,這兩人的修為同樣是道源兩層境。

四人此刻個個目露驚奇神光,緊盯著那太妙寶蓮不放,貪婪的表情在眼眸之中流轉不停。

見此情形,楊開不禁長嘆一聲。

他雖然早有心理準備,知道以太妙寶蓮出世引發的天地異象肯定會吸引不少武者前來,但卻沒想到這麼快就有人過來了。

而且一來就是四個……

看樣子在這平原上活動的武者數量還是有一點的,否則不至於如此神速趕到此地。

「何師兄……這是什麼靈藥?」觀察片刻,那少婦打扮的女子柔聲沖自己身邊的男子問道,因為她根本不認得眼前這靈藥的品種,只知道這是一株不得了的玩意。

那何師兄聞言,緩緩搖頭,道:「我也不知道。」

說?話間,還舔了舔乾澀的嘴唇,一副蠢蠢欲動的表情,不過眼神飄忽之間,對那魁梧男子卻有極大的忌憚之意,畢竟對方修為在這裡是最高的,若想搶奪靈藥的話,對方可是最大的敵人。

「成泰兄,認不認得這靈藥到底是什麼?」就在此時,那平頭青年忽然沖魁梧男子開口問道。似乎兩人是早就認識的。

「不知。」被喚作成泰的男子瓮聲瓮氣的答了一聲,斜睨著那平頭青年一眼,道:「包兄也認不出來?」

包朋一笑,道:「連成泰兄都不認得的東西,包某哪能認得?你太高看我了。」

「哼。」成泰冷哼一聲,轉頭望向那一男一女。朗聲問道:「流影劍宗的兩位,認得么?」

那何師兄聞言,眉頭一皺,緩緩搖頭,少婦亦是如此。

成泰這才將目光轉向楊開,吆喝一聲道:「那小子,你似乎是最先來到此地的?這靈藥到底什麼名堂?說來聽聽。」

「我…我不知道啊。」楊開一副手足無措的樣子,囁嚅道:「我只是被這異象吸引而來……」

「真是一群廢物!」成泰不等楊開把話說完,便忍不住罵了一聲。「連株靈藥都認不出來竟也都巴巴地跑了過來!」

他這一句,把所有人都給罵上了。

流影劍宗的何師兄和那少婦聞言,都是眉頭一皺,顯得頗是不悅,而包朋則是似乎深知成泰的脾氣,倒不以為意。

這時,成泰又道:「不管這靈藥到底是什麼,成某要了。爾等若想活命的話,就速速滾開。否則別怪成某手下不留情!」

包朋聞言,眉頭一揚,似笑非笑地道:「成兄,這…不好吧?」

「你有意見?」成泰臉色森然地朝平頭青年望去,冷哼道:「有意見就大膽說,後果自負!」

後者連忙舉手。後退了幾步,連聲道:「成泰兄誤會了,你想要這東西,包某哪敢有什麼意見?只是流影劍宗的這兩位,怕是不會輕易答應的吧?畢竟天生靈藥。有緣者居之啊……」

聽他這麼說,那何師兄正色頷首道:「不錯,天地靈物,有緣者居之,朋友想要,那還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

雖說成泰是道源三層境的強者,但他與自己的師妹可是有兩人的!所以並不怎麼懼怕對方,更何況,這等奇物就在眼前,他說什麼也不會輕易相讓。

「二位這是要試試成某的本事咯?」成泰聞言,咧嘴一笑,那笑容滿是猙獰的味道,嘿嘿道:「素聞流影劍宗的流影劍訣神出鬼沒,也不知是真是假……今日正好有這個機會,就讓成某就領教下兩位高招。」

說話間,成泰體表處源力涌動,本就魁梧的身子忽然間膨脹了一圈,一股聳人聽聞的威壓忽然瀰漫出來。

他接著剛才的話道:「兩位可不要讓成某失望了才是!」

言至此處,他雙足在原地一踏,那虛空都被踏出一道裂縫來,整個人猶如一塊從天而落的隕石,攜恐怖氣勁,朝流影劍宗的兩人襲去。

他竟直接動起手來!

「小心!」何師兄一聲低喝,身子一旋一轉之間,原地留下層層幻影,已經與那少婦飛出十幾丈。

蹭蹭……

兩聲輕響,帶起兩道寒光。

長劍出鞘,泛起森然殺機。

何師兄與少婦兩人一手持劍,一手掐訣,擺出古怪的造型,凜冽的劍氣忽然迸向四極。

「看不起人也該有個限度!」何師兄一聲怒喝,對方三言兩語間忽然就沖自己下手了,這讓何師兄怒火中燒,眼中殺機瀰漫,沖少婦道:「師妹,下手不必留情!」

「放心,師妹會讓他好好感受下流影劍訣的威力的。」少婦低笑一聲,長劍陡然間舞出道道光華,朝成泰斬擊而去。

與此同時,何師兄也是施展一身所學,與自己師妹兩人聯手,招招奪命。

成泰好歹也是道源三層境強者,亦是臨危不亂,雙手大開大合之間,捲起能量狂潮,竟是以一敵二,絲毫不落下風。

霎時間,三人戰做一團,在那高山之上打的不可開交,劍氣疾走,能量暴亂,戰場之中一片飛沙走石,熱鬧非凡。

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包朋卻是靜靜地站在原地觀望,絲毫沒有插手其中的意思,時不時地,竟還流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