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一百七十八章 無雙靈犀訣(

第兩千一百七十八章 無雙靈犀訣(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拜謝盟主庄生曉夢迷蝴蝶a十萬飄紅打賞,早上發布完更新才看到,只能在晚上這一章道謝了,拱手致謝!!

……

自進入四季之地伊始,楊開已經不止一次被別人稱為垃圾了……

這也難怪,他穿戴的極為普通,身上也沒有什麼大宗門獨有的標誌,修為更只有道源一層境的低微水準,這些來自各大宗門和家族的精銳弟子們,自然有些瞧不起他!

道源一層境,在這四季之地中,本就是墊底的存在!除非有著如藍熏那樣的出身,否則沒人會對你刮目相看。

包朋自然也不會將楊開看在眼中。

面對他的詢問,楊開歪頭想了想,道:「我運氣……好?」

「都說了不是運氣的問題,你這傢伙果然是要找死啊!」包朋獰笑起來,神色及其不善,他的好事被楊開打擾,此刻自然是一肚子惱火,恨不得將楊開碎屍萬段,一解心頭之恨。

「你們的事情,自己去處理,這靈藥……成某就先取走了!」就在這時,成泰忽然朗喝一聲,雙足一點,朝那太妙寶蓮衝去。

流影劍宗的兩人聞聲一驚,想要阻攔之時已經有些來不及了,只能咬牙追趕。

而包朋此刻顯然也沒有要繼續與楊開糾纏的意思,同樣身形一晃,朝太妙寶蓮衝去。

眾人都只想越早搶得這靈藥越好。

一道光華閃過,楊開的身形忽然詭異地浮現在太妙寶蓮之前,擋在了四人前進的道路上,他一臉無奈地望著眾人。口上道:「諸位,這靈藥尚未成熟,並不是採摘的最好時機,此刻貿然動它,或許會白白糟蹋了這奇物。不如大家坐下來好好聊聊,等靈藥成熟如何?」

「哼,說的哪門子鬼話,速速讓開!」成泰不為所動,沉聲喝道。

「請諸位配合一下!」楊開誠懇地望著他。

「我若說不呢……」

三言兩語之間,成泰已經衝到了楊開面前不遠處。揮出狂暴氣息包裹的拳頭,朝楊開砸了過來,看那架勢,是絲毫沒有留手的,只準備一擊將楊開斃命。

他口中獰笑譏諷著:「不知所謂的東西。死了也別怨誰!」

「真是沒辦法啊……」楊開低低地念了一聲,隨著這話的出口,本來平和的臉色陡然間變得猙獰起來,嘴角勾起一抹邪惡的微笑,看起來極為可怖,他厲聲道:「好好說你們既然不聽,那就弄點你們能聽得懂的。」

言至此處,他手心上華光一閃。帝寶悠然出現。

帝威瀰漫,楊開一劍橫掃,斬向前方。口中吟道:「一劍百萬,一夫當關!」

嗤嗤嗤嗤……

劍氣四溢,縱橫四野,以楊開所在之地為中心,那所向披靡的劍氣呈恐怖的扇形悠然朝外激射而去,聳人聽聞的威壓驀然降臨。死亡的氣息迎面撲來。

「什麼!」成泰臉色大變,前一刻他還一臉不屑譏諷的表情。但下一瞬他就如白日見鬼一般,瞪爆了眼珠子。死死地凝視前方。

「帝威……這是帝威……這是帝寶!」包朋也失聲驚叫起來,手上連忙一掐訣,再次施展出那五蘊宗的不傳之秘——金蟬脫殼。原地一下出現一個逼真的殘影,本人卻在千鈞一髮之際躲避開來。

流影劍宗的何姓師兄妹二人同樣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當那帝寶百萬劍出現的剎那,兩人手上的道源級長劍秘寶便不受控制地發出悲鳴之聲,錚錚不斷,似是傳遞出一種畏懼駭然的氣息。

而當包朋的話喊出口之後,兩人臉色一下子變得慘白無比……

不過兩人好歹師出同門,共處這麼多年,心有靈犀,瞬息間便單手掐訣,另一手握緊長劍,震出道道劍暈,稍稍抵擋一二之後,拚命朝側邊閃去,險之又險地避開了這恐怖的一擊。

咻咻咻咻……

劍氣縱橫,能量激蕩。

光華閃過之後,本沖向太妙寶蓮的四人分處三個位置,每個人都臉色蒼白,一臉心有餘悸的表情。

包朋沒有受傷的痕迹,但臉上的震驚神色卻彰顯了他內心深處的震驚。

流影劍宗的兩人也無大礙,只不過握劍的手卻是微微顫抖。

而成泰就沒這麼好運了,他首當其衝,即便在危機關頭拚命抵擋,也依然沒能完全化解掉帝寶的恐怖一擊,此刻身上出現了七八道傷口,潺潺流血,看起來及其凄慘。

「現在……我們可以好好談談了?」楊開手上挽了個劍花,咧嘴微笑地望著前方四人。

成泰等人個個面沉如水,忌憚地盯著他。

本以為是個垃圾般的存在,忽然拿出來一件讓世人覬覦的帝寶,更施展出一招恐怖的劍技,將此地修為最高之人重創,這種事若不是親眼所見,只怕沒人會相信。

「閣下……到底是什麼人!」成泰強忍著身上的疼痛,望著楊開沉喝喝問。

到了這時,他哪裡還不知道楊開是個極有背景的傢伙?否則區區道源一層境,怎會擁有帝寶?這個念頭一起,讓他不免忌憚萬分……

且不說自己現在還有沒有能力戰勝楊開,就算贏了對方,恐怕也要擔心來自對方身後勢力的報復,他出身的曲天門也不算什麼大宗門,只與飛聖宮相當罷了,哪招惹得起太強大的勢力?

「朋友,剛才不過是一場誤會,還望朋友……不要太過計較!」包朋這時忽然露出討好的表情,擠出一絲微笑說道。

「既是誤會,那就沒有解釋的必要了。」楊開悠悠地瞧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說道。

包朋如蒙大赦,一抱拳道:「多謝朋友,包某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