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一百八十六章 讓我一試

第兩千一百八十六章 讓我一試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諸位這麼說可就太抬舉小妹了,我也不過是恰好對它有所了解罷了。→頂→點→小→說,」藍熏謙虛地回應,沒有半點驕傲,也沒有被吹捧後的得意,語氣不疾不徐,說到這裡,她一雙美眸定格在太妙寶蓮之上,神情肅然,沉聲道:「這株靈藥,乃是……太妙寶蓮!」

聞言,楊開眉頭一揚,不由暗贊藍熏確實出身不凡,見多識廣。

他若不是因為得到了公孫木的玉簡,也不可能認得太妙寶蓮,這普天之下,能認得這種靈藥,並且知道它作用的人並不多。

「果然!」庄不凡在一旁輕輕頷首,看樣子在此之前,他也是這麼猜測的,卻不敢肯定,如今聽了藍熏的話,立刻知道自己之前的猜測沒有錯了。

而圍觀的人群中,在聽到太妙寶蓮四個字之後,大多數人依然一臉茫然的表情,並沒有太大的神色變化,唯有少數幾個,臉色一凜,顯然是知道些什麼的。

「公主,太妙寶蓮是什麼玩意,能吃么?」夏笙忽然嬉皮笑臉地問了一句。

「你這白痴!」一旁,蕭白衣扶額搖頭,一副羞於夏笙為伍的架勢,口中念叨道:「什麼都不知道的話,就別開口,神殿的臉面被你丟光了。」

慕容曉曉也在一旁憋紅了臉,使勁地點頭,用一副嫌棄的目光看向夏笙。

夏笙這個神殿大師兄的表現,著實讓兩人有些地自容。

「小白你知道?」夏笙立刻轉頭,看向蕭白衣,忽然又一拍手道:「對了,神殿之中,也就屬你博覽群,沒準兒真知道些什麼。跟我說說,這太妙寶蓮……有何妙用?」

蕭白衣鐵沉著臉,瞪了他一眼,深吸一口氣平復自己的心緒,這才徐徐道:「太妙寶蓮,應天地之運而生。汲日月精華而成,乃不世珍寶,上良藥,它的生長環境和條件從推斷,出現的地方也千奇百怪,這世上任何一處地方,不管有沒有天地靈氣,都可能出現它的身影,不過……太妙寶蓮舉世唯一。這天下之間,有一株太妙寶蓮的前提下,是不可能出現第二株的……」

聽到此處,夏笙忍不住吹了個口哨,驚訝道:「這可真是珍貴的不得了……」

蕭白衣沒理他,繼續道:「而它的作用,對我等這樣的武者來說,不啻是莫大的福音——它可以提升我等晉陞帝尊境的幾率。而且是絕對的提升!換句話說,若由你或者常還有庄兄這等人服下這太妙寶蓮的話。不出五年,你們必定能成就帝位!若是我的話……可能需要十年或者久!」

「還有我呢!」蕭晨被蕭白衣給視了,頓時一臉不地喊道。

夏笙咧嘴一笑,道:「就算沒有這玩意,我也可以晉陞帝尊境,這麼說來。它也不是太珍貴啊!」

「你懂什麼。」蕭白衣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古往今來,數天才如你這般,自覺晉陞帝位不吹灰之力,可到頭來。還不是卡在那後的關口前頭,終生不得寸進一步!這天下間,沒人敢自稱能絕對晉陞到帝尊境,敢這麼想的人往往以失敗而告終,倒是有一些資質不算上等,但心性堅毅的傢伙成功抵達帝位……太妙寶蓮,可是一種保障,晉陞帝尊境的保障!」

夏笙被蕭白衣這麼一說,頓時也不吭聲了,皺眉站在原地沉思起來。

反倒是那些圍觀的武者們,在聽到蕭白衣一番解釋之後,個個都露出了火熱的神色,瞧向那太妙寶蓮,他們瞧見的可不單單只是一株靈藥,而是通往帝尊境殿堂的一條康庄大道。

進入四季之地的武者,皆都是道源境,其中不乏三層境的存在,這些武者距離帝尊境都只有一步或者數步之遙,如今有這麼一個天大的機緣擺在眼前,他們哪能不動心?

若非有那幾個頂尖宗門的強者們坐鎮此地,只怕早有人按捺不住出手搶奪了,屆時這高山之巔,必定一片腥風血雨,刀光劍影!

在這樣的靈藥面前,只怕沒人會保持理智,一旦殺紅了眼,便是同門師兄弟擋在面前,也要殺出一條血路!

「太妙寶蓮的珍貴和用途,我已了解,可是……這與公主殿下剛才阻擾我取葯,有何關係?」常忽然冷冷地開口道,看樣子,藍熏剛才阻止他搶葯一事,他還是很在意的,非得要藍熏給個解釋不可。

藍熏微微一笑,道:「小白兄已經說了不少,那接下來就由小妹說說吧。」

另一邊,蕭白衣嘴角抽搐著,內心深處悲慟萬分,只覺得自己小白這個名號怕是一輩子都法抹滅了,連藍熏這樣的人兒都已不止一次地這麼稱呼自己,頓時流露出一副語問蒼天,淚流頰兩面的悲傷表情……

那邊,藍熏已經繼續開口道:「太妙寶蓮雖珍貴比,但畢竟只是一株靈藥而已,本身脆弱不堪,而在它沒有成熟之時,藥性自然不是飽滿的,若常兄剛才貿然採摘的話,那它的藥性肯定會大大損壞,屆時就沒有那等逆天之效了,我想,常兄也不願意看到那種情況發生吧?」

後一句,她是微笑地望著常問的。

常聞言,冷聲一聲,道:「公主殿下既然這麼說了,那我未嘗不可多等一會……只是,不知道這太妙寶蓮到底還有多久才能完成熟?」

藍熏沉默了一會兒,觀察那太妙寶蓮片刻,道:「差不多一日左右!」

「正好趕在出口關閉之前么……」常自語一聲,旋即喝道:「好,那我就等到那時候,在那之前,誰若是敢打這太妙寶蓮的主意,就別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說話間,他扭頭四望,一紅一白的兩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