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一百八十九章 成熟

第兩千一百八十九章 成熟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哼,夏笙你這話雖然有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嫌疑,但也正是我想說的,我常不欠天,不欠地,誰的人情我也不想欠!」常也緊接著說道。

庄不凡笑道:「公主殿下,該是你的便是你的,不必推諉了!」

藍熏一時間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楊開在一旁擦了著冷汗道:「聽你們這麼說,好像我那一爐太妙丹非得煉製成功不可了啊,否則豈不是辜負了公主殿下一片苦心?」

「怎麼,你沒信心?」藍熏黛眉一揚,開口問道。

「倒不是沒信心。」楊開微微一笑,「只是……沒有哪個煉丹師能保證自己煉製丹藥的時候必定可以成功,以防萬一,我還是問一下……要是煉製失敗了,怎麼辦?」

「弄死你!」常冷冷地望著他道。

「壓力好大啊。」楊開額頭上冷汗淋淋。

藍熏笑道:「你努力就是。」

說話間,她已將自己的那一株碧血芝交到了楊開手上,楊開接過,檢查一番後,點頭道:「公主殿下這一株沒錯了,葯齡少也有八千年,足夠煉製使用。而且……看它色澤和採摘痕迹,似乎並非是從四季之地里得到之物。」

「不錯,這是我隨身帶過來的。幾年前就在我的空間戒了。」藍熏答道。

「好了,如今材料也已經湊齊。」楊開不由分說將那碧血芝塞進自己的空間戒,環視四周,朗喝道:「諸位還要我再煉製一爐道源級靈丹,證明自己的能力么?」他頓了一下。接著道:「先說好,要我證明也可以,但你們知道的,煉丹很耗精力,若是因為這個原因而導致太妙丹煉製失敗的話。我可不負責!」

一言出,眾人頓時皺起了眉頭。

因為楊開說的確實沒錯。

若是大家想讓他證明自己的能力,他就必須得煉製一爐道源級靈丹來!可如此一來,對他的精力精神都有極大的消耗,而一日後,太妙寶蓮應該就會成熟。到時候楊開必須再起丹爐煉製,換句話說,他在兩日內要煉製兩爐靈丹,這種高強度的煉製,怕是任何一個道源級煉丹師都吃不消。

狀態不在巔峰。對煉製太妙丹絕對是有影響的。

「依我看,就不必了吧……」藍熏微微一笑,「先前之所以有那個提議,只是因為還不確定楊兄你是不是真的煉丹師而已,但如今,我想諸位應該可以確定了,若楊兄不是煉丹師的話,又如何能知道太妙丹的丹方。又如何能在那麼短的時間內辨別出碧血芝的葯齡。」

「公主殿下言之有理!」庄不凡頷首道,「單從楊兄在我們到來之前便已經著手準備煉丹的材料來看,他是道源級煉丹師的事情已經毋容置疑。楊兄你且好好休息,待到明日太妙寶蓮成熟,便動手煉製吧!」

「既然你們這麼說,那我就好好休息一下了!」楊開立刻打蛇順棍上,說著話,便不由分說地坐了下來。閉眸養神!

雖說還有一些人疑神疑鬼的,但有藍熏和庄不凡的話語在前。他們縱然心裡懷疑,也不敢真的說出來。只能等到明日,一切自見分曉。

場面一下子安靜下來。

來到此地的武者也都各自尋覓好位置,盤膝打坐,盡量讓自身狀態恢復到巔峰。

因為論是誰都清楚地知道,楊開若煉製失敗,那也還好說,非是他一個人承受所有人的失望和怒火,但他若煉製成功了,除去要優先給予藍熏的一粒太妙丹,那剩下的靈丹,便真要各憑手段爭搶了!

在如此天大的機緣面前,便有常,夏笙,庄不凡,蕭晨等人擋道,也人會退縮!

錯過這一次,許多人一輩子都不可能晉陞到帝尊境!可若能得到這次機緣,那很多人都可以提前晉陞。

而眾人休息的地點似乎也頗有講究,形地將楊開和太妙寶蓮所在之地包圍了起來,似是防止他逃跑的樣子。

尤其是常,根本沒有休息的意思,只是盤膝坐在那裡,一直緊盯著楊開,一旦楊開有什麼異動,他都能在第一時間反應過來!

這也是眾人答應讓楊開煉製太妙丹,而不是現在去搶奪那太妙寶蓮的重要的原因!

太妙寶蓮只有一株!沒有誰有信心能搶奪過來,即便桀驁如常,也沒這個自信。

與其去拼一次毫信心的爭奪,還不如讓楊開煉製成丹,到時候希望就會大增。而楊開區區道源一層境的修為,在如此多人虎視眈眈之下,也不可能煉製成了之後就逃走。

對此,每個人心裡都跟明鏡似的,所以放心大膽地等待明日的到來,讓楊開去煉製太妙丹!

「師兄,情況不妙啊。」休息之餘,蕭白衣忽然湊到夏笙身邊,神念傳音道。

「我知道!」夏笙不動聲色地回應,「放心吧,我已做好安排,待到明日楊兄煉製成功之後,我等可配合他殺出一條血路,逃向出口,師弟師妹們都在那邊接應呢。」

「怪不得我沒見到其他人到來,原來都在出口處等著?」蕭白衣一臉恍然的表情。

夏笙咧嘴一笑,回道:「太妙丹這等寶物,豈能流落到其他宗門手上?到時候你讓楊兄配合就行。」

「若他不配合呢?」蕭白衣問道。

「揍他!打暈了帶走。」夏笙回道。

蕭白衣嘴角一抽,訕訕道:「我不是對手!」

「啥?」夏笙扭頭,驚愕地注視蕭白衣,驚道:「小白啊,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沒自信了,楊兄他確實贏過薛毅,很了不起,你我若處在他這樣的修為上,未必就能做到這種事,可他畢竟與我們相差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