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一百九十八章 只剩一粒

第兩千一百九十八章 只剩一粒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羅元又道:「為你再給我找什麼麻煩,這靈丹……你就先吃了吧!」

說話間,他身形一晃,直接欺到那圓臉女子面前,伸手一捏她的下巴,再用另一手取出那太妙丹,丟進她的口中。◎頂點小說,

「咳咳咳……」圓臉女子靈丹入腹,不禁倒退了幾步,不斷地輕咳起來,捶胸不止,似乎是想將靈丹吐出來。

可現在哪還來得及,那靈丹入口之後,直接化為一股甘甜的津液,流入腹中。

她努力了好一會,也沒能成功,頓時一臉絕望地抬起頭。

面前,哪還有羅元的身影。

「他已經走了。」藍熏望著這圓臉女子,微微嘆息一聲道:「往出口那邊去了。」

圓臉女子聞言,扭頭望去,果然看到一道流光,正急速往出口方向趕去。

羅元竟是連與楊開做交易的事都懶得幹了,似乎是為了證明他之前說的那句話一樣——以他的資質,即便沒有太妙丹,也足以晉陞帝尊境!

「羅師兄!」那圓臉女子高呼了一聲,一咬牙,一跺腳,也緊追著羅元而去。

這個時候倒沒人再去為難她了,一來,她好歹是八方門的弟子,跟羅元是師兄妹的關係,此前慘死在羅元手上的那傢伙可是前車之鑒,二來……太妙丹都已被服用,為難這女子又有什麼用?難不成還讓她把靈丹給吐出來?

一場小插曲,就此落下帷幕。

「到底是如他所說,不想受人恩惠被束縛呢……還是不願搶了屬於別人的機緣呢……」楊開端坐在原地,摸著下巴若有所思……

在場這麼多人,或許所有人都只看到了羅元的情和兇狠,但楊開卻看到了一些別的東西。

先前他在跟那圓臉女子做交易。交易沒有達成之前,羅元曾遠遠地沖他吼了一嗓子,讓他適可而止!

楊開當時還不明白羅元為何會那麼做,但現在想來,那顯然是出於同門的立場在幫圓臉女子。

若羅元真有那麼絕情義的話,那他完沒必要說那句話。任由圓臉女子與楊開做交易,只需冷眼旁觀即可……

而如羅元這般修為超絕,心性高傲的人,又怎會接受來自別人的饋贈?尤其是這個人還是自己的同門師妹,一個愛戀崇拜自己的同門師妹……

楊開覺得自己若是處在羅元的立場上,論如何也不可能接受那一枚太妙丹的。

真正的男人,就該如此。

撇除羅元對待自己師妹的惡劣態度不談,他這種果斷的做法楊開其實還是挺欣賞的。

想了一陣,楊開搖了搖頭。一臉黑線地暗道:別人的事,自己操這份心做什麼?

念及此處,他高聲喊道:「下一個!」

興許是之前圓臉女子達成交易一事讓剩下的武者們看到了希望,楊開此話一出,那些武者便蜂擁而上,都想著第一個衝到楊開面前。

但在空間法則的影響之下,也只有一人能達成所願。

可惜終的結果卻讓這人失望透頂,楊開檢查了一番他取出來的東西之後。便揮手讓他滾蛋了。

接下來的十幾人都是如此!

而楊開也忙裡偷閒瞧了一下,發現剩下的人已經不多了。

這讓他不禁暗暗焦急起來。因為他想要的劫厄難果至今沒有看到,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旁人有大用沒拿出來,還是那取走劫厄難果的人沒來此地。

若是這一次四季之地之行,沒得能到劫厄難果的話,那他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跟秦朝陽交代,秦鈺那邊可等著劫厄難果救命呢。若沒有這靈果,小姑娘多只能再活幾個月了。

是不是該直接提出用劫厄難果換取一枚太妙丹的要求呢?

楊開心中遲疑起來,若是真提出這麼個要求,而取走劫厄難果的人就在這裡的話,想必也不會拒絕的。可如果所有人都沒有,而這個消息外傳出去的話,那對自己可就不利了,到時候必定會有人以此大做文章,對自己打什麼主意。

想了想,楊開還是按捺住了這個念頭,不動聲色地繼續與人交易著。

一個時辰後,楊開的臉色陰沉了下來。

因為來此的所有武者,都已經與他做過交易,可他至今沒有看到劫厄難果的影子……

不詳的預感已然成真!

而還沒有與他做交易的,就只剩下青陽神殿的幾個人,以及那幾個成名已久的強者了,他們一直在觀望,並沒有與旁人爭搶。

到了此時,楊開也不想再拖延時間,而是開口朗喝道:「幾位誰先來?我也不瞞你們,這太妙丹,總共成丹四枚而已,換句話說……如今楊某手上也只剩下一枚了。」

其中一枚他自己當中服用,一枚送給了藍熏,還有一枚交易給了圓臉女子,若真的只成丹四枚的話,那還就只剩下一枚了。

說話間,楊開拿起自己的墨玉鼎,微微搖晃了一下。

頃刻間,從那墨玉鼎中便傳來叮噹的脆響聲。

從聲音推斷,裡面確實只有一粒丹疑!

丹成之後,楊開所有的行動都在眾目睽睽之下,他根本沒有機會也沒有時間來私藏靈丹,所以對他這個說法,眾人還是很信任的。

「既然只剩一粒,那蕭某就不客氣了。」蕭晨憋了半天,此刻終於輪到自己,迫不及待地一躍而出,大步朝楊開行去,行走之間,面上還掛著自信的笑容,似乎對那後一粒靈丹志在必得的樣子。

不多時,他便來到了楊開面前。

楊開微笑地望著他,道:「蕭兄請吧!」

蕭晨冷笑一聲,一邊從自己的空間戒里取出一些東西來,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