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兩百零六章 紫陽玄光罩

第兩千兩百零六章 紫陽玄光罩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以楊開今時今日的修為和煉丹師等級,能夠在煉製太妙丹的時候一次成丹五枚,運氣佔了很大一部分。

他本來暗暗估計自己只能成丹三枚的,卻沒想到最終結果出來之時,一個大大驚喜呈現在眼前。

唯一讓楊開感到可惜的是,那五枚靈丹之中竟是連一粒生有丹紋的都沒出現。這也情有可原,太妙丹本就不容易誕生,若再生出丹紋的話,那就委實太過逆天了。

接下來的幾日,楊開一直在飛燕峰上住著,安心修鍊之餘,耐心等候青陽神殿那邊的消息。

尋覓劫厄難果絕不是一日兩日的功夫,楊開之所以給出三個月的期限,完全是為了秦鈺考慮,她的身體和年齡已經無法再等候下去了。

而青陽神殿這邊,是她,也是楊開唯一的希望。

飛燕峰在青陽山脈之中地處偏僻,極為幽靜,所以也沒人過來打擾楊開。

只是讓楊開沒想到的是,過了幾日功夫,竟是有一位意外的客人造訪。

來者竟是高雪婷。

這讓他感到極為驚訝,自是不會怠慢,將高雪婷迎進大殿之中,好生陪侍。

他本以為高雪婷來找自己或許是有什麼事,卻不想並非自己想像的那樣,這位氣質冰冷的帝尊境強者在楊開這裡待了大半日功夫,只是如一個長輩詢問晚輩的修鍊情況一樣,問了楊開一些武道上的問題。

楊開謹慎思索,一一作答,從高雪婷的面色上來看,也不知道答案讓她滿不滿意。

而難得有如此近距離地與帝尊境強者近距離接觸的機會,楊開也趁機問了一些自己弄不明白的事情,高雪婷毫無藏私的意思,盡量用淺顯易懂的話來跟他講解。

楊開收穫不小。

臨了,高雪婷提出要試試楊開神念強弱。

對此,楊開雖然感到不解,但也沒有拒絕,稍稍凝聚了一下神識朝高雪婷轟了過去。

對方自然是安然接下,無動於衷,不過卻是大有深意地瞧了楊開一眼,似是瞧出了他沒用全力。

最後,高雪婷給楊開留下一物,飄然離去。

送走高雪婷之後,楊開一腦袋霧水,不知道這位高長老此番來找自己到底是想幹啥的。從上一次隨她前往四季之地的接觸來看,高雪婷此人並非好相處之人。

她的不好相處,也不是脾氣暴戾,性格不好的原因,而是天生氣質冰冷,臉上永遠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生人勿進的神情。

其實楊開能感覺得到,高雪婷人不壞。

望著手上的一個東西,楊開眉頭微皺,自言自語地念道:「沒頭沒尾的,這是做什麼?」

他手上拿著的,赫然便是高雪婷臨走之前送給他的東西,那東西看著就如一口小鍾,約莫巴掌大小,光暈流轉,看起來極為玄妙,而它內部也散發出不弱的能量波動,高雪婷稱呼它為紫陽玄光罩!

這赫然是一件道源級下品秘寶!

而且,它還不是一般的秘寶,它是神魂秘寶!

所謂神魂秘寶,往往是用極為特別的材料打造而成,唯有武者用神念才能御使之物,源力對這種秘寶是毫無作用。

神魂秘寶在珍稀和貴重程度上來說,比一般的秘寶要強出好幾個檔次。

所以別看這小鍾只有道源級下品,但真正的價值絕不在一般的道源級上品秘寶之下,甚至猶有過之。

而這小鐘的形態,一看便知它還是一件防禦秘寶,若是煉化入體的話,便能守護識海,護持神魂,不為外物所傷。

楊開還真沒有神魂秘寶,當年還很弱小的時候,倒是有一件攻擊性的小劍,但隨著實力的提升,那玩意早已淘汰不用。

而且他還自行領悟了生蓮秘術,其攻擊之強大,之詭秘,更在大多數神魂秘寶之上,所以一直以來,他都沒有去考慮收集這種類型的秘寶。

高雪婷送給他的這東西,倒算是補了他的一項短板……

有此秘寶護持,再輔以楊開那強大的神魂之力,旁人想通過偷襲來傷他識海,大概就很難做到了。

所謂長輩賜,不敢辭,楊開雖非神殿弟子,但高雪婷好歹也是帝尊境強者,所以她送給楊開這秘寶的時候,楊開也沒多想,道謝接過。

此刻看來,倒是需要耗費時間來煉化一下了。

左右如今也是無事,只是在等候消息而已,就開始煉化秘寶好了。

想到此處,楊開不再猶豫,盤膝坐下,神念透體而出,朝那「紫陽玄光罩」籠罩過去。

悠悠又是十幾日過去。

這十幾天來,楊開一直盤膝坐在廂房之中,寸步未離,努力煉化紫陽玄光罩。

而通過這些天的努力,他也堪堪將這秘寶的禁制煉化了三分之一,能夠收入識海之中,勉強能夠催發出它的一點威能來。

不過想要徹底煉化的話,那就需要更多時間的積累了。

這紫陽玄光罩不愧是道源級下品的神魂秘寶,功能似乎極為強大,僅僅只是現在,它就化為一層紫色光幕,籠罩在楊開的識海外圍,形成了一層強韌有力的防護。

旁人想要傷及楊開識海的話,就勢必得先突破這一層紫色的防護才行。

因為還沒有煉化完全,所以楊開也不知道它還有沒有旁的功能,不過單單只是這一點,就足以讓人期待了。

這一日,楊開忽有所感,連忙睜眼朝外望去,而就在他睜開眼帘的同時,門外便響起了一人的聲音,高聲叫道:「楊兄,我來看你啦。」

楊開一聽這聲音,便知說話之人是夏笙。

而話音剛落,夏笙便已推門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