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兩百零九章 尤婆婆(雙倍期

第兩千兩百零九章 尤婆婆(雙倍期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

「見過婆婆!」高雪婷容顏一肅,沖那身影抱拳道。

楊開等人也連忙朝來人望去,發現那尤婆婆的身影竟極為矮小,約莫只到楊開的胸口處,佝僂著腰肢,手上杵著一根拐杖,整個人顯得弱不禁風,顫顫巍巍。

而尤婆婆的面容,簡直不是用一個丑字就能形容的,她那張臉上,滿是坑坑窪窪,歲月侵蝕的痕迹,褶皺無數,面上之上甚至還有許多老人斑,看似活不久已。

唯獨一雙碧油油的眼睛,灼灼有神,對上那眼睛,每個人都心底發毛。

這樣的尊榮和眼神,讓人聯想到的第一個詞便是猙獰……

膽子稍微小一點的慕容曉曉,已經俏臉微微發白了,就連楊開幾個男人,都滿臉的不自在。

但人家到了面前,他們又不敢不行禮,當即紛紛抱拳,口呼:「見過前輩」。

尤婆婆微微頷首,也沒太大的表示,只是把眼睛一掃,與此同時,一股幾乎讓人窒息的神念,掃過眾人的身體。

楊開大驚失色,震駭地望著面前這個老嫗。

因為他發現對方的神念竟是強大的不可思議,便是與他之前見過的鳳姨想比,都不遑多讓。

而鳳姨可是帝尊三層境的強者。是與溫紫衫實力相當的人物。

但這個尤婆婆渾身散發出來的能量波動,應該還不到帝尊三層境,按楊開的經驗估計,她應該只有帝尊一層境的水準!

換句話說,這老嫗雖然只有帝尊一層境的修為。但神念卻堪比帝尊三層境了,也不知道是本身天賦異稟,還是因為常年看守神遊鏡的緣故。

楊開暗暗覺得後一種的可能性巨大,因為據溫紫衫所說,神遊鏡的最大妙用,就是提升武者的神念。

她常年在此地看守神遊鏡。肯定也從這異寶之中得到了巨大的好處。

「咦!」尤婆婆神念掃過眾人之後,竟是一下子將目光投向了楊開,似是發現了什麼一樣,桀桀怪笑了一聲道:「小傢伙有點意思……」

高雪婷瞧了楊開一眼,黛眉微皺。卻也沒多說什麼。

而那尤婆婆也僅僅只是發表了這個言論之後,便不對楊開多做置評,只是用那刺耳的聲音道:「其他人也都還馬馬虎虎!」

高雪婷一抱拳,道:「就有勞婆婆將他們幾個送進神遊鏡了。」

「哼,溫紫衫那個小畜生,就知道使喚我這老婆子!」尤婆婆聞言之後,忽然怒罵了一聲。

楊開等人當時就驚了,一臉目瞪口呆地望著面前的老嫗。滿臉的匪夷所思。

溫紫衫好歹也是青陽神殿殿主,這位尤婆婆既然奉命在此看守禁地,那麼顯然也應該是神殿的人。身為神殿的武者,竟敢如此出言不遜,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直罵殿主為小畜生……

這事怎麼想怎麼覺得不對。

而那尤婆婆在罵完之後,便一轉頭,用鷹隼般銳利的目光瞪著幾人,惡狠狠地道:「怎麼?他把老婆子困在這裡。老婆子罵他一句不行?你們有甚意見?」

眾人連忙把腦袋搖成了撥浪鼓,只覺得這句話信息量好大好大……

另一邊。高雪婷黛眉蹙起,開口道:「婆婆。你會在此,只是因為與殿主之間的賭約罷了,你又何必……」

「你知道什麼?」尤婆婆的脾氣果然非常不好,罵完溫紫衫之後,又沖高雪婷發起火來,神情激動道:「當年的你,不過是個小毛丫頭,你又曉得什麼?溫紫衫這個混蛋,若非老婆子不是他對手,早已將他碎屍萬段……」

她似乎回憶起了什麼非常不好的事情,所以喋喋不休的罵了起來,一邊罵一邊將手上的拐杖杵的咚咚響,整個溶洞都發出巨大的聲音。

楊開等人站在原地,看的膽戰心驚,唯恐這老婆子發了失心瘋沖他們下手。

以她堪比帝尊三層境的強大神念來看,若她真的忽然動手的話,高雪婷未必就能保他們周全。

不過好在尤婆婆雖然暴怒非常,但還沒到失去理智的程度,所以她只是罵了一陣之後,便忽然閉嘴,站在原地大口喘息著,似乎是累了一樣。

而高雪婷的臉色也極為難看,強忍著心中的不耐,也不敢貿然打斷她,只等她罵完了,這才道:「婆婆,還是先送他們進去吧。」

「老身知道!」老嫗不耐地回了一句,扭頭看著高雪婷道:「這次你要不要進去?」

高雪婷回道:「要的。」

「恩,那你們就各自尋一間石室吧!」尤婆婆說完之後,便忽然將拐杖朝前方一指。

順著她所指引的方向,楊開等人這才注意到,在那玄妙的神遊鏡四周,有一間間人為打造的石室矗立四周,每一間石室的門上,都掛著一個禁制令牌。

粗略一數,這石室總共有十個的樣子,呈半圓形將神遊鏡包圍著。

高雪婷開口解釋道:「如何進入神遊鏡我想你們都已經知道了,那是只有神魂靈體才能進入的地方,所以在我們進入禁地之後,肉身是無法行動的,這些石室乃殿主親自打造而成,在你們的神識暢遊神遊鏡期間內,只要開啟禁制,便可保自身安全,沒有那禁制令牌或者殿主親自出手的話,便無人可破壞石室,損壞你們的肉身。」

眾人聽了,點頭表示明白。

「還不是為了防老婆子!」尤婆婆又不滿地冷哼一聲。邪笑道:「既然這麼不放心老婆子,當年直接殺了我不就行了?為何又還要輔以重任,讓老婆子我來看守這禁地……」

她自言自語著,也沒人去理會她。

但楊開等人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