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兩百二十二章 聖蟲

第兩千兩百二十二章 聖蟲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玄龍封,是班青自行領悟,凝結一生修鍊結晶的防禦秘術.

自他晉陞到帝尊境的修為之後,這秘術只動用過三次而已,而且每一次所遇到的對手都是同為帝尊境的強者.

可是今日,在楊開這個道源境武者面前,他卻不得不再次動用.

因為他能感覺到,若是不使用這秘術的話自己必死無疑!

這種感覺毫無依據,卻讓他深信不疑.

龍影浮現,糾纏交匯,凝於身前,眨眼的功夫,便出現了一面四四方方看似盾牌模樣的防護光幕,那盾牌之上,隱約可見幾條真龍圖案,栩栩如生.

施展出這一招之後,班青心中略安,那種驚恐心悸的感覺總算是消退不少.

然……

刀鋒切過,樸實無華,能防禦住帝尊境強者全力一擊的玄龍封在楊開手中利器的面前,卻如一塊豆腐般不堪一擊,無聲無息地,凝實的防護便被切成兩半,那刀沒有絲毫阻礙,直取班青胸腹處.

這一擊若是切實了,以這刀表現出來的詭異攻擊來看,只怕強如班青這樣的傢伙也要被一破為二.

班青的臉色陡然大變,再也不敢猶豫,神魂之力一推,使勁全力朝後退去.

嗤……

一聲輕響傳出,班青強行擺脫空間法則之力的約束,差之毫厘地避開了這致命的一擊.

但是他的胸腹處,卻出現了一道長達兩尺左右的傷口,那傷口從腹部,一直斜斜地延伸到了肩膀處.險些將他一臂斬下.

傷口處沒有鮮血流出,沒有血肉翻卷的跡象,甚至看不到骨頭什麼的,但從那傷口之中,卻有精純的神魂能量流淌而出.不斷地消散在這天地之中.

可惜了!楊開望著他,不甘地嘀咕了一聲,先前他兩度魯莽地衝到班青面前,就是想引誘對方放鬆警惕,然後找機會給他致命一擊.

雖然計策還算成功,楊開的那兩次冒冒失失的行動.無疑讓班青低估了他的能力,從而直接欺近到了楊開身邊,給了楊開施展絕地反殺的機會,但帝尊境就是帝尊境,面臨致命的危險之時.反應速度不是一般的快,那麼近的距離,那麼突兀的攻擊,他竟然都能躲開.

而對面不遠處,班青受此重創,眼珠子劇烈顫抖起來,臉色也幾度變幻,瞪著楊開手上那柄刀.爆喝道:這是什麼鬼東西!

斬魂刀!楊開把手上長刀一甩,遙遙地指著班青,獰笑道:不傷皮肉.只斬神魂!

這一趟進入神遊鏡的世界,楊開除了神魂靈體進入此地之外,所帶進來的東西只有三樣.

一為高雪婷送給他的紫陽玄光罩,二為識海之中的七彩溫神蓮,第三樣便是這斬魂刀了.

此乃蟲帝之物.

當年在幽暗星上,蟲帝禍亂天下.楊開將之斬殺,得奴蟲鐲.斬魂刀兩樣帝寶.

那奴蟲鐲對一些各種蟲豸有特殊的作用,楊開好幾次藉助奴蟲鐲死裡逃生.至於斬魂刀他一直沒有怎麼使用過,他甚至不知道這玩意竟是一件神魂秘寶.

所以在最開始進入這個世界,檢查自己身體的時候,發現斬魂刀他還吃了一驚.

縱然從未煉化過這件帝寶,也依然無法否認其對神魂的強大殺傷.楊開持刀在手,只是一擊竟就將班青這樣的強者重創,若是稍微煉化一二,在這神遊鏡的特殊世界中,他取班青的性命肯定易如反掌.

吃一塹長一智,楊開暗暗打定主意,等這一趟回去之後,定要找機會好好煉化一下自己身上的那幾樣帝寶.

以前沒有煉化是因為實力不夠,但是如今他已到道源境的層次,神識之力更是堪比道源境頂峰,煉化一下應該沒什麼問題了.

無論是斬魂刀還是奴蟲鐲,在某些特殊的場合之中都能起到大用.

該死!班青咬牙低喝,雖然他沒聽明白楊開那句不傷皮肉到底是什麼意思,但通過剛才的一擊也清楚地認識到那長刀對自己的威脅,那絕對是一種致命的威脅.

如今身有重創,楊開卻毫髮無損,再加上楊開此人似乎還懂得一些奇特的神通,班青已然萌生退意.

雖說以帝尊境的修為被一個道源境武者給驚退,傳言出去總是有些丟臉的,但此時此刻,班青已經顧不得這麼多了,小命保住最要緊,臉面什麼的都在其次!

再加上班青這人所修鍊的功法秘術,都是配合隱匿暗殺使用的,一般來說,修鍊這種秘術神通的人,說好聽點往往都行事謹慎,說難聽一點那就是膽小如鼠了,他們的行動從來都是一擊無功,遠遁千里,絕對不會和敵人糾纏搏鬥,在正面交鋒之中,他們的能力會大打折扣.

若是此刻站在楊開面前的是廉炎那樣的強者,縱然一時不查被楊開給暗算,也不會立刻退走.

實力境界上的絕對差距,豈是一點傷勢可以彌補的?

總而言之,班青在說出那句話之後,便已身形一晃,欲要先行撤退,從長計議.

可就在這時,他的眼帘中竟忽然間丟失了楊開的行蹤.,!,前一刻那道源境的小子還站在自己面前不遠處,可一眨眼的功夫,對方竟消失不見了.

什麼?班青大驚,他本身就是及其擅長隱匿之術的強者,但是此時此刻,他卻發現這世上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楊開這一手忽然消失,無疑比他的手段高明多了,那是真正的無視了空間阻隔的空間神通.

他連忙放出神念,欲要查探楊開的位置,但緊接著,腦後就傳來一股寒風,那寒風猶如從九幽煉獄之中吹來,好似能把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