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兩百二十五章 被擒

第兩千兩百二十五章 被擒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bx

那神鹿所幻化的女子望著楊開,輕朱唇道:「少主,該回家了。」

楊開紋絲不動,也沒答話,他知道對方並非在跟自己說話。

背後紫狸一陣悉悉索索的動靜,探出一個小腦袋,耷在楊開的肩膀上,瞧著女子。

女子抿嘴一笑,道:「別怕,大人這次雖然很生氣,但他說了,只要少主你能乖乖地跟我們回去,他便繞了你,也不會有什麼責罰的。」

紫狸張口,咿咿呀呀地叫了幾聲,意義不明,反正楊開是沒聽懂。

「還敢討價還價?」猿飛聞言,卻是把眼睛一瞪,說話之時,已經擼起袖子,一副準備大幹特乾的架勢,口中道:「白露你這次別攔著我,我非要好好教訓他一頓不可!」

說著話,竟真有要衝過來的爆捶紫狸一頓的架勢。

紫狸嚇得連忙把腦袋給縮了回去,兩隻爪子抓著楊開的後背,瑟瑟發抖。

到了此時,楊開已經徹底弄明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

自己意中遇到的那紫狸,顯然是大有來頭的,因為為了尋找它,竟是有兩位帝尊境級別的妖獸出動,而從這兩妖獸對紫狸的稱呼來看,小紫狸似乎是這天妖山中一位霸主的後嗣。

這位霸主……極有可能是天妖山之主!

楊開心中震動至極。

那邊,白露和猿飛一個唱白臉,一個唱黑臉,配合的嫻熟至極,顯然已不是第一次干這事。早已將紫狸的小膽給嚇破。

眼見猿飛真的要衝過去了,白露連忙道:「少主到我這裡來,姐姐保護你!」

話音才落,楊開便感覺背後一松。

紫狸已化為一道紫光,衝進了白露的懷抱之中。直接縮在她的雙臂間,探出一個小腦袋,警覺地盯著猿飛。

「這就中計了啊……」楊開一臉語的神情。

而那猿飛也適時地停下步伐,惡狠狠地瞪著紫狸,放狠話道:「別讓老子逮到你,否則非拔了你的皮!」

這話一出。紫狸哪還敢離開白露的懷抱,直把身子縮的緊了,還調皮地沖猿飛吐了吐舌頭。

「這已是第十一次了!」白露一臉奈地望著紫狸,口上道:「少主啊,下次可不能再這樣了。外面有很多危險的……」

言至此處,她有意意地瞥了楊開一眼,繼續道:「大人也說了,等你稍微再長大一點,會讓你出去的,你就再等等。」

溫暖懷抱,美人柔言,小紫狸自然是把腦袋點成了小雞啄米。一副溫順聽話的模樣。

「回去之後要跟大人道個歉,否則誰也救不了你!」白露又道。

紫狸自然是對她言聽計從。

兩大帝尊境級別的妖獸這才互相對視一眼,眼神交匯之間。一切盡在不言中。

「好了,少主之事已經處理,那麼……」猿飛說著話,森冷的目光朝楊開望去,爆喝道:「小子,是誰給你的膽子。來到這天妖山深處的!」

楊開神色一凜,連忙抱拳道:「回前輩。小子是被人追殺,走投路之下。才不得以深入此地,若有冒犯,還望前輩……」

「少來!」猿飛卻根本沒有要聽楊開解釋的意思,把手一揮,怒喝道:「看來你們人類是已經忘記多年以前的天妖之約了!」

「天妖之約?」楊開眉頭一皺。

他不過是來神遊世界歷練的,並非土生土長的武者,哪裡知道什麼天妖之約?在此之前,他連聽都沒聽過。

「你們果然忘記了!」猿飛見此,神色驟冷,變得極為憤怒,道:「人類果然都是難以取信的傢伙,那麼就由本座送你上路好了!」

話落,他體內力量一催,帝威之力瞬間瀰漫開來。

他的帝威與班青截然不同,後者陰柔連綿,而前者卻是剛猛霸道,給楊開一種避可避,擋可擋的感覺,彷彿在這帝威之下,自己要被碾成齏粉一樣。

「吱吱……」就在這時,躲在白露懷抱中的紫狸忽然焦急地大叫起來,兩隻小爪子還衝猿飛一陣連比帶畫,神情焦急。

「嗯?」猿飛聞言,動作不由一頓,面上的怒意收斂不少,上下打量起楊開來,狐疑道:「你救了少主一命?」

楊開頓時明白,紫狸大概是跟他了先前遭遇的事情了,沒有猶豫,頷首道:「機緣巧合。」

猿飛不禁皺起了眉,露出一副難辦的樣子。

按他的想法,敢深入到此地的人類,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殺一雙,完沒有道理可講,因為是人類破壞了天妖之約在先。

可是面前這個人類竟然還救了少主一命,這就讓他為難了。

不殺吧,違背自己的意願,殺了吧,又要置少主於不義的境地,回頭萬一叫大人知道了,肯定會被責罵的。

他頓時有些抓耳撓腮起來,將求助的目光投向白露。

白露也是黛眉微皺,沉吟片刻後道:「救少主,自是大功一件,但是……小輩,我見你體內有諸多妖獸本源的痕迹,這一路行來,你也殺了不少妖獸吧?」

楊開心中一驚,也不知道她是如何看出來的,但這個時候說謊顯然是沒好處的,只能頷首道:「是!」

「你所殺之妖獸,乃我天妖山之子民,乃對我天妖山之大不敬,罪責難逃!」

「那我殺了他!」猿飛頃刻間殺機騰騰起來。

白露一揮手,阻止了他的意圖,道:「有功,有過,功過相抵……如何處置,讓大人決定吧!」

「也好!」猿飛聞言頷首。

說著話,他不由分說地沖楊開一伸手,猛地一吸。

楊開立刻便感覺到一股大力從前方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