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兩百二十八章 猴神酒

第兩千兩百二十八章 猴神酒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樹心大殿之中,以泉邀楊開入座。

對方如此熱情,楊開也沒跟他客氣,雖然彼此之間修為差距甚大,但以泉這人一看便知是那種不拘小節之人,自然也不會在乎這些。

接著,他變戲法般地取出一個酒罈子來,兩隻酒杯,然後給自己與楊開各自倒上。

「這便是前輩之前說的猴神酒?」楊開眼前一亮,深深地嗅了口氣,頓覺一股奇香撲面而來,那瀰漫在四周的酒香對神魂似乎也有巨大的作用,香氣融入體內,竟讓自己無比舒坦。

「正是!」以泉微微一笑,然後端起自己面前的杯子輕抿了一口,傲然道:「我們這裡所產之物雖然你們那邊截然不同,但卻有著自己的特色,這猴神酒可是我天妖山靈猴一族耗費巨大精力時間釀造出來的,對神魂大有裨益。」

「杯子沒滿啊前輩……」楊開有些不好意思地望著以泉,指了指自己面前的酒杯。

因為以泉在倒酒之時,只給他來了半杯而已。

「哈哈!」以泉大笑地望著楊開,道:「你且把這半杯飲了再說,若你還能再喝,本座自不會吝嗇。」

聽他這麼一說,楊開立刻明白這猴神酒大概酒力不俗,非一般武者能夠飲用的,在以泉看來,自己*道源三層境的修為,頂多也就只能喝上半杯而已。

想到此處,楊開便沒再多說,而是端起面前的酒杯,徐徐飲起。

靈酒入口,如甘露清甜,但吞咽之時,卻似寒冰襲人。喉嚨處一股冰涼之意直衝頭頂,讓楊開不由精神一震,待到酒液入腹,卻帶來灼熱之力,遊走四肢百骸。

幾度轉變,酒勁連綿。

楊開輕輕地悶哼一聲。細細地感受自身的變化。

他發現自己這神魂靈體在先前與班青大戰之時所受到的些許損傷,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恢復修補。

這個發現讓楊開神色一振,不再遲疑,大口吞咽起來。

「慢一點!」以泉見狀,連忙低喝一聲,唯恐楊開貪之過急而對自身造成什麼危害。

可他話音才落,楊開便已將酒杯放下,他也沒有說話,只是端坐在原地。閉上雙眸,面上浮現出一片回味之色。

「哎……」以泉卻是輕輕地嘆了口氣,自語道:「還想跟你多聊聊外面的事情,看樣子是要等上幾天了。」

在他看來,楊開這區區修為,一口氣喝掉半杯猴神酒,最起碼也要醉個好幾天才會清醒,這讓他不禁有些苦笑不迭。取猴神酒出來本也是好意,因為他也看出楊開之前遭遇大戰。神魂靈體稍有損傷,卻不想誤了自己的事情。

「前輩想聊什麼?」楊開忽然睜開眼睛,眸內神光清澈,不見絲毫醉意。

「嗯?」以泉怔住,面色古怪地望著楊開,狐疑道:「你沒事?」

「前輩看我像是有事的樣子?」楊開微微一笑。說話之間,已毫不客氣地伸手將以泉面前的那一壇猴神酒取了過來,然後給自己滿上一杯,接著一飲而盡,沉聲贊道:「好酒!」

一杯半靈酒入腹。自己神魂靈體的損傷已經完全康復,不但如此,神魂也得到了十足的淬鍊。而蘊藏在那猴神酒之中的多餘能量,則齊齊湧入了七彩溫神蓮之中,為這天地至寶接納。

就如它將那一塊絕品魂玉給吸收了一樣,此刻溫神蓮將猴神酒中蘊藏的能量也吸收乾淨,然後徐徐而有條不紊地反饋給楊開的神魂靈體,讓他能持續地獲益。

「這……」以泉徹底呆了,一臉瞠目結舌的表情。

實力到了他這種程度,這世上已經鮮少有什麼事能讓他吃驚了,可楊開這舉動還是讓他百思不得其解,想不明白楊開為何毫無醉意。

畢竟就連當年第一次來到此地的溫紫衫,也不敢如此飲用這天妖山的美酒佳釀,這般飲法,誰都抗不住,偏偏楊開就跟個沒事人一樣。

「看樣子……你果然是有些與眾不同!」以泉很快釋然,微微一笑,「你們外面的人,應該不會都這樣吧。」

「自然不是。」楊開大笑,「只是小子有些……」他遲疑了一下,不知該如何解釋,只能道:「有一些手段能夠化解。」

以泉頷首,也沒追問,正欲開口說話之時,卻見楊開雙手抱起了那酒罈子,口上道:「小子多謝前輩賞賜!」

話落,已經乾脆利落地大口暢飲起來。

看著他豪飲的模樣,以泉嘴角不由地好一陣抽搐。

前後不過十幾息的功夫,楊開已經將一壇猴神酒喝了個低朝天,連一滴都沒有留下,他有些意猶未盡地抹了抹嘴巴,殷切地望著以泉,道:「這酒……還有沒有了?」

「你還想要?」以泉把眼珠子一瞪,道:「你小子把這當成什麼了?猴神酒這東西,即便是靈猴一族,百年才能釀造一壇而已,你之前所飲,便已是一族百年之功!」

繞是以泉脾氣不錯,也被楊開這恬不知恥的索要給氣樂了。

早知如此,他怎會將這寶貝拿出來招待楊開?此刻以泉悔的腸子都青了。

「咳……」楊開輕咳一聲,借著些許酒勁道:「前輩家大業大,不要這麼吝嗇嘛……」

他也是看出以泉對自己並無惡意,所以才敢這麼說話,否則話成別的帝尊三層境,這麼說搞不好就要惹禍上身。

「我吝嗇……」以泉差點把眼白給翻過來了,有些無言以對,沉吟片刻道:「也罷,不過你若是能仔細跟我講講外面的世界,本座再賜你一壇又何妨?」

「前輩說話算話啊!」楊開頓時來了精神,問道:「不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