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兩百三十章 帝尊之戰

第兩千兩百三十章 帝尊之戰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bx

「座上之賓?」周典聞言眉頭一揚,揶揄地望著以泉,道:「你在說笑么?」

他以為以泉只是隨口一說,畢竟就算隔了五十里地,他也能清楚地看到楊開的身影,洞悉楊開的修為,這樣一個人族小子,又有何德何能成為以泉的座上之賓?

「本座沒心情與你說笑。」以泉冷哼一聲,「速速滾出我天妖谷,否則休怪本座對你不客氣。」

「看樣子這人……你是不打算交出來了!」周典目光微沉,冷冷地注視以泉。

以泉冷哼一聲,不再多說,一身力量徐徐催動而發。

言至此處,兩大強者都知道,靠嘴皮子是沒有用處了,唯有手底下才能見真章。

天地間的一切彷彿在這一瞬間都凝固,兩大帝尊三層境強者的目光彼此觸碰,濺射形的火花,迸向虛空。

諸多妖族強者見勢不妙,紛紛施展身法朝四周散去,頭也不回。

廉炎亦是如此,他整個人直接化為一道紅光,悠忽之間已退出幾十里外。

上戰意瀰漫,聳人帝威降臨,空間開始戰慄,地面上的碎石徐徐上浮……

即便遠隔了五十里地,楊開也依然感覺渾身發冷,若非沒有血肉之軀,此刻只怕連呼吸》都要成為一種奢望。

人影閃動間,猿飛,白露兩大妖族強者一左一右地出現在楊開身側,沖他微微頷首。

兩人已經沒有之前的敵意和排斥了,來此的目的也只是為了保護楊開而已。

「紫狸呢?」楊開問道。

「少主已經安置到安的地方了。」白露輕聲答道,「楊公子不必擔心。」

她連對楊開稱呼也發生了改變,顯然是之前以泉那句座上之賓的緣故。

楊開微微頷首,運力於目,朝遠方眺望。

這是帝尊三層境強者之間的戰鬥。若能觀摩一二的話,對他必定有極大的好處,所以他論如何都不想錯過這種精彩。

而就在這時,周典已動。

他縱身一躍,從自己胯下的坐騎飛身而起,沖至高空處。身上爆射出一團精光,待到那光芒散去之時,周典手上赫然已出現一桿方天畫戟,那方天畫戟長三丈有餘,足有人臂粗細,威勢沉重,席捲八方靈氣,似有攪動天下之能。

此方天畫戟一出,周典身上的氣勢節節暴增。體表處的能量就如沸水一般翻滾不已。

這並非神魂秘寶,只是周典以自身神魂力量凝聚而出的武器,只是這方天畫戟跟隨周典多年,為他以秘法祭煉,雖不是神魂秘寶,卻有諸多妙用,許多神奇之處甚至不輸於任何神魂秘寶。

持戟在手,周典癲狂大笑。整個人已化為一道流光,朝以泉俯衝過來。怒吼之聲響徹天地。

「以泉,讓本將軍看看,你這些年有沒有長進!」

這一擊,若驚鴻,似隕星,勢要破開這天地一般。每個觀望的武者,論修為高低,都只覺得眼睛一陣刺疼,仿若要被刺瞎了一樣,與此同時。身上是遍生寒意。

楊開心頭大駭。

他這段時間雖然也見識到了幾位帝尊三層境的風采,但還真沒有見過這等強者力出手的景象,而這一刻他才明白,帝尊三層境到底是多麼強大。

那是幾乎敵於世間的存在。

而面對這驚世一擊,以泉竟只是站在原地,紋絲不動,那眼神輕蔑地注視著前方,仿若根本沒將周典放在眼中。

嗤嗤……

一道肉眼可見的粗大能量柱,自方天畫戟之上衝出,化為龍形,吼出龍吟,張牙舞爪朝以泉撲下。

「看樣子……」以泉淡淡地說著,「你是好了傷疤忘了痛啊,兩千年前的那一戰,你……忘記了?」

話落,以泉屈指一。

細弱牛虻般的攻擊應聲飛出,迎上那龍形的能量。

兩者之間看起來差距以衡量,給人一種蚍蜉撼大樹的感覺。

然……

當那牛虻般的攻擊迎上龍形之時,卻是爆發出耀眼之光,那光芒之亮,掩蓋了世間一切,吞噬了巨龍。

巨龍嘶吼連連,周典臉色狂變。

以泉原地踏身,消失不見。

叮……

輕響之聲傳出,待到眾人回過神之時,卻駭然發現以泉已欺身到了周典面前,手持一柄長劍刺在周典那方天畫戟的槍身上,濺起一片火花。

周典望著那長劍,面露茫然之色。

兩千年前他與以泉大戰的時候,對方可沒有使用這樣的武器,而且這長劍看著根本就不像是以神魂力量凝聚出來的,也不知到底是何寶物。

不過疑惑只是一瞬間,這等層次的強者作戰,任何一絲遲疑和猶豫都可能丟掉性命,所以周典很便收斂心神,槍身一震,逼退了以泉。

與此同時,一股精純的神魂力量悠然迸發,朝以泉轟擊過去,也不知他到底施展了何等精妙的神魂秘術。

以泉面色凝重,體內同樣神魂力量跌宕,以神魂秘術化解。

兩人都是帝尊三層境級別的強者,縱然實力上有些許差距,也是不大,所以這一番比拼雖然旁人看的不慎清晰,但絕對是兇險至極。

一人一妖,兩千年未完的夙願,終在今日碰撞,迸發出耀眼火花。

神魂彼此衝撞之時,兩人身上的光芒都是狂閃不定,手上的動作也沒有絲毫閑著,長劍與畫戟交鋒之間,傳出一片密集的叮噹脆響。

劍走刺,挑,切,纏,截,輕柔靈活,戟行斬,鉤,剁,劈,砍,威勢剛猛,兩大神兵,兩大強者,似要攪動這天地。

霎時間,戰做一團。

身影交錯,悠忽來回,金鐵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