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兩百三十二章 被擒

第兩千兩百三十二章 被擒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咻咻咻……

楊開的身形左右飄忽,靈動至極,空間神通加身之下,不斷地做出瞬移的動作。

但是依然無法擺脫那投擲而來的方天畫戟。

此戟便如跗骨之蛆般如影相隨,而且與楊開之間的距離不斷拉近。

危急時刻,楊開已經無法顧忌太多,精純的神魂之力透體而出,化為狂暴攻擊朝那長戟迎去,欲要阻攔一二。

轟……

&巨響之聲傳來,楊開渾身一震,面色瞬間暗淡,而那方天畫戟卻是紋絲不動,斜斜地從空中戳下。

楊開這拼盡全力的一擊,竟根本無法阻攔它分毫。

下一刻,方天畫戟便墜落在楊開身邊不遠處,戟身沒入大地大半,而在它插進地面的同時,一層清晰可辨的漣漪波動以落地之點為中心,轟然朝四周擴散開來。

只是一個呼吸的功夫,方圓十里範圍內,便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所束縛,禁錮,那股力量剛猛霸道,至威至強,讓楊開不禁生出一種無法反抗的絕望來。

他想動用空間之力再度瞬移,可無奈地發現在那股神秘的力量影響下,自己竟動彈不得,甚至連思維都變得緩慢了。

視野之中,周典那魁梧高大的身影緩緩行來,面色冷若冰霜。

不大片刻功夫,他便來到了楊開面前,輕蔑地俯視著他,冷哼一聲:「小子還算有點本事,不過……也僅此而已!」

話落,他屈指一彈,一道能量自指尖飛射而出,打進楊開體內。

楊開身子一僵,頃刻間便感覺自身的力量被徹底禁錮。無法動用分毫了。

這下完了!

楊開面如死灰,雖說知道自己大概不一定能夠在帝尊三層境強者眼皮子底下逃走,但真的被擒住之後,楊開才意識到自己的渺小。

若非有空間神通,只怕自己早就無法掙扎了。

帝尊三層境,也根本不是自己現在能夠抗衡的。

周典把手一招。那插在地上的方天畫戟應聲飛回他的手上,旋即被他吸進體內。

這位神遊國的護國大將軍又扭過頭,瞧了一眼天妖谷所在的方位,面色變幻不定,好一會才重重地嘆了口氣,帶著無盡的遺憾和惋惜,將楊開一提,朝天妖山外飛馳而去。

他明白,王上既然已經親自出手。以泉怕是沒有任何機會了。

王上的恐怖,便是他這個追隨多年的人,也無法體會。

若是可以的話,周典自然希望戰勝以泉的人是自己,但這一次他顯然沒能如願。

不過……更讓他感到好奇的是,楊開身上到底有什麼秘密,竟能引得王上離開王宮,親自出手。他無論怎麼看。楊開也不過是個道源三層境的武者而已,本身也沒有太出奇的地方。若硬要說的話,那便是這小子掌握的逃跑秘術非常出彩。

此番若不是自己追蹤而來,而是叫廉炎過來的話,只怕真要讓他逃之夭夭。

「小子……你知不知道王上找你,所謂何事?」周典忽然開口問道。

楊開正沮喪間,聞言沒好氣地答道:「這話應該是我問你才對吧?」

話還沒說完。他便渾身一僵,面露痛楚之色,因為周典竟暗下毒手,震了他一下,那種神魂上的痛楚。簡直撕心裂肺。

意識到此刻自己是人在屋檐下,楊開也不敢太囂張,只能道:「這位前輩,你們是不是抓錯人了?據說你們在找什麼禍星,你仔細瞧瞧,我像么?」

「本將軍只負責擒人,其他一切與我無關!」周典冷漠答道,頓了一下,他又道:「我問你,班青在何處?你之前曾經與他相遇了吧?為何不見他的蹤影?」

「班青?你是說那個個子不高,行事鬼鬼祟祟的傢伙?」楊開佯裝糊塗,隨口胡扯道:「被妖族強者殺了。」

周典聞言,眸中寒光一閃,殺機幾乎凝為實質,讓楊開渾身冰寒。

不過很快,他便收斂了自身的殺氣,冷哼一聲道:「這筆賬,早晚要算!」

他沒有追問楊開太多,也沒懷疑班青是死在楊開手上,因為他覺得這根本是不可能發生的事。

也只有妖族那些強者,才有能力殺得掉班青。

半個時辰後,周典帶著楊開返回先前駐紮之地。

此刻,跟隨周典進入天妖山的人族強者幾乎已經全部匯聚於此,於曼,袁慶,甚至連之前從天妖谷逃走的廉炎也在此地,唯獨沒有班青的身形。

而這些人的旁邊,則有一群沒精打采,一臉無奈的被擒之人聚在一塊。

見到周典返回,眾人連忙上來行禮。

「把人全部帶上,回王宮!」周典一聲令下,眾人轟然應諾,說話之時,已隨手將楊開一丟,丟進了那被擒的人堆之中。

沈牧磯不著痕迹地扶了楊開一把,免得他跌倒在地,然後沖他微微頷首。

楊開掃了一眼四周,一下就看到其他幾個難兄難弟了,彼此眼神一交匯,都忍不住苦笑不迭。

誰也沒想到,只是進入這神遊鏡世界歷練一個月,最後竟被此地的本土武者給擒困。

一群人行動很快,周典命令下達之後不過十息,便已啟程朝神遊城所在的方向馳去。

一路上,楊開也不敢跟其他人交流情報,只能默默不語。

直到此刻,他也不知道自己等人為何被擒,從班青口中所說的那禍星又到底是個什麼玩意……

不過可以看的出來,此事關係甚大,否則根本沒必要出動這麼多強者,甚至連周典和那個鬼臉人王上都出手了。

楊開隱隱覺得,自己似乎掉進了一個巨大的漩渦之中,有些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