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兩百三十五章 虛與委蛇

第兩千兩百三十五章 虛與委蛇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嘿嘿嘿……」楊開勉強站起身來,手持著斬魂刀遙遙指向女子,嘴角上揚,浮現出一個微妙的弧度,道:「得婆婆如此稱讚,小子真是倍感榮幸!」

女子臉色微微一變,冷聲道:「你說什麼。△¢四△¢五△¢中△¢文¢£,」

楊開搖頭晃腦,面露譏諷之意,道:「到了這個時候你還要裝傻么?難道非要小子點明你的身份……尤婆婆!」

尤婆婆三個字悠一出口,女子的神情驟然間便冷若冰霜。

楊開繼續道:「本來小子也有點疑惑,不知到底是在什麼地方見過您老人家,總覺得您這尊榮有點眼熟,可左思右想也是想不出頭緒……」

「那你是什麼時候想起來的?」女子似乎也沒有否認楊開猜測的意思,而是饒有興緻地問道,圍聚在她體外防護處的噬魂蟲也被她視若無睹。

「承前啟後罷了。」楊開咧嘴一笑,「被關押在天牢里的人那麼多,為何你偏偏就只見青陽神殿的武者?顯然是有什麼特別的原因,要麼這些人你都認識,要麼這些人身上有什麼與本地武者有什麼不同的地方。大家都是神魂聚身,自然沒什麼太大的不同,換句話說,你只見他們的原因,是因為你認識他們,而且想從他們身上找什麼……恩,至於要找什麼,大概就是找溫神蓮了。」

「先前你又說出了溫殿主的名諱,還擺出一副與他仇恨不共戴天的模樣,那一瞬間的猙獰面貌……」楊開微微一笑,「讓人不得不聯想很多啊。」

也正是他在朦朧之中聽到了對方喊出溫紫衫的名諱,才忽然想明白了。

面前這個女子,赫然便是看守神遊鏡的那個尤婆婆,所以他在第一眼看到對方的時候才覺得有些面熟。尤婆婆既然常年鎮守神遊鏡。那自然也可以自由出入其中。

只是尤婆婆老態龍鍾,面前這女子如花似玉,楊開最初也沒將兩者聯繫到一起罷了。

「所以你就認出本宮了?」

楊開譏笑道:「一個老太婆跑到這裡來幻化出絕色美人的樣子,你也好意思自稱本宮?」

尤婆婆冷笑不迭:「你是想激怒我?若是的話,那你的手段為免太幼稚了。」

見自己奸計被識破,楊開不禁撇了撇嘴。

楊開很清楚。面對尤婆婆這樣的強者,若是在外面的話,他或許還有一線生機,但是在這神遊世界中,尤婆婆的實力會得到最大程度的提升,他沒有半點獲勝甚至逃脫的希望,只能寄託於對方暴怒之下犯什麼錯誤,所以才會如此毒舌,哪曉得被對方一眼看穿。

「小子還算有點頭腦。」尤婆婆卻沖楊開微微頷首。稱讚有佳,「若我猜的不錯,你是用這噬魂蟲破開了體內的禁制吧?」

「是又如何?」楊開的態度忽然囂張起來,斬魂刀遙遙指向尤婆婆,道:「老太婆你最好識相一點,你既然認得這是噬魂蟲,自然清楚它們的厲害,乖乖地放大爺出去。否則大爺一聲令下,定叫它們將你吞噬的骨頭都不剩!」

他說的好似真能將尤婆婆擊殺此地的模樣。

「哼。若它們再成長個幾十上百年,或許本宮還會畏懼一二,可就憑你這些噬魂蟲?」尤婆婆不屑冷笑,嬌軀一震之間,便將那包圍她的噬魂蟲震飛出去。

許多噬魂蟲被震的暈頭晃腦,彷彿無頭蒼蠅一般亂飛起來。不過很快,它們就恢復過來,再次將尤婆婆包裹。

「既然大家把話說到這份上了,那本宮就與你打開天窗說亮話。」尤婆婆無視了體外的噬魂蟲,開口對楊開道:「你乖乖抹去溫神蓮之上的印記。將這寶物交給本宮,本宮必定不會虧待你了。」

「憑什麼啊?」楊開怒道。

「你說呢?」尤婆婆冷笑不迭。

楊開一臉無奈,墨跡了好一會,才道:「這個問題暫且不提,在此之前,我想問個事。」

「什麼?」

「婆婆你怎麼知道我身上有溫神蓮?這玩意我隱藏的很深的,從來沒被人知曉過。」

尤婆婆眉頭一皺,道:「告訴你也無妨,本宮鎮守神遊鏡兩千多年,雖無法讓這異寶認主,但對其也略有研究。在你們神魂靈體穿過神遊鏡,進入此地之時,本宮可以窺探你們體內的情況一二,也就是在那個時候本宮驚鴻一瞥,有所發現……」

「不過你並不敢確認對吧?所以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看錯了,更不知道溫神蓮在誰的身上,而你還知道我們進入神遊鏡之後便會前往天妖山歷練,所以你就命周典帶人前去天妖山捉拿所謂的禍星!待到將我們擒回之後,再挨個檢查……」楊開接著話推測了下去。

「不錯!不過本宮以為那溫神蓮是在夏笙小子的身上,最不濟,也在蕭白衣那裡,可沒想到,竟是在實力最低的你手上,實在叫本宮大為意外。」

楊開點點頭,表示瞭然。

他也總算弄明白,為何天牢里關押了那麼多人,卻獨獨夏笙等人和自己被帶出來了,還有尤婆婆此前口中所說「最後一人」是什麼意思了。

她檢查了夏笙等人,都沒有發現,輪到自己的時候當然是最後一人了。

「還有一個問題。」楊開忽然道。

「小子你最好不要得寸進尺!」尤婆婆臉色驟冷。

楊開嘿嘿一笑:「婆婆你要是不想看到我魂葬溫神蓮的話,最好別這麼跟我說話,而且……年紀大了,少動氣,傷身!」

他一副極為關切的模樣,直把尤婆婆氣的火冒三丈卻又無可奈何。

瞪著楊開一陣,尤婆婆才陰森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