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兩百三十八章 天衍

第兩千兩百三十八章 天衍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他的安全你無需擔心,老夫不會傷他分毫,只是有一事要藉助他的力量。」老者耐心地對高雪婷解釋著,說完之後又看了看王宮,道:「你那幾位弟子還在裡面,雖說他們神魂並無太大損傷,但畢竟受了一些震蕩,最好儘快帶他們離開此地,好生休養。」

「多謝前輩提醒!」高雪婷連忙道。

「嗯。」老者淡淡頷首,隨即將目光轉向楊開,和藹道:「小友且隨我來!」

話落,他伸手一揮,楊開立刻便感覺到一股柔和的力量將自己包裹,不由自主地飛到了老者身邊,然後跟在他身後,迅速地朝一個方向馳去。

高雪婷張口,似乎還想說些什麼,可眼前哪裡還有老者和楊開的蹤影,他們竟在一息的功夫就消失不見了。

凝視著兩人消失的方向,高雪婷黛眉微皺。

雖說她也知道以老者那般通天的修為和實力,根本沒必要對她撒謊,若是老者真有什麼敵意的話,隨便伸出根手指都能將她碾壓成齏粉。但他這麼莫名其妙地把楊開給帶走了,還是讓高雪婷有些不太放心,不知道老者到底要藉助楊開什麼力量,又去辦什麼事。

想了一陣,她知道自己無力解決此事,甚至都沒有辦法去追蹤老者的行蹤,只能$≦先去王宮,將夏笙等人救出,然後以秘術發訊息傳遞溫紫衫,讓他在外面想辦法將幾人的神魂靈體收回。

……

一路風馳電掣,耳畔邊虎虎生風,大地在迅速倒退。

楊開神色凜然。

身邊這老者,是他碰到的頭一個大帝級別的強者!在此之前,對大帝這種存在,他只是有所耳聞。從未親見。

當然……陽炎或許算是大帝,也只是或許而已。

只不過就算陽炎是大帝,在與楊開相處的那一會兒,實力也不是很高,只有等她返回了星界,修為才會逐漸恢復過來。

他從未真正地見識過大帝的手段。

可是今日。卻是一嘗夙願。

尤婆婆那帝尊三層境級別的困獸一擊,在這老者面前就如清風拂面,不值一提。

而此刻他帶著楊開趕路,竟比楊開動用空間神通瞬移還要迅捷幾十倍……

楊開甚至無法去觀察經過之地的景色。

他內心深處深深地震撼了,這才明白大帝之高度,簡直不是一般的武者所能企及的。

一路上,楊開保持沉默,並沒有去詢問老者到底要自己辦什麼事,因為此刻就算問了也是毫無意義。到了一定的時候自己自然就知曉了。

對方沒有敵意,他自然不用想著逃跑,只是默默地感知著對方身上瀰漫出來的帝意和帝威,以此淬鍊自身的意志。

他不說話,老者似乎也沒有主動開口的意思,只是悶頭趕路,時不時地,面上露出一些複雜的神情。

悠忽一日之後。老者帶著楊開來到一處山谷之中。

到了此地之後,老者才放緩速度。

楊開左右四望。發現這山谷被一片濃霧遮蔽,入得其中,伸手不見五指,而這濃霧顯然也不是尋常的濃霧,因為即便以他的神念探入其中,竟也如石沉大海。無影無蹤。

片刻後,兩人落足在山谷之中的一塊平地之上。

一直包裹著楊開的那股柔和力量,這才徐徐散去。

楊開重獲自由之後,便舉目朝四周打量。

很快,他就發現此地似乎是山谷之中唯一一處不被濃霧籠罩的地方。範圍不算大,入目所見,只有一座簡陋的木屋,而在木無前方,卻有二三十座墳冢,每一個墳冢前方,都豎了一塊木牌,篆刻一人的名字。

楊開悚然一驚。

儘管他知道這些墳冢之內必定沒有什麼屍體,甚至根本不存在任何東西,但當他看到這些墳冢之時,卻莫名地生出一種這裡躺著許多經天緯地的大人物的感覺。

他的目光一一在那些名字上掃過,卻不認得其中一個。

那些名字,龍飛鳳舞,每一個筆畫,每一行字跡,都行雲流水,隱隱蘊含天道,讓他看在眼中,心神震動不已。

「小友如何稱呼?」老者忽然開口,和藹地望著楊開問道。

楊開連忙抱拳,自報家門。

「原來是楊小友,幸會幸會!」老者微微頷首。

楊開肅然道:「敢問前輩尊姓大名?」

老者沉默了一下,道:「老朽天衍!」

楊開再次正色行禮。

天衍應了一聲後,指著前方那幾十個墳冢,道:「楊小友可知這些都是什麼人?」

楊開神情肅穆道:「晚輩雖不認得他們任何一人的名字,但卻知道這些前輩必定曾經都是一些震古爍今的大人物,修為超絕,手眼通天。」

「呵呵……」天衍微微一笑,「說得也算不錯,那你可知……他們又是如何而亡?」

楊開茫然搖頭。

其實他這會兒也在思考這個問題,天衍如此超絕的強者,似乎是一直在守護此地,而那簡陋的木屋,顯然就是天衍平時打坐休息之地。

能讓天衍這樣大帝級別的存在一直守護著墳冢,這些死去的強者必定不是無名之輩。

可是……既然他們都不是無名之輩,又有誰能殺得了他們?難道是天衍親自動手不成?楊開看老者也不像是那種嗜殺的人。

天衍道:「此間世界在許久之前,也是武道昌隆,帝尊三層境級別的強者層出不窮,各門各派興盛發達,百花爭鳴……」

他沒有去回答之前的問題,而是忽然回憶起了往事。

楊開也沒敢去打斷他,連忙擺出專註的神態聆聽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