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兩百四十二章 煉化奴蟲鐲

第兩千兩百四十二章 煉化奴蟲鐲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噬魂蟲的事,晚輩自有分寸。」楊開正色道。

「如此便好。」溫紫衫瞧著他,道:「看你也不像是會胡來的人,若有什麼需要的話,儘管跟本座說。」

「多謝溫殿主。」

接下來的兩個時辰,溫紫衫又詳細地詢問了一下在神遊鏡世界中諸多事情的細節,楊開也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並沒有太多的隱瞞。

兩個時辰後,楊開才從大殿內走出。

高雪婷似乎一直站在外面,見他出來了之後瞧了他一眼,淡淡道:「殿主傳音說,你需要一間密室?」

楊開頷首道:「是的。」

從溫紫衫那裡出來之前,楊開確實跟他提過這個要求,因為他要去煉化奴蟲鐲,所以必須得要一間安全的密室才行。

這等小事溫紫衫自然是一口答應下來,直言讓他出來找高雪婷便-優-優-小-說-更-新-最-快-WWW.UUXS.CC-可。

「隨我來吧。」高雪婷說著,轉身便飛了出去。

楊開緊隨其後。

半個時辰後,一座不高不矮的山峰之上,高雪婷落了下來,此峰在整個青陽山脈內並不算雄威奇駿,看起來普普通通,只不過這山峰顯然是被什麼陣法加持了,所以天地靈氣要比別的地方高出一些。

而峰間並無建築的痕迹,隱約可見峰中大片大片的紫竹,紫意盎然,環境也是極為優雅。

高雪婷直接領著楊開來到半山腰處的一個洞府前方,雙手結印將那禁制開啟,道:「這紫竹峰是我居住的地方,我平日里在上面的一個洞府居住,你若是有什麼事的話,直管開口呼喚。我片刻既能趕來。」

聽她這麼一說,楊開頓感有些受寵若驚,抱拳道:「多謝高長老。」

他本來只是想找溫紫衫隨意要一個安靜安全點的密室,卻不想高雪婷將他帶到了自己居住的紫竹峰上,而且還安排在比鄰的洞府之中。

這顯然有要照顧他的意思。

高雪婷淡淡頷首,拋給楊開一塊禁制令牌。道:「自己進去吧。」

楊開接過令牌,神念掃了一番,再次道謝之後才竄進那洞府之中。

轉頭四望,洞府不大不小,有好幾間密室可以使用,雖然許久沒人有居住過,但卻整潔如新,想來這洞府應該是高雪婷以前住的地方,也不知道為什麼又換了一個。

附近便有高雪婷這等強者坐鎮。楊開自然是安心無比,如此一來他在煉化奴蟲鐲的時候也不需要有什麼後顧之憂了。

時間緊迫,楊開也沒敢耽擱,他先是熟悉了一下那禁制令牌,然後將整個洞府的禁制全部開啟,這才來到一間密室之中盤膝坐下,調整心神。

煉化帝寶不是那麼簡單的事。

因為帝寶與一般的秘寶不同,每一件帝寶中都飽含了帝意和帝韻。煉化之時若是修為不夠的話,極有可能會被帝寶反噬。

所以修為不足的武者在煉化帝寶之時。都務必會讓自身狀態調整到最佳程度。

悠悠三日之後,楊開感覺自己的精氣神已然達到了一個巔峰狀態,這才微微地吸了一口氣,從玄界珠的某一個角落裡將遺忘已久的奴蟲鐲取出來。

自從他得到這奴蟲鐲以來,就沒有好好研究過,也從來沒有想過去煉化。

只是在兩次遇險的時候。這玩意曾經發揮過奇效罷了。

一次是當年與雪月在那失落之地中遭遇了一群奇異的蝴蝶,奴蟲鐲將之驚退,另外一次是在碧羽宗的冰谷之下遭遇了妖蟲母體,當時若非有奴蟲鐲威懾了妖蟲母體,楊開肯定無法將之收服。

兩次奇效都救了楊開的性命。奴蟲鐲居功至偉。

如今他的修為雖然只有道源一層境,可神識卻勉強觸碰到了帝境,煉化這奴蟲鐲應該不成問題。

這般想著,他已將那巴掌大小,如手鐲模樣的帝寶放在手心處,雙掌合十,將其覆蓋,神念與源力同時催動,朝內灌入。

毫無反應,奴蟲鐲就如一塊木頭一樣,並不接納他的任何力量。

楊開也不急,這只是在意料之中而已。

他徐徐地釋放力量,不斷地衝擊著奴蟲鐲,欲要在這件帝寶之上打開一道缺口,刻上自己的烙印。

……

萬聖峰,幾十里之下,有一個黑漆漆的地下密室,此時,這密室之中,尤婆婆狀若癲狂,雖被無形力量禁錮一身修為,卻依然破口大罵不斷。

「溫紫衫你這個小畜生,小混蛋,你不得好死,老身就算化為厲鬼也絕不輕饒了你!」

她似乎已經罵了好一陣功夫了,連那聲音都嘶啞至極,讓她本來難聽的聲音變得更加難聽了。

一人的聲音驀然在這漆黑的空間之中響起。

「婆婆,你罵來罵去的始終這幾句,好沒新意啊,聽的我耳朵都起繭了。」

尤婆婆的罵聲陡然停滯了一瞬,不過很快,她便歇斯底里地吼叫起來:「溫紫衫!」

「呵呵!」溫殿主微微一笑,伸手打了個響指,這空間之中忽然多了一些光明,昏暗的光明印照之中,尤婆婆披頭散髮,狀若惡鬼,看起來極為駭人。

溫紫衫卻是視若未睹,而是親和地望著尤婆婆道:「婆婆,罵累了,歇歇可好?我給你帶了點吃的,潤潤喉嚨!」

說話間,他竟真的從自己的空間戒里取出一盤美味可口,清香撲鼻的靈果來,手腕微微一用力,那一盤靈果便飛到了尤婆婆面前。

後者惡狠狠地瞪著他,那雙眸之中都充滿了血絲和無盡的仇恨。

許是真的需要潤潤喉嚨,尤婆婆在沉默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