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兩百四十三章 奇特空間

第兩千兩百四十三章 奇特空間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

「放手吧婆婆,你若不放手,這一輩子都只能止步於此了。」溫紫衫諄諄善誘道,「我等武者,唯有念頭通達之時才能銳意進取,婆婆你沉浸在當年那一戰的失利之中,被仇恨蒙蔽雙眼,一心一意想致我於死地,又如何能攀升更高的武道?」

「小子你在教訓我?」尤婆婆怒視溫紫衫。

後者聳聳肩膀道:「實話實說罷了,而且這些道理婆婆你未必不懂,只是不願承認。」他又嘆了口氣,道:「楊小子和小雪婷怕是以為眼前的你是你真實的面目,在那神遊鏡中出現的絕世女子不過是你幻化出來的,可是只有你我知道……神遊鏡中你的模樣,才是你本來的樣貌。而此刻的你,不過是一種偽裝罷了,婆婆你也是個女子,何苦這般為難自己。」

「說這些做什麼?」尤婆婆的語氣,不知為何平緩了許多。

「我只是想說,婆婆你的資質,未必在我之下,你若能解開心結,他日也未嘗不可登臨大帝之位。」

此言一出,尤婆婆渾身一震,目光銳利地朝溫紫衫望去,低喝道:「你所言是心裡話?」

溫紫衫一笑,道:「說實話,這話不是我說的。」

「那是誰說的?」

「一個弔兒郎當,放浪形骸的老不死說的。」溫紫衫似乎極不願提及那人的名字。

雖然他沒有說出來那人的名諱,可尤婆婆卻是雙眸爆射精光,似是明白了什麼。

「青陽神殿我獨木難支,婆婆可願幫我?」溫紫衫誠摯地望著尤婆婆。開口問道。

尤婆婆瞧了他一會兒,忽然放聲大笑起來,譏諷道:「老身害死你青陽神殿不少精銳弟子,你對老身就沒半點怨恨?」

「天道有常,命運無常。跨不過那道坎,是他們修行不夠!」溫紫衫正色道。

尤婆婆的臉色變幻著,沉默起來,好一會她才忽然爆喝道:「滾,你滾!」

溫紫衫微微一笑,道:「婆婆你仔細考慮清楚。」

話落。他整個人逐漸消失在這片空間中,似是從來都不曾出現過一樣。

獨剩下尤婆婆一人,面色冷然,神情變幻不定。

……

時間悠忽,自楊開隨著高雪婷來到紫竹峰洞府。已經過去一月了。

這段時間他一直閉關不出,煉化奴蟲鐲。

初始之時,奴蟲鐲毫無反應,楊開不急不躁,不停地用自身力量去衝擊奴蟲鐲的禁制。而隨著時間的流逝,這件帝寶也逐漸有了一些變化。

它慢慢地開始接納楊開的神念和源力了。

這一次煉化,就如抽死剝繭一般,楊開煞費苦心。只有當將那所有阻礙的力量剷平,楊開才有機會煉化得了奴蟲鐲,在內部刻上自己的神魂烙印。讓他成為自己的所有物。

這一日,楊開依然持續著平時的動作。

可在某一刻,忽然一陣奇異的嗡鳴之聲傳來,緊接著,密室內空氣微微一陣,與此同時。楊開只感覺手上一陣火熱,似是奴蟲鐲被火燒了一樣。

楊開見此。不驚反喜,知道這是快要煉化成功的跡象。當即不遺餘力地催動力量,瘋狂地朝奴蟲鐲中灌入。

那手上的火熱之感越來越明顯,奴蟲鐲似乎也重新誕生出了靈性,在楊開手心處不斷地彈跳,欲要脫離楊開的掌控。

可楊開哪會如它所願,死死地將之控制在手中。

慢慢地,那火熱的感覺轉變了,楊開手心處,就彷彿被萬蟻啃食一般,酥癢難耐,那種酥酥麻麻的感覺順著手心,一路蔓延進身體各處,深入到靈魂之中,讓他整個人都變得極為不自在。

酥麻逐漸轉變為疼痛,不但是身體上的,還是神魂上的,就好似被切割成了無數塊,被粉身碎骨了一樣。

楊開忍不住嘶吼一聲。

更加澎湃的神念與源力持續灌入著,楊開死死咬著牙關,忍受著那難以想像的折磨。

如此兩日之後,楊開忽然感覺渾身一輕,所有的異常感覺在這一瞬間消失不見。

而在同一時刻,奴蟲鐲上忽然光芒大方,那小小的手鐲表面,一個個如米粒大小的符文似螢火蟲一般飛舞而起,讓整個密室都顯得有些美輪美奐。

那些符文繁奧至極,瞧著一眼就覺得神妙驚奇,似有著自己的生命,不斷地幻滅幻生。

平淡無奇的奴蟲鐲,也逐漸變得帝韻瀰漫,帝意盎然。

見此情形,楊開非但沒有絲毫欣喜,反而面色凝重起來。

少頃,那些繁奧的符文盡數收斂進奴蟲鐲內,楊開冥冥之中,聽到一聲咔嚓的脆響,彷彿什麼東西破碎了一樣,緊接著,自己的神念與源力長驅直入,毫無阻塞地灌入到了奴蟲鐲內。

那一聲來自心靈上的響動,無疑就是奴蟲鐲最後一層障礙被突破的動靜。

這也就意味著,煉化已完成大半。

不過……因為奴蟲鐲並非是新誕生的秘寶,它此前是有過主人的,所以最大的考驗也隨之而來了。

神念湧入,楊開很快便察覺到在奴蟲鐲內部,有一股精純的力量迎頭反擊過來。

這股力量並不浩瀚,但卻精純無比。

這是蟲帝遺留在奴蟲鐲內的神魂和生命烙印!

只有將這個烙印徹底粉碎掉,楊開才有機會烙上自己的痕迹。

蟲帝的真實修為最起碼也是帝尊三層境,可惜在幾萬年前,他與陽炎大戰,結果敗北被殺,無奈之下只能寄神魂於虛念晶,最後依靠奪舍才得以重生。

卻不復往日之雄威。

幾萬年的時間,奴蟲鐲里的烙印也早就衰弱的不成樣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