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兩百四十七章 滿滿的淚

第兩千兩百四十七章 滿滿的淚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小玄界內的法則之力還不夠盡善盡美,雖說在那五色寶塔第三層時,小玄界吸收了大量的法則碎片,但其內部的天地法則依然還是缺了些東西,比不得星界本身的法則之力。

花青絲這等修為的強者,平日里在小玄界內修鍊感悟,沒什麼大問題。

可若是要晉陞突破的話,在小玄界就不合適了,因為法則的不完善,她感悟突破之時能夠洞悉的天道武道就無法滿足要求。

不過真到了那個時候,楊開定然會將她放出來,找個安全妥善的地方,讓她安心突破,屆時,楊開手下將會有一個帝尊境級別的打手……

想想就覺得讓人興奮。

張若惜這些日子也是進步神速,如今她的修為已到返虛兩層境。

所有的天之驕子,每一個天縱奇才,在修鍊速度上與她一比,簡直就是螢火與皓月爭輝。

張若惜體內的某種東西似乎正在逐漸覺醒起來,而隨著這力量的覺醒,她的修為速度也是越來越快,整個人的氣質也逐漸地發生了一些改變,少了許多嬌弱和膽怯,多了一些自信和堅強。

這是楊開喜聞樂見的。

自神遊鏡世界返回約莫兩個月後,這一日,楊開正在洞府之中以破天一擊祭煉斬魂刀,忽然察覺洞府禁制微微觸動。

他心神一動,連忙停止施法,神魂靈體遁出心神,返回肉身,舉起令牌晃了一下,將禁制解開。

外面立刻傳來一人的聲音:「楊公子。楊公子!」

聲音有些耳熟,楊開想了一下,立刻明白來人是誰了。

他回道:「陶執事請進。」

洞府外,那個幾月前曾與楊開有些芥蒂的陶明聞言,神色一正。邁步走進洞府內。

少頃,他便來到了密室中,不過此刻的陶明早已沒了往日的囂張跋扈,滿臉堆著笑,一臉諂媚地沖楊開抱拳作揖:「打擾楊公子清修,陶某罪過罪過。」

楊開瞧了他一眼。淡淡道:「誰讓你過來的,是不是有什麼消息?」

陶明聞言,神色一正,道:「奉殿主大人之命,特來告知楊公子。你需要的東西……已經找到了。」

楊開豁地起身,雙眸爆射精光,低喝道:「果真?」

陶明一笑,道:「殿主親自傳令下來,豈能有假。」

「太好了,總算找到了。」楊開滿臉喜色。

雖然陶明沒有跟他說到底找到了什麼,但除了劫厄難果之外,還能有何物?

這些日子。楊開雖然一直在祭煉奴蟲鐲,豢養噬魂蟲,溫養斬魂刀。可他心裡一直都在記掛著劫厄難果一事。只是當初約定時間未到,所以他也沒有去催促。

如今總算是等來了消息。

他不由自主地鬆了口氣,整個人都放鬆了下來,彷彿背負了許久的包袱終於卸下一樣。

畢竟,劫厄難果關係到秦鈺的生死存亡。

畢竟,他這幾個月能有諸多機緣。都是秦朝陽用那紅塵令給他換來的。

若他得不到劫厄難果的話,實在無顏去面見秦朝陽。無法去給秦家一個交代。

此事日後必定會成為他心中一個執念,或許會轉化為心魔也說不定。

可是如今。這番顧慮已然不在,溫紫衫既然命陶明來傳話給自己,那就說明劫厄難果已經入手。

如此一來,他也可以將那靈果帶回楓林城,交給秦家,了了自己一個心結。

陶明見他喜形於色,雖然不知道楊開到底在找什麼,但也為他高興,順手拍馬阿諛了幾句。

「對了陶執事,殿主有沒有說那東西如今在何處?」楊開回過神來問道。

陶明回道:「殿主說東西已在路上了,不出三日便可帶回來,叫你放一萬個心,必定不會出什麼意外的。」

「好好好,替我謝過溫殿主。」楊開正色抱拳。

「那楊公子若無其他吩咐的話,陶某告辭了。」陶明微笑說道。

「陶執事好走!」

楊開送走了陶明,竟無心思再去做其他的事。溫紫衫大概也只是想讓安心,所以才提前讓人把消息傳遞過來,只是他也恐怕也沒想到楊開對劫厄難果如此看重……

在洞府內如坐針氈地等候了三日時間,一大早,楊開便離開了紫竹峰,直奔萬聖峰而去。

來到那峰頂大殿處,楊開還沒來得及讓人通稟一聲,殿內便傳來了溫紫衫的聲音:「進來吧。」

楊開一怔,倒也沒多大意外,整了整衣衫,邁步而入。

大殿內,並無他人,只有溫紫衫一人盤膝而坐,似乎是在運轉什麼玄功。

楊開進了裡面也沒有打擾他,只是默默地等候著。

心中卻有不少觸動。

溫紫衫已是帝尊三層境的修為,實力超絕,可他依然如此勤奮,沒有任何鬆懈。

一個武者,有天資有天分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不但有天資天分,還倍加努力。

溫紫衫無疑就是這種人,他能晉陞到帝尊三層境,果然絕非僥倖。

少頃,溫紫衫收功,睜開眼睛,瞧著楊開揶揄一笑:「怎麼?等不及了?」

楊開訕訕道:「早點見到早點心安。」

「算是個重情重義的人!」溫紫衫頷首道,「秦家那紅塵令,並不算辱沒浪費了。」

「答應的事就要做到,人之常情罷了。」楊開回道。

溫紫衫微微頷首,沉吟了一下,他道:「小雪婷上次跟你說的事,你考慮的如何?」

楊開聞言,苦笑不迭,道:「果然是溫殿主讓高長老來勸說我的么?」

「是我的意思,不過小雪婷也很看好你。」溫紫衫直言不諱地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