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兩百四十八章 上品地脈

第兩千兩百四十八章 上品地脈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楓林城,秦家。

秦鈺閨房之中,病榻之上,秦鈺面無血色地躺在那裡,不時地輕咳幾聲,偶爾咳的劇烈了,竟是連氣都喘不過來。

一股莫名的死氣縈繞在秦鈺周身,即便是從未修鍊過的普通人,都能隱隱感覺到秦鈺此刻狀態的不對。而若是有點修為之人,運轉神念掃視的話,就可以清楚地發現秦鈺此刻被一股淡淡的黑氣所籠罩著。

而隨著時間的流逝,這黑氣越來越濃郁。

這種黑氣也不知道到底是何種能量,自兩個月出現之後,便一直在吞噬秦鈺的生機,讓她的狀況一天不如一天。

天地截身,這是一種很特殊的體質,是為天地所不容的一種體質。任何擁有這種體質之人,都無法活過十八歲,因為天地法則會截斷此人的生機。

病榻邊,服侍秦鈺的婢女偷偷地抹著淚水,眼睛哭的紅腫。

秦鈺為人和善,對上對下都和煦有禮,秦家下人無不對她尊敬有佳,這個婢女自然也是如此,眼見自家小姐不知患了什麼重病,竟在短短兩個月內衰弱成這幅模樣,婢女也是心疼至極。

「哭什麼哭!沒用的東西,還不快滾出去!」一旁,秦朝陽忽然怒喝一聲。

他這些日子也是揪心至極,本就心煩意亂,此刻見這婢女在自己面前哭泣,愈發地煩躁了,忍不住叱喝了一聲。

那婢女頓時惶恐,噗通一聲跪了下來,卻並沒有離去,口上道:「老祖恕罪,老祖息怒,奴婢不哭了,奴婢也不走,奴婢要留下來照顧小姐……」

她不迭地央求著,語氣誠懇。

秦朝陽張了張嘴,最終還是深深地嘆了口氣,一抬手,無形的力量蔓延,將那婢女抬了起來,收斂了怒意,開口道:「罷了罷了……」

語氣說不出落寞蕭條。

「是奴婢不好,沒有照顧好小姐。」那婢女說話間,又擦了擦眼角,卻是強忍著沒有哭出聲來。

「老祖……」病榻之上,秦鈺忽然輕輕地呼喚了一聲,話一出口,又是劇烈的猛咳,那婢女連忙上前,用手在她背後順著氣。

待到秦鈺緩過勁之後,秦朝陽才細聲細語地道:「鈺兒,你好好休息,什麼都別說了。」

秦鈺緩緩搖頭,道:「楊大哥……他還沒回來么?」

聞言,秦朝陽臉色微變,不知該如何接話。

如今眼瞅著秦鈺十八歲誕辰將之,而唯一能讓秦鈺活下來的希望就在楊開身上,可是至今也不見楊開的蹤影。

秦朝陽不禁懷疑,自己是不是有些所託非人了。

四季之地那邊的事,他早已打探清楚。

楊開在四季之地內,大展身手,煉製太妙神丹,以一己之力,將各大宗門勢力精銳弟子玩弄於股掌之中,此事早已不脛而走,在整個南域傳的沸沸揚揚。

楓林城雖是小城,但在秦朝陽的有意打探之下,又如何探聽不到?

只是……三個月前四季之地就已經關閉了,若是楊開真得了劫厄難果的話,那早就應該回到楓林城才對,可為什麼直到現在也不見他的蹤影?

秦朝陽並不願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只是一日不見楊開,他一日就不能安心。

他也不知道楊開是因為沒能找到劫厄難果無顏來見自己,還是楊開根本沒把劫厄難果當回事,早就跑的不知所蹤了。

如今天大地大,他就算想去尋找楊開,也不知道該從何處找起,更何況,時間上也已經來不及了。

「老祖,你在懷疑楊大哥?」秦鈺雖然病入膏肓,卻一如既往地蕙質蘭心,一見秦朝陽的神色,就猜到了他心中的顧慮。

「老祖也不願多想,盼著楊小兄弟能儘早將那物送回來,可是……就算他沒有得到那物,也該回來跟我打個招呼才是。人力有時窮,老朽也能理解,但是他現在……哎!」

「許是楊大哥有什麼要事耽擱了。」秦鈺輕聲說道,這話才剛說完,又是一陣猛咳。

「但願如此吧。」秦朝陽一陣苦笑,心中卻有些不以為然。

即便真有什麼要事耽擱,找個人傳個信回來總是可以的吧?他內心深處愈發覺得楊開大概是拿了秦家的百萬劍,不想回來了。

帝寶百萬劍丟了也就丟了,這東西雖然貴重,但秦家如今式微,也無人能發揮它的力量,匹夫無罪懷璧其罪,說不定還會招惹什麼麻煩。

可是看錯人的代價卻讓秦朝陽感到無比心痛,暗暗悔恨自己竟將如此重要之事交給了一個才認識不久的人。

若是當時他親自前往四季之地,或許還有那麼一線希望,不至於讓秦鈺躺在這裡等死。

內心深處的濃濃自責,讓秦朝陽夜不能寐,寢食難安。

「楊大哥會回來的。」秦鈺神態篤定,「他並非那種喜佔人便宜不告而別的人。」

「小姐,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幫那人說好話。」那婢女在一旁瞧著心疼,眼淚水兒又快出來了。

「你知道什麼。」秦鈺訓了她一句,繼續道:「雖然我與楊大哥接觸的也不多,但老祖你應該知道,我身負造化天瞳,看人是極準的。」

聞言,秦朝陽眼前一亮,本來絕望的心情莫名地又生出了一點希望。

確實如此,秦鈺雖然修為不高,但因為身負造化天瞳的緣故,看人是很準的,一般來說,她看人第一眼,就能知道此人的善惡,是否值得信任。

當初若非秦鈺同意,秦朝陽無論如何也不敢將進入四季之地名額讓給楊開。

「所以楊大哥必定是因為什麼事而耽擱了……」秦鈺蓋棺定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