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兩百五十章 姓楊的小子

第兩千兩百五十章 姓楊的小子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是嘛?」寧遠術微微一笑,笑容大有深意,逼視著段元山道,「那請問,我大哥他是怎麼死的?」

段元山身子一震,皺眉道:「少宮主此言何意?」

「呵呵……」寧遠術笑了一聲,道:「我大哥寧遠城,段城主不會不認識吧?」

段元山默然,寧遠城他自然是認識的,上次聖靈現世之時,寧遠城帶了一些隨從來到楓林城,這事他也知道,後來他組織召開了一次拍賣大會,那寧遠城也是參加過的。

寧遠術道:「據我所知,我大哥他可是在參加了你們楓林城的拍賣大會之後,便不知所蹤了,雖然沒有找到屍體,但是安置在宮內的命魂燈卻是就此熄滅,顯然是遭遇了什麼毒手,出事的地方就算不在楓林城,也距離此地不遠,段城主是不是該給我一個交代?」

段元山聞言,臉色變幻不定起來。

他還以為對方是在跟自己秋後算賬的。

雖說寧遠城之死與他無關,他對此事更是毫不知情,可畢竟人家最後一次現身是在楓林城中,然後就遭遇毒手,無論如何,楓林城這邊都有點責任,若是飛聖宮真的追究下來的話,段元山還真沒法脫罪。

見他臉色難看,寧遠術卻是哈哈一笑,道:「段*城主不必驚慌,此事說起來,本少倒是要感謝你呢……」

「少宮主在跟段某說笑話?」段元山臉色陰沉地抬頭望去。

寧遠術搖頭道:「自然不是,只不過若非我那大哥在你楓林城這邊出事了,我哪有機會被立為少宮主,坐上如今這個位置,段城主你說,本少是不是應該好好謝謝你。」

聽得此言。段元山不但沒有絲毫喜悅,反而渾身一冷。

自己的親大哥死了,面前這傢伙不但沒有傷心,反而還極為高興的樣子,興奮自己取而代之,並且在大庭廣眾之下就這麼說了出來。

寧遠術性格之惡劣。可見一斑。與這樣的人相處,段元山也不敢掉以輕心。

那首位上,寧遠術又道:「我那廢物大哥死便死了,可是卻因此讓本宗損失不小,實在讓人心痛。另外……前來追查我大哥死因的傅長老竟也死在楓林城,傅長老可是有道源三層境修為的,在本宗內也是不可多得的強者,可不能不明不白的就這麼死了,此事段城主是不是該給我個交代?」

說到後面。他的臉色逐漸陰冷下來,咄咄逼人地望著段元山。

「傅長老?」段元山聞言一怔,旋即臉色微變,一下想到一人,低呼道:「少宮主所指之人,難道是這幅模樣!」

說話間,他伸手朝前一揮,面前源力涌動。很快一人的影像浮現出來。

寧遠術瞧了一眼,頷首道:「正是!他便是本宗傅斯通。傅長老!」

段元山臉色大變,喃喃道:「原來他是貴宗長老,怪不得有如此高絕修為。」

他也是忽然想起此人的,沒想到這人還真是寧遠術口中的傅長老。

此人他並不熟,只是當時魔氣圍城之時,秦家貢獻出玄武七截大陣。欲要結陣衝出城外,段元山在尋覓合適人選之時,這人毛遂自薦,擔當了結陣一員,當時還有另外一個道源三層境的少婦。段元山雖然知道這兩人都出身不凡,但也沒有仔細去打探人家的底細。

直到今日才知曉,其中一人是飛聖宮的長老。

他沉吟了一下,抱拳道:「少宮主若問這位傅長老是如何死的,段某倒是略知一二。」

「哦?說來聽聽。」寧遠術眉頭一揚。

「幾個月之前,楓林城附近上古大魔魔氣出世之事,想必少宮主也有所耳聞……」他當下將那個時候發生的事情娓娓道來,連帶著最後關頭庄盤貪生怕死,拋棄眾人逃之夭夭的事也沒隱瞞。

庄盤在一旁聽的面沉如水,卻不好反駁,臉上一陣紅一陣青的。

那高山流水兩大長老,更是不吝鄙夷地朝庄盤望去,看的他恨不得找個地縫鑽下去,一輩子不出來了。

「大陣被破,魔氣兇猛,段某無力抗衡,只能拼了老命,帶著秦家兩人沖回城內,這位傅長老卻沒有立刻離去,而是選擇留了下來,後面發生什麼事段某也是無從得知,不過既然這位傅長老已死,那麼可能便是為魔氣所傷了。」

「這樣啊……」寧遠術聽了他一番講述,倒也沒多少懷疑,只是沉吟片刻後道:「如此說來,此事倒也怪不得段城主,卻是庄執事的錯咯?」

他一下子將目光轉向庄盤。

庄盤修為不算低,好歹也有道源境的修為,半路加入飛聖宮,倒也還撈了一個執事的職位,本想著就此飛黃騰達了,哪知道段元山一番話把仇恨給他拉到身上。

他心中頓時將段元山給罵了個狗血淋頭。

察覺到寧遠術目光的冰冷,庄盤嚇得噗通一聲跪倒在地上,氣節全無,瞧得段元山和醉酒翁兩人神情鄙夷。

「少宮主明鑒啊,當日之情況絕非段元山所言,屬下之所以那麼做,其實……其實……」他編了一半,發現有些編不下去了,一時詞窮,急的額頭上只冒冷汗。

「其實是怎樣?」寧遠術冷笑不迭,眼中寒光閃爍,大有「你今日不給我一個交代便要你好看」的架勢。

危急關頭,庄盤竟是福至心靈,腦洞大開,不迭地道:「屬下那日只是見事不可為,所以急流勇退,以便留此有用之身,投效少宮主,為少宮主鞍前馬後!」

他說完,還一臉諂媚地朝寧遠術望去。

「這個馬屁拍的有水準!」段元山沖一旁的醉酒翁輕聲道,「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