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兩百五十三章 別不識抬舉

第兩千兩百五十三章 別不識抬舉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你們這是……無賴!」秦鈺氣的直跺腳,比實力秦家比不過人家,自然不可能動用武力把他們趕走的,八方門這幾人若是真的強行要留下來,秦家拿他們也沒轍。

只是讓秦鈺萬萬沒想到的是,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對方怎麼還有臉面留下來的?無恥之程度,簡直生平罕見。

「哈哈哈哈!」林允大笑一聲,道:「本少就是無賴了又怎樣?鈺姑娘是不是要教訓我啊……若是的話,本少給你機會,隨我來吧!」

話落之時,在這大庭廣眾之下,他竟身形一晃就竄到了秦鈺面前,單手成爪,朝秦鈺肩頭抓去。

而這一幕中年男子瞧在眼中,神情一動,不過很快便閉上雙眸,佯裝沒有看到。

秦家的不識抬舉,讓他也很是惱火,所以他也懶得去管太多了,只覺得這個小家族要狠狠地吃個大虧,才知道什麼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滾開!」秦朝陽忽然爆喝一聲,他本就在秦鈺身邊,眼見林允竟沖著秦鈺而來,哪能坐視不管,爆喝之時渾身源力一震,一隻足以開碑裂石的大手就朝前推了過去,那手心之中源力兇猛如海嘯,顯然是一上來就動用了全力。

林允嗤笑道:「老傢伙不知天高地厚,就憑你也想阻攔本少?」

他說著話,不閃不避,直接變爪為掌,朝秦朝陽的大手印去。

一股陰柔之力悠然盪開,林允整個人在這一剎那似乎也化為一條劇毒之蛇,吞吐蛇芯,擇人而噬。

秦朝陽臉色一變。意識到這一掌若是接實了,自己肯定沒什麼好下場,畢竟自己已經年老體衰,雖有道源境的境界,但真正實力實在無法與巔峰時期相比了。而對方卻是年輕氣盛,更有道源兩層境的修為,根本不是自己能夠抗衡的。

可是關係到秦鈺安危,縱知必會受傷,秦朝陽也沒有退縮,眼中狠色一閃。渾身源力兇猛催動起來,本就狂暴的掌勢愈發兇猛。

「不自量力!」林允口中嘖嘖有聲,緩緩搖頭,揶揄一笑。

碰……

雙掌相觸,激烈的源力碰撞。迸射四方,捲起狂風,院落內霎時間飛沙走石。

然……

讓人震驚的一幕發生了。

在雙方極招對拼的那一瞬,林允竟是身軀一震,緊接著臉色大變,一聲慘呼後,仰面倒飛了出去,半空之中喋血一口。直接砸在後面的廂房之中,將那牆壁砸出一個大窟窿來。

轟隆隆……

廂房內傳出接連不斷地撞擊之聲,似是林允控制不住去勢。砸了不少東西的樣子。

「什麼?」中年男子和八方門的幾人全都把眼珠子給瞪爆了,滿面獃滯地瞧著這匪夷所思的一幕。

而原本提心弔膽,同仇敵愾的秦家護衛們,同樣震驚的無以復加,不過很快,便個個喜形於色。歡呼陣陣。

「老祖你……」秦鈺俏臉上滿是茫然,雖然以她的修為無法窺探出林允的真實境界。但她卻能感覺到,林允比老祖要強大很多。

可是為何一招之下。老祖竟將對方給擊退了?

這簡直是不可能發生的事。

秦朝陽同樣愣住,他剛才已經做好了受傷的心理準備,也打算若是對方還不願善罷甘休的話,就拼了這條老命,保得秦鈺安全。

無論如何,他都不能坐視秦鈺被林允抓走凌辱。

可最後的結果卻讓他本人都意外非常。

不過很快,他就像是意識到了什麼,扭頭望去。

下一刻,一張笑吟吟的面容便呈現在秦朝陽眼前,這人的一隻手,正抵在自己的後背心處,從那手心中,一股精純而雄渾的源力,灌入進來。

擊退林允之力,顯然是此人暗中出手幫助的緣故!

秦朝陽眼珠子瞬間瞪圓,旋即大喜道:「楊小兄弟!」

他發現在自己背後悄悄助了自己一臂之力的不是別人,正是一直沒有回到楓林城的楊開。

「啊?」秦鈺聞言一驚,順著秦朝陽的目光看去,待見到楊開之後,不禁拿小手掩住了紅唇,顫聲道:「楊大人!」

「誰!」八方門的中年男子也終於回過神,爆喝一聲,神情不善地朝楊開望去,面沉如水,道:「閣下何人,竟敢暗施毒手,傷我八方門弟子!」

「八方門?」楊開聞言,眉頭一揚,有些意外地瞧了中年男子一眼,又看了看那幾個八方門的弟子,卻沒有看到自己想找的人,不禁有些失望道:「你們是八方門的弟子?」

「如假包換!」那中年男子見楊開一副久聞八方門大名的樣子,頓時來了底氣,「閣下到底是誰?」

說話之時,中年男子也是一臉茫然,不知為何,他瞧著楊開總覺得有些面善,隱約在哪裡見過似的,但仔細去想,又想不起來。

他厲聲道:「不管閣下是誰,傷我八方門弟子,今日不給個合適的交代,你也別想走了!」

他這話說的底氣十足,因為他神念一掃,發現楊開只有道源一層境的修為而已,這種修為他還沒放在眼中。

只是剛才他也不知道對方到底施展了什麼秘術,竟聯合秦朝陽將林允給打飛了,不過現在看來,對方施展的秘術應該是能兩人合力的那種,林允也是一時大意,所以才不慎中招。

「霍……」楊開驚訝地望著中年男子,道:「我還真不知道,你們八方門的弟子都這麼大威風的!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們是星神宮的呢。」

楊開話語譏諷,讓中年男子臉上一陣青一陣白,咬牙道:「廢話少說,識相的乖乖束手就擒,任憑發落,否則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