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兩百五十四章 你們很吵

第兩千兩百五十四章 你們很吵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劍沖陽關,嚴寒九天!」那中年男子也是果斷之人,見事情已無迴旋之餘地,當即便暴起發難,一柄雪白長劍悠然祭出,劍韻盪開之時,一股寒意從天而降,那寒意仿若能侵入靈魂深處,將神魂凍結。

八方門眾人一見他動用此招,都臉色微變紛紛後退,顯然這一招的威力有些非同小可。

而秦朝陽則是連忙護著秦鈺,足下一點,便飄然後退十幾丈,那些秦家護衛和下人們也在霎時間跑了個乾淨,免得被殃及池魚。

劍意起,劍氣現,中年男子手腕一抖,身子裹在劍光之中,直朝楊開激射而來,所過之處,那空氣都被凍結成冰。

「哈哈哈哈!」楊開屹立原地,獰笑不止,蔑視地望著氣勢洶洶襲來的對手卻沒有絲毫躲閃之意。

見他如此託大,中年男子心中也是不禁咯噔一下,隱隱有種不太美妙的感覺縈繞心頭,好似馬上就要發生什麼極為可怖的事一樣。

「就憑你也敢在我面前如此放肆?」楊開獰笑轉為冷笑,腳下一動,身形便忽然模糊,等到再出現之時候,已經逼到了中年男子面前,伸出一根手指±↘,,朝前方點去。

那指尖之上,一抹金光乍現,正是最精純濃郁的源力。

鐺……

一聲輕響,中年男子臉色狂變,瞪大眼珠子凌立半空之中,駭然地望著自己傾盡全力的一擊,被對方一根手指擋了下來。

讓他感到絕望的是,對方那一根血肉之指,竟堅逾秘寶,毫髮未損,反倒是從那指尖迸射出來的力量將自身長劍都壓彎了。

心神失守。劍身一震之下,那冰寒意境陡然間冰消雪釋。

「怎麼可能?」中年男子失聲驚呼,眼珠子快瞪出來了。

他不斷地釋放神念,去查探楊開的修為,發現對方確實只有道源一層境的水準而已,比自己要低一個小層次。可是從對面襲來的這股力量,絕對不是道源一層境武者應該具備的。

顛覆三觀的力量讓他徹底凌亂了,只覺得這次怕是踢到了鐵板上。

「叫羅元出來還差不多,你還有些不夠看!」楊開說話之時,冷哼一聲,指尖上那源力猛然增強不少,金光爆閃,一下子朝前推了過去。

「你認識羅師弟?」中年男子渾身一震,駭然地望著楊開。眼中閃過一絲異色,猛地驚呼起來:「你是楊開!你是四季之地那個楊開!」

他似乎是想起了什麼,口中驚叫著。

話音才落,金光便將他吞沒,中年男子慘呼一聲,直接朝地上摔去,將大地砸出一個坑洞來,狼狽無比。

「楊開?」

「四季之地那個楊開?」

「是了。就是他,絕對是他。我說怎麼這麼眼熟!」

下方,八方門的幾個弟子都大呼小叫起來,個個神情慌亂。

他們也是直到此刻,才總算認出楊開來,畢竟但是在四季之地中,楊開以太妙丹威脅眾人。欲找眾人換取有用之物時,這些人也曾遠遠地觀望。

只是當時羅元就在楊開身邊,他們不敢靠的太近,所以今日乍見一時竟沒能認出。

直到中年男子靈光乍現,才讓他們洞悉了楊開的身份。

一時間。個個都冷汗如雨,臉色蒼白。

他們雖然沒有與楊開交手過,但在四季之地中發生的事,他們也都清楚。

強如無常,還有羅元等人都沒辦法將楊開怎麼樣,更不要提他們這些人了。

這一次四季之地的開啟,成就了兩個後起之秀的威名,一人便是八方門羅元,此人正面硬撼天武聖地無常不落下風,斗的旗鼓相當,已經證明了他不俗的實力。

而另外一人便是楊開。

只有道源一層境的修為,卻兼之道源級煉丹師,煉製出太妙寶丹,更將四季之地所有強者玩弄於股掌之中。

可以說,如今這兩大後起之秀的名聲就算比不得夏笙,無常,蕭晨這些人,也相去不遠了。

這也是為什麼楓林城內其他家族都有兩三個宗門弟子入住,而秦家只有八方門一個的緣故。

因為羅元在這裡,那些宗門的武者哪裡願意來惹這個煞星?他連無常都不懼,這天下除了帝尊境強者還有誰能讓他懼怕的?

「咳咳……」那八方門的中年男子被楊開逼退,雖然受傷但也沒有多嚴重,連忙站起之後,滿是忌憚地朝楊開望去,一咬牙,抱拳道:「原來是楊大師,在下先前有眼無珠,還忘楊大師不要見怪!」

他修為比楊開高,年紀比楊開大,稱呼楊開大人自然有損顏面,叫他兄弟的話楊開怕也不樂意,索性以大師相稱,反正以楊開道源級煉丹師的水準,也足以擔得上這個稱呼。

「什麼?」秦朝陽一下愣住了,滿眼驚詫地望著中年男子,不知這傢伙先前那麼囂張,怎麼一轉眼就恭恭敬敬起來,還稱呼楊開為大師……

秦鈺美眸之中閃爍異樣的光芒,似是若有所思。

「有什麼好見怪的……」楊開咧嘴一笑。

「楊大師大人大量……」中年男子面色一喜。

楊開話鋒一轉,冷冰冰地道:「跟死人沒什麼好計較。」

中年男子面上的喜色頓時僵住,一股涼意從頭襲到腳底板,讓他整個人如墜冰窖,連忙澀聲道:「楊大師,今日之事確實是我林師弟不對……」

「本來就是他不對!」楊開冷哼一聲。

「但請楊大師念在我林師弟已受到教訓的份上,給他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他一臉懇切地請求起來。

「殺人償命,我不過是打暈了他,這就算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