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兩百五十五章 可算滿意?

第兩千兩百五十五章 可算滿意?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事實也確實如此,在八方門之中,所有人都懼怕羅元,不但是他們這些人,就連門主副門主都對他忌憚有佳。門主說過,羅元是萬年不出的怪才,終有一日能夠名震星域,笑傲天穹,所以整個八方門對羅元的要求幾乎是有求必應,將振興宗門的希望全都寄托在羅元身上了。

平日在宗內內的時候,羅元的話就等於是宗主之言,他佔據了最好的洞府,擁有整個八方門近一半的修鍊資源,他修鍊之時,無人敢去打擾,否則就是死!

這也是為什麼八方門這幾人之前想息事寧人的最大原因,他們不敢驚動羅元!

可怎麼也沒想到,最後還是把他給驚動了。

一時間,八方門幾人又驚又喜,驚的是羅元此刻心情不佳,也不知道會不會懲罰他們,喜的是來了個強大的幫手,這下怕是脫難有望了。

「啊……是你!」這時,一直站在羅元身後的那個圓臉女子才回過神,痴迷的視線脫離羅元,皺眉打量了一下四周,待見到楊開之後不禁嬌呼一聲,「你是那個……那個……」

她一時有些想不起楊開的名字了。

楊開微微一笑,道:「楊開!」

「對對對,你就是那個在四季之地中跟我交換了一枚太妙丹的傢伙,你怎麼會在這裡!」圓臉女子對楊開顯然是有些記憶的。

「我為什麼不能在這裡?」楊開覺得有些好笑。

圓臉女子歪著頭想了想,好像也覺得自己問的問題有些無稽,沖楊開微微一笑後,便不再多說了。

而羅元的目光則鎖定在楊開身上,那一雙原本平淡如水的眸子中忽然閃爍起無窮的戰意。

楊開咧嘴一笑:「來多久了?」

羅元淡淡道:「剛來!」頓了一下,他補充道:「為你手上秘寶器韻驚醒。然後就看到你想殺我八方門弟子。」

他語氣平淡,但任誰都聽出他話中的不喜和森冷。

無論如何,他也是八方門的人,有人要殺八方門的弟子,他自然不能坐視不管。

那中年男子大喜過望,連忙喝道:「羅師弟。此人依仗有些本事,根本不把我八方門放在眼中,不但打暈了林允師弟,還打傷了我,還請羅師弟替我們報仇雪恨!」

他一改之前對楊開唯唯諾諾的態度,變得囂張無比,好像抱到了粗壯的大腿,安全感倍增,無需再顧忌楊開。

「果真?」羅元眉頭一揚。冷冷地望著楊開問道。

楊開笑道:「不錯,那邊躺了一個是我打暈的,這說話之人也是我打傷的。」

「很好,敢作敢當!」羅元嘴角一挑,「男人就該如此,我欣賞你!」

「羅兄是要替他們出頭?」楊開笑眯眯地望著他。

「我參悟的一項秘術,到了瓶頸之處,多日參悟也不得要領……」羅元忽然說起了毫不相干的話題。但那眼中的灼熱戰意卻是更加兇猛澎湃了,說話之時。體內源力一震,低喝道:「正愁在這窮鄉僻壤找不到一戰的對手,楊兄既然來了,那就幫我一把!」

「你想借我之力,突破那秘術瓶頸?」楊開表情古怪地望著他。

「正是!」

「我憑什麼幫你?」楊開哼哼唧唧道,「這虧本的買賣。我不幹!」

「你沒得選擇。」羅元冷哼著,腳踏虛空,一步步朝楊開逼近過來,每跨出一步,他的氣勢便要攀升一截。

瞧他這架勢。不管楊開同意不同意,他都是要出手了。

楊開眉頭一皺。

羅元可不比一般的道源境,且不說他已是道源三層境的強者,單單是他的那份彪悍戰力就不容小覷,若無必要,楊開並不願與這樣的人交手,更何況,這裡還是秦家,若真的打起來了,秦家這一畝三分地只怕是要毀於一旦,搞不好還要波及秦鈺等人。

他不比羅元毫無顧忌,行事無所忌憚。

「住手!」就在這時,秦鈺忽然嬌喝了一聲。

羅元身子一頓,面上閃過一絲不悅的神色,獰聲低喝道:「你是何人?又有何事?」

他面上一片殺機,似乎是因為被秦鈺打斷而極為不快,若非壓制,只怕要出手殺人了。

秦鈺道:「秦家人!」

羅元眉頭一皺,殺機速斂,自語道:「此間主人么……」

他面上閃過一絲無奈的神色,沉吟了好半晌才道:「不知有什麼吩咐?」

他一改之前殺氣騰騰的樣子,變得溫潤有禮起來,瞧的楊開驚異連連。

「吩咐不敢,諸位實力強絕,我秦家勢單力薄,哪敢有什麼吩咐?」秦鈺語氣譏諷,話里夾槍帶棒,「只是你們八方門弟子殺我秦家下人,此事閣下是否要先給我秦家一個交代?」

「殺你秦家下人?」羅元聞言,面色一冷,「有這事?」

「屍體還在此地,你眼睛瞎了?」秦鈺咬牙低喝。

羅元的目光這才轉向那趟在院落中的女屍上,皺眉打量了一下後,才望向中年男子,道:「這是怎麼回事?」

中年男子神情慌亂,也不知該如何作答,語氣期期艾艾,始終說不出個所以然。

「我數三聲,敢不回答你知道後果!」羅元面色更冷,說完之後便自顧地數了起來:「一……」

中年男子頓時抖似篩糠,哪還敢有什麼隱瞞,當即將事情和盤托出。

羅元聽完,若有所思道:「這麼說來,楊兄之所以出手,就是因為此事?」

「是……是的……」那中年男子望了楊開一眼,點頭承認,也不敢再隨意往楊開身上潑什麼髒水了。

「我明白了!」羅元說話之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