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兩百五十六章 氣煞老夫

第兩千兩百五十六章 氣煞老夫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住嘴!」一直站在羅元背後的那個圓臉女子忽然黛眉一皺,沖楊開嬌喝道:「不許說羅師兄壞話。」

「楊兄……」羅元望著楊開低喝:「來戰吧!」

楊開一巴掌糊在自己臉上,覺得跟這傢伙真是無話可說了。

就在此時,異變再起。

伴隨著一陣咻咻咻的破空之聲,四面八方忽然出現不少強者的身影,這些強者蒞臨之時,紛紛都將目光投到了楊開手上的百萬劍,仔細觀察之後,個個都目露精光,面上閃爍貪婪之意。

他們顯然是被帝寶的帝意所驚動,所以才從蟄伏之地前來查看,此刻見到之後自然覬覦萬分。

來的這些人基本上都是道源三層境的,沒一個帝尊境強者,這等檔次的武者即便偶爾見過帝寶,也不過是驚鴻一瞥而已,何曾真正擁有過。

可是如今,小小的楓林城內竟然出現一件帝寶,而且是以殺伐為主的劍型帝寶!

神念再一掃,察覺到楊開不過是個道源一層境,都不禁面露喜色。

忽然來了這麼多人,羅元不禁眉頭一皺,面露不喜之色,源力一催,一股肉眼可見的氣浪悠然盪開,以他自身所在之地為中心,轟地便朝四周輻射出去。

「都給我滾!」他爆喝一聲,為這些閑雜人等的前來打擾了自己與楊開單挑而憤怒。

蹬蹬蹬……

來此之人,無論修為高低,無論年紀大小,竟都被這股力量和氣勢所懾。少則退後十幾步,多則退後幾十丈,個個臉色鐵青。

且不說羅元最近聲名鵲起,眾人基本上都認得他,即便不認得。此刻見到他所展現出來的力量,也能知道他不是一般的道源三層境了,哪敢去捋什麼虎鬚?

卻有兩人,身形屹立原地,紋絲不動。

這兩人是兩個老者,一人閉眸養神。任由威壓拂面置若罔聞,一人眸露精光,冷笑不迭,似在嘲笑羅元的不自量力。

這兩人,赫然便是飛聖宮的高山流水兩大護法。

先前兩位護法還在城主府內。保護少宮主寧遠術,不過帝寶乍現,帝韻瀰漫之時,兩人便有所察覺了,請示了寧遠術之後,便急匆匆地朝這邊趕來,悠一來到此地正好碰到羅元發飆的一幕。

「年輕人,火氣不要那麼大……」流水護法笑眯眯地望著羅元。一副倚老賣老的架勢,「火氣大了容易傷身。」

「哼!」高山護法此刻也睜開了眼睛,冷哼著道:「現在的年輕人啊。都是一些不知天高地厚之輩,自以為有了些本事便可不把天下英雄放在眼中,早晚要載個大跟頭才會收斂。」

「兩位前輩說的太有道理了!」楊開瞧著兩人,眼珠子一轉,一副受教的模樣,一邊把腦袋點成了小雞啄米。一邊沖高山流水遙遙抱拳,道:「前輩箴言。晚輩深表贊同,能說出這樣的話。一看兩位就不是一般人。」

「好說好說。」流水笑眯眯地望著楊開,發現這小子瞧著挺順眼。

「孺子可教,日後必成大器!」高山也不吝讚賞。

「敢問兩位前輩高姓大名!」楊開一副虛心求教的模樣。

「老夫高山!」

「老夫流水!」

兩人一人接了一句,自報家門,然後合起聲來道:「我等乃是飛聖宮左右兩大護法!」

他們的台詞似是經歷過很多次演練一樣,說的嫻熟至極,沒有絲毫停頓。

「飛聖宮……」楊開臉色微變,驚道:「原來兩位前輩便是鼎鼎大名,名揚南域的高山流水護法!」

見楊開這幅模樣,高山流水愈發受用,前者微微一笑,道:「我二人的名頭你聽過?」

「何止聽過!」楊開一本正經地胡扯道,「簡直如雷之音,滾滾過耳,震耳欲聾啊!」

「哈哈哈哈!」高山流水對視一眼,笑的嘴都快合不攏了。

眾人都聽的一臉暴汗,惡狠狠地鄙視著楊開阿諛奉承,溜須拍馬,簡直不要臉,無恥之尤!

同時大家心中也在萬分鄙夷著高山流水這兩個老傻貨,活了一大把年紀了,修為也有道源三層境,被一個小子嘴上開花吹捧幾句,就差點不知道自己爹娘叫什麼,飛聖宮的兩大護法怎麼是這幅德行?

眾人似乎也是頭一次認識高山流水一樣,頻頻側目,表情精彩紛呈。

「不過……」楊開忽然面色一沉,欲言又止。

「不過什麼?」高山眉頭一皺,狐疑地望著楊開。

楊開乾笑一聲,回道:「不過似乎有人不把兩位前輩放在眼中啊,在你們來此之前,晚輩正好聽到了一些不利於兩位的言論!」

「嗯?何人敢不把老夫二人放在眼中?」高山一怒,冷眼朝四周掃去。

那些被他們給盯上的武者個個都目光閃爍,撇開視線。這兩老傻貨雖然傻了一點,但實力卻還是有目共睹的,要不然他們也不可能佔據了城主府,其他人只能去各大家族居住了,正是因為忌憚二老的實力,所以才沒人敢跟他們爭搶城主府的。

「是你?」高山忽然瞪著一個眼神飄忽的中年男子,厲聲喝問,表情不善。

「不不不!」那中年男子連忙擺手,額頭都冒出了冷汗,解釋道:「在下還比兩位晚一步到此,怎會說兩位的壞話。」

「嗯。」高山聞言,不疑有他,又望向一人道;「是你?」

「絕無此事,在下對兩位敬仰已久,怎會如此行事?」被望之人正色道。

「是誰!誰敢如此,老夫要好好教他做人!」流水也是憤怒不已,瞪著楊開問道。

楊開期期艾艾,欲擒故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