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兩百五十八章 秘寶不錯,我

第兩千兩百五十八章 秘寶不錯,我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滴答,滴答……

清晰的鮮血滴落聲傳入眾人耳中,空氣中迅速瀰漫起那獨特的血腥味。

眾人為之一呆,似乎還不明白到底發生何事,待舉目朝曲懷仁望去,入目所見卻讓他們神情駭然。

但見……曲懷仁身子僵直在原地,紋絲不動,依然保持著那個撲擊的姿勢,但他探出去的一隻大手上,五指已經齊根而斷,傷口處平整光華,鮮血潺潺而出。

這也就罷了,關鍵是曲懷仁的背後,半截劍尖透體而出,那鮮血就順著劍尖不斷地往下滴落著,濺射在大地上,將地面染紅,慢慢地匯聚成一條殷紅的溪流。

咕咚……

一陣吞咽口水的聲音響起,每個人都在腦海中問著自己:這是怎麼一回事?

他們剛才只見到曲懷仁氣勢洶洶地朝楊開撲去,而楊開則是一陣手忙腳亂毫無章法地揮動秘寶應付,本以為楊開必定要被曲懷仁打傷,奪走秘寶,卻不想最後的結局竟是如此震撼人心。

瞧這樣子,似是曲懷仁一個不小心,自己撞到人家的劍尖上去了。

而那傷口正中心窩口,此刻只怕連心脈都已被切斷,斷無存活的可能。

一部分武者目中精光閃爍,似是意識到了什麼,原本的輕視和不屑霎時間收斂個乾淨,望向楊開的表情變得凝重起來。

而另外一些人卻依然神色茫然。

「你……」曲懷仁張口,沖楊開吐出一個字來,一句話根本沒有說完的機會,口中便喋血無數,那鮮血就如噴泉一樣,不受控制地從他口中涌將出來。

「你自己找死,可怪不得我啊!」楊開大叫著,一巴掌拍在曲懷仁的胸口處,將他震飛開來。

半空之中,曲懷仁生機迅速消散,雙目很快無神,待到落地之時,便已氣絕身亡,死狀凄慘無比。

邪月谷的副谷主,就這麼不明不白地死在了楓林城這樣一個小城池,曲懷仁來此之前怕是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會是這樣的結局。

「你居然殺了曲副谷主。」一個中年男子忽然神色冷厲地大喝起來,瞧他這模樣,似是與曲懷仁認識或者相熟,眼看曲懷仁死在自己眼前,哪能善罷甘休,怒喝之時,便已手腕一抖,一蓬金光忽然在手心上乍現出來,他叫嚷道:「小子乖乖束手就擒,隨我去邪月谷負荊請罪,或許還有一線生機,否則你必死無疑!」

話落之時,他手上那蓬金光一下子炸開,直接化為一張金色大網,當頭朝楊開罩下。

在他想來,曲懷仁之所以會慘死在楊開手上,一則是自己太過大意,二則是楊開手上那秘寶鋒銳無匹,所以才落得那般下場,否則的話,以楊開區區一層境的修為,如何能在那麼短的功夫擊殺掉道源三層境的曲懷仁?

人有失手,馬有失蹄,曲懷仁這是栽在陰溝里了啊。

他忌憚百萬劍的鋒銳,所以壓根就不打算貼身與楊開搏鬥,只準備用自己的秘寶先束縛住楊開再說。

那金光大網也不知是用何物煉製而成,散發著道源級秘寶的能量波動,悠一展現出來,似就封鎖了這一片天地,一股無形的力量跌宕開來,形成一片獨特的封鎖之力。

「玄金兜天網!」有識貨之人低喝出聲,瞬間就認出了這秘寶的名稱,臉色不禁微變。

中年男子冷哼一聲,手上掐訣,心神外放,控制著自己的秘寶的威能。

楊開那邊卻是跌退好幾步,可無論他如何逃竄,竟都逃不過這玄金兜天網的籠罩範圍,一直被那股無形的封鎖之力所覆蓋,這不禁讓他也詫異萬分,暗暗覺得這天下能人異士輩出,竟連這等奇特的秘寶都能煉製出來。

「小子你逃不掉的,我這玄金兜天網自煉製成功以來就沒有失手過,放棄抵抗吧!」中年男子冷笑著說道,同時手上法決一變,那覆蓋了楊開頭頂上空的金色大網悠然落下,直接將楊開罩在其中,緊接著猛地一收,化為一團金光,徹底封鎖起來。

「哈哈哈哈!」中年男子眼見一擊得手,不由大笑起來,可是笑著笑著,他的笑容便僵硬在了臉上,瞪大了眼珠子望著那邊,失聲驚呼:「怎麼可能!」

只見那金光之中,被玄金兜天網束縛住的楊開,身形竟慢慢淡化,很快消失不見。

那赫然只是一道殘影罷了。

「好險好險!」楊開的聲音驀然從一旁傳來,中年男子定眼望去,正見他伸手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一副心有餘悸的模樣。

「小子你……」中年男子臉色微變,怎麼也想不通,楊開到底是用何種手段逃出了他秘寶的封鎖之力的,甚至連他都沒有絲毫察覺。

「不錯不錯,這秘寶不錯,我要了。」楊開說著話,伸手便朝那金光抓了過去。

「啊!」中年男子嚇了一跳,眼看著楊開居然一把將那金光抓在手心上,頓時急了,體內源力一催,雙手法決變幻不已。

被楊開握在手心上的金光,霎時間便嗡嗡不止,一股極強的抗拒之力傳迭過來,震的楊開大手發麻。

這畢竟是人家煞費苦心煉製出來的秘寶,與中年男子心神相通,楊開這般強硬奪取,自然是沒法順利入手的。

察覺到這秘寶中的抗拒之力,楊開眼中厲色一閃,抬起頭來,瞧著中年男子道:「看我!」

「什麼?」中年男子正控制著自己的秘寶脫離楊開的掌控,聞言一怔,抬頭望去。

下一刻,他便忽然打了個冷戰,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瀰漫心頭。

一股精純的神魂力量,忽然自前方衝擊而來,那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