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兩百五十九章幸不辱命

第兩千兩百五十九章幸不辱命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被楊開帝寶器韻驚動,前來秦家的道源境武者有二三十人,此刻基本上走的乾乾淨淨。

獨獨剩下一人,依然立於半空之中。

楊開眯眼朝那人望去,發現這是一個做少婦打扮的女子,身段婀娜窈窕,膚色白皙如雪,一頭黑髮如瀑布般披散身後,身穿一件碧綠色的宮裝長裙,她美眸明亮,雖對楊開有忌憚之意,卻無懼怕之情。

這少婦的修為不算高,但也不算太低,約莫道源兩層境的水準,看樣子應該是出身哪個中等宗門或者家族。

「你還不走?」楊開瞧她紋絲不動,不由地臉色沉了下來。

少婦聞言,開口道:「敢問小哥,可是楊開楊大師?」

楊開眉頭一皺,內心暗自警覺起來,不答反問:「你是誰?」

少婦忙道:「妾身千葉宗,葉箐晗。」

「千葉宗!」楊開眼帘一眯,隱約對這個宗門有些印象,不過印象不深,不過他可以肯定,這個千葉宗應該不是什麼大宗門,估計跟碧羽宗差不多,並無帝尊境強者坐鎮的那種,只有幾個道源境武者支撐。

在整個南域,如這樣的宗門沒有一千也有八百,各自佔據著一些地盤繁衍生息,或許他們的祖上曾經創造過許多輝煌,但一代代流傳下來,日漸式微,宗門勢力也逐漸沒落。

碧羽宗就是最好的例子,那碧羽宗宗主烏蒙山的祖上,可是當年星界第一人,噬天大帝。隻手遮天,叱吒風雲,可到了他這一代,烏蒙山不過只有道源三層境修為而已,只是一個小門派的宗主。

這世上。沒有不倒的宗門,沒有不散的家族,萬年傳承,只有星神宮和那幾個少數頂尖大派能夠做到。

「果真是楊大師吧?」葉箐晗有些急切地問道。

「你認錯人了。」楊開毫不猶豫地回道。

一旁秦家幾人和八方門的弟子望著他,都不禁瞪大了眼珠子。

「沒錯,他就是楊開楊大師!」那傾心羅元的圓臉女子也不知道發哪門子瘋。竟開口替楊開承認了,說完之後,還笑嘻嘻地沖楊開做了個鬼臉。

楊開不禁惡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你果然是楊大師!」葉箐晗坐實了楊開的身份,不禁有些小激動的樣子。

「說了你認錯人了,這天下同名同姓的人多了去。快走快走,再不走的話我要對你不客氣了。」楊開不耐煩地擺手,趕小雞一樣驅趕著她。

葉箐晗輕咬著紅唇,楚楚可憐地望著楊開,道:「楊大師,能不能聽妾身說幾句話,說完妾身就走。」

「沒心情!」

「你這人……」圓臉女子似乎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嗔道:「別人都這麼請求你了。聽她說幾句又會怎樣?你知不知道什麼叫憐香惜玉啊!」

楊開瞪著她道:「不知道!而且,人家本是來搶我寶貝的,我現在要聽她說什麼。這事擱在你家羅元身上,你會怎樣?」

「什麼我家羅元……」圓臉女子臉色一紅,頓時扭捏起來,不過很快便是俏臉一寒,冷哼道:「誰敢打羅師兄的主意,打死她!」

她一臉殺氣勃勃。瞧的楊開詫異萬分,沒想到這小女子竟也有如此森冷一面。

「秦家主。送客吧。」楊開沖秦朝陽說了一聲,又沖秦鈺招手道:「秦姑娘你隨我來!」

「嗯。」秦鈺連忙邁動步伐。朝楊開走去。

那邊,秦朝陽想了想,搖身一晃,飛至高空,與葉箐晗說了起來,似是在勸她離去,葉箐晗卻是不為所動,只是苦苦哀求。

「對了!」楊開走出幾步,又回頭望著八方門幾人,冷笑不迭道:「都給我老實點,再敢放肆,要你們好看!」

八方門幾人額頭冒著冷汗,哪敢不應?紛紛點頭稱是。

楊開剛才擊殺曲懷仁,搶奪那中年男子秘寶他們可是看的真真切切,自知根本不是楊開的對手,真要是惹的楊開動手,他們必定沒什麼好下場。

圓臉女子笑道:「放心吧,我看著他們,他們不會亂來的。」

「最好如此,否則的話別怪我不給羅元面子!」楊開輕哼一聲,轉身離去。

領著秦鈺,一路來到那密室之中,才剛讓秦鈺盤膝坐下,秦朝陽便火急火燎地沖了進來,似是已經處理好葉箐晗的事,一臉期翼地望著楊開,緊張地問道:「楊老弟……此番四季之地一行,結果……如何?」

自楊開返回到現在,他根本沒時間去詢問劫厄難果一事,此刻終於空閑下來,自然迫不及待想知道結果。

秦鈺也不由地嬌軀微顫起來,呼吸變得有些急促,似是不能好好控制情緒。

畢竟關係到她的生死存亡,一個不滿十八歲的少女,還沒看夠這世間繁華,還沒閱盡這人生百態,如何能夠做到視死如歸?

楊開瞧了兩人一眼,微微一笑,道:「幸不辱命!」

說著話,他從自己的空間戒里將那玉盒取了出來,屈指一彈,玉盒打開,一枚如冰雕玉琢般的靈果印入秦家兩人眼中。

秦朝陽瞪大眼珠子仔細觀察,秦鈺也不由的伸長修長白皙的頸脖,怔怔望著。

「沒錯……沒錯,就是它,這就是劫厄難果!」秦朝陽瞧了一會兒之後,忽然大笑起來,笑的眼淚水都流出來了,「我認得它,當年那位高人,曾經將此靈果的影像幻化給我看過。」

秦鈺聞言,不禁拿小手掩住了紅唇,心中一塊大石落地,整個人似乎都沒了力氣,直接癱軟下去。

「得這枚靈果中間起了不少波折,所以沒能在第一時間趕回來,讓兩位久等了。」楊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