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兩百六十章 得罪我的下場

第兩千兩百六十章 得罪我的下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嗯?」楊開眉頭一揚。

秦朝陽道:「此劍在你手上,才能發揮出威力。楊老弟且先用著,若哪一日鈺兒能夠晉陞帝尊,再將此劍交換給她,如何?」

他一副臨終託孤的樣子,搞的好像在安排自己的後事。

楊開目光微閃,心知他這是在未雨綢繆。

秦朝陽雖然年紀不小,但好歹也是個道源境的武者,不出意外,再活個百八十年完全沒有問題。

可他的修為畢竟不是很高,在這星界之中武者之路步步荊棘,誰敢保證自己能得到善終,說不定哪一天突來無妄之災,被卷進什麼風波之中無端端地就丟了身家性命。

若真到那時候,就沒人可以庇護秦家了。

秦朝陽欲將百萬劍交予楊開保管,一則是因為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擔心百萬劍會給秦家帶來什麼麻煩,二則,大概也是想以此為樞紐,拉近楊開與秦家的關係。

百萬劍只要在楊開手上,那他必定不會坐視秦家不管,他若是真出了什麼事,好歹還有人可以照顧下秦鈺。

楊開心思微動,很快猜到了秦朝陽的用心,沉吟一下後,也沒有再推辭,道:「既然秦家主對楊某如此放心,那此劍我便先用上一段時間,必不會辱沒秦家先祖威名!」

百萬劍他用著還算順手,幾招配合此寶才能使用的劍道秘術他也參悟透徹,所以留在自己手上再用一段時間倒也不是不行。

「甚好,甚好!」秦朝陽大喜。

轟隆隆……

就在此時,大地之下忽然傳來一陣悶雷般的聲響。仿若千萬匹龍馬呼嘯奔騰而過,震得天地一陣搖晃,與此同時,這天地間的靈氣猛地一盪。

「怎麼回事?」秦朝陽面色微變,驚聲喝問。

楊開也是眼中精光爆閃。雄渾的神念瞬間輻射開來,查探四周,很快,他的目光便朝城外一個方向望去,低喝道:「源頭似乎在那邊,好像有什麼不得了的東西蘇醒了一樣。」

「去瞧瞧!」秦朝陽聞言斷喝道。

楊開也正有此意。兩人對視一眼,便紛紛施展身法朝外馳去。

才剛飛出秦家,迎面便碰到一道靚麗的身影,靜靜地矗立在半空之中,赫然便是那千葉宗的葉箐晗。

這少婦似乎一直沒有離開。一直守在秦家外面。

見到楊開的身影,葉箐晗美眸一亮,嬌呼道:「楊大師,楊大師!」

「閃開閃開,別擋道!」楊開不耐地揮手,從她身邊一飛而過,眨眼只剩下一個小黑點。

葉箐晗咬牙望著他的背影,一跺腳。也急忙追了上去。

「秦家主……」前頭楊開飛奔之時,回頭瞅了一眼葉箐晗,低聲問道:「這女子有沒有跟你說。找我何事?」

秦朝陽咧嘴一笑,道:「楊老弟如今聲名鵲起,又生的玉樹臨風,修為不俗,乃不世英傑,吸引些許女子青睞也是很正常的嘛。」

楊開伸手撩了下頭髮。胸膛挺直了,頭顱微微上揚……

轉眼。他又正色道:「說正經的呢。」

秦朝陽搖頭道:「她也沒跟老夫細說,只說要與你一談而已。我見此女倒也不錯,雖然年紀比你大了那麼一些,但身骨柔弱,眼角還有些許媚意,必是尤物一枚,楊老弟,你不仔細考慮考慮她的提議?」

楊開瞪大眼珠子,上下掃視秦朝陽,彷彿要重新審視他一樣,良久才道:「秦家主,自重啊,你年紀也一大把了,說這些話不合適吧!」

「哈哈哈哈!」秦朝陽大笑一聲,拍了拍楊開的肩膀,語重心長道:「人不風流枉少年,年輕人,要好好把握住機會!」

「反正肯定沒什麼好事,不去搭理她!」楊開撇撇嘴。

兩人說著話的功夫,身邊已經多出了不少遁光,顯然都是居住在楓林城中那些道源境的強者感覺到動靜,前去查探情況的。

「啊!楊開,是你這畜生!」一個聲音忽然從側旁傳來,顯得憤怒異常。

楊開扭頭望去,一眼便見到一個熟悉的面孔,正雙目赤紅地瞪著自己。

此人赫然便是原本的楓林城副城主,庄盤!

庄盤身邊還有一人,乃是一個生得唇紅齒白,相貌英俊的青年,修為不高,道源一層境的水準。

莫名其妙地,楊開忽然覺得這傢伙有些眼熟,但可以確定的是,自己絕對沒有見過這人。

「楊開!」庄盤身邊那青年聞言,雙眸頃刻間爆射精光,目光灼灼地朝楊開望來,沖庄盤問道:「他便是那姓楊的小子?」

「回少宮主,正是這小畜生!」庄盤咬牙切齒地答道。

「畜生叫誰呢。」楊開一臉鄙夷地朝庄盤望去,譏諷一笑。

庄盤臉色鐵青,卻也沒蠢到去主動鑽楊開下的套,只是望著他的眼神之中,充滿了無盡的仇恨和怨毒。

「秦家主,那青年是誰?」楊開悄聲沖秦朝陽問道,他見這青年雖然英俊,但神情陰鷙,又跟庄盤這傢伙混在一塊兒,自知必不是什麼好鳥。

「飛聖宮,少宮主寧遠術!」

「少宮主?」楊開愕然,不過很快就想明白了,估計是原本的飛聖宮少宮主死了之後,飛聖宮宮主重新立的,這寧遠術跟寧遠城既然是親兄弟,那面相上自然有些相似,難怪自己瞧著眼熟。

兩人說話的時候,寧遠術也沖庄盤吩咐道:「既是此子,那便不用客氣什麼了,庄盤,給我拿下他,本少要好好問問他。」

庄盤聞言,一張臉頓時皺成苦瓜,可憐兮兮地望著寧遠術,期期艾艾道:「少宮主,這這這……」

「什麼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