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兩百六十二章 危言聳聽

第兩千兩百六十二章 危言聳聽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高山流水二老乃飛聖宮左右護法,一身修為神通只在宮主寧博陽之下,兩人聯手之時,更是能一般的帝尊境過上幾招。

可是今時今日,二老幾乎快被打擊的沒信心了。

先是出了一個八方門羅元,在兩人合力圍攻之下把兩人一頓狂揍,打的二老惶惶逃竄如喪家之犬,接著又出現一個楊開,竟是完全無視了兩人的音攻。

現在的年輕人都怎麼回事?一個個猖狂的沒邊,手段修為通天,都不能以常理度之,兩人心中恍惚之下,竟不由地生出一種己身老矣的悲涼感。

眼看著寧遠術被楊開丟出,迎上那音波所化斬擊,高山流水自是臉色大變,若寧遠術就這麼死在此地的話,那他們也沒法回去跟寧博陽交代了。

一聲爆喝,流水收起長笛,身形晃動時,施展出縮地成寸般的神通,一下就來到了寧遠術面前,以自己的後背擋下那音波斬擊,同時一手朝寧遠術抓去。

噗噗……

斬擊正中流水之身,打的他一個趔趄,嘴角處一絲鮮血溢出,顯然是受了些傷。

「小子你找死!」流水吃了這麼大一個虧,哪肯善罷甘休,怒目圓瞪,沖楊開爆喝一聲。

「嘿嘿嘿……」楊開低聲奸笑,笑而不語。

「不好,快帶少宮主離開此地!」高山忽然大喝一聲。

流水也察覺此地不可久留,因為在這耽誤的一會兒功夫,羅元已經追了上來,遙遙地。只見羅元伸出一隻手來,那手似能攪動天下大勢,伸出之際,天空之中風雲變幻,一股難以想像的威壓瀰漫開來。

眾多武者無不變色。

而高山流水二老則是身形晃動。急速朝遠方逃竄,臨走之時,還不忘丟下狠話:「姓楊的,自己乖乖來聖宮負荊請罪,否則天涯海角,你也逃不脫!」

「有種別跑啊!」楊開手圈喇叭。放在嘴邊吆喝一聲。

高山流水哪會理他,早跑的不見蹤影了。

下一刻,羅元的身影便忽然出現在眾人面前。

湊近了他,此刻羅元的狀態簡直讓人不寒而慄,那濃郁如實質般的能量呈漩渦狀。縈繞在他身體四周,仿若能絞碎著天地法則一樣,他所過之處,空間破碎,寰宇崩塌,無數肉眼可見的空間裂縫如游魚一般朝四周散去,不過很快在天地法則的作用下修復開來。

眾多來此的武者紛紛後退,根本不敢靠近羅元百丈範圍之內。

楊開的表情也一下肅然起來。漠然地凝視羅元。

此時此刻,羅元氣勢雖達巔峰,但卻是渾身浴血。看的出來,先前在與高山流水二老大戰之時,他並沒有佔到太大的便宜,只不過模樣雖然凄慘,那眼神卻是極為明亮。

「羅師兄……」圓臉女子心疼地瞧著羅元,期期艾艾地喊了一聲。

羅元並沒有看他。只是瞧了楊開一眼。

那一眼之下,楊開從他的眸子中看出了高昂的戰意。

他連忙道:「羅兄。做人要有始有終啊,切不可半途而廢。他們往那邊跑了,你還不追?」

說著話,他順手給羅元指了一個方向。

羅元瞧了他好一會,才微微點頭道:「等你修為再稍微提高一點,你我之間必有一戰。」

話落之時,羅元已朝高山流水逃竄的方向追擊過去。

等他走後,一片大口喘氣的聲音接二連三地響起,每個人都似乎放下心中一塊大石一樣,彼此面面相覷,都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怪異感。

人群之中,一人鬼鬼祟祟,悄悄往後退去。

可還沒走上兩步,忽覺背後一股寒意籠罩,駭得此人臉色大變,連忙扭頭望去。

「呼……」眼前所望,一個穿著邋遢,生著一副酒槽鼻,臉色紅撲撲的矮胖子對著他呼了一口熱氣。

猝不及防,庄盤將這口熱氣吸入大半,不禁臉色蒼白,蹬蹬蹬退了好幾步,一手捂住了嘴巴,喉嚨里嗬嗬有聲,似是要嘔出來一樣,好在他修為還算不錯,硬生生地將那嘔意壓制下去。

那矮胖子咧嘴笑望著他,然後拿起自己的青色大葫蘆,往嘴裡灌了一口,響亮地打了個飽嗝。

「酒老……」庄盤瞧著此人,面色不禁有些難看。

等到他看到醉酒翁身後閃出來的另一人之後,臉色更加難看了,嘴角一陣抽搐,道:「城主大人!」

段元山冷哼道:「難得你還記得段某是個城主大人,庄執事真是有心了。」

段元山一肚子怨氣,此刻似乎終於發泄了出來,說不出的痛快。

庄盤訕笑道:「城主大人說笑了,庄某在城主大人手下做事也有幾十年,怎會連這點都不記得。」

「是嘛……」段元山斜眼瞄著他,冷笑道:「前些日子我看庄執事似是忘記了啊。」

「哪有的事。」庄盤矢口否認,解釋道:「前些日子不是有些原因么……」

他說話之時,秦朝陽也是身形一動,忽然出現在庄盤身側,與段元山醉酒翁呈三角之勢,將庄盤團團包圍。

可憐庄盤不過道源一層境的修為,此刻見三人一副虎視眈眈不懷好意的樣子,哪還不知道他們想幹什麼,頓時嚇得腿肚子都軟了,不禁大叫起來:「你們要做什麼,你們別忘了,庄某現在可不是楓林城的副城主,而是飛聖宮的執事!」

此言一出,段元山三人都是眉頭一皺,面露忌憚之色。

區區一個庄盤,並不算什麼,三人無論是誰出手,都不會落入下風,三人若真的聯手起來,庄盤必無活命的可能。

可是庄盤如今的身份,卻是三人忌憚的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