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兩百六十八章 源晶噴發

第兩千兩百六十八章 源晶噴發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十八處靈眼之中,唯有楊開所佔據的那個最為安逸。

眾人之前都見識過楊開的兇殘手段,哪敢與他爭搶什麼,所以都主動地不去招惹這個煞星。

楊開樂得如此。

他也沒去理會別處靈眼的廝殺,而是心念微動,給流炎傳遞訊息,讓她將花青絲等人帶過來。

做完這些,他才身形一晃,朝那靈泉之眼衝去,一下子落進泉眼內。

下一瞬,楊開便感覺到己身四周儘是濃郁到粘稠的天地靈氣,那靈氣湧入體內的感覺讓他渾身舒暢,不能自已,才剛剛突破的道源兩層境境界,竟在短時間內有穩固下來的跡象。

楊開大喜,連忙手掐靈決,瘋狂吸收。

與此同時,他還取出了玄界珠,伸手一彈,在玄界珠上打開一道界之缺口,敞開小玄界,讓靈氣灌入其中,為玄界珠接納。

不過很快,楊開就眉頭一皺,凝神朝下方望去,眸露精光,似能洞穿虛空古今。

隱約之間,他似乎是瞧到了什麼東西,正隨著靈泉之眼的噴而激射出來,度奇快,耳畔邊一下就傳來了咻咻咻的破空之聲。

「不好!」楊開心頭一沉,也不知道那從靈泉之眼下激射而出的到底是什麼,但卻感覺到了及其危險的氣息,他連忙催動體內源力,在體表處形成一層防護,同時身形晃動便要竄將出去。

可是已經遲了。

咻咻咻……

轟轟轟……

一個個莫名的東西以匪夷所思的度衝撞出來,撞擊在楊開的身上,每一次撞擊都猶如隕石墜落。

霎時間,楊開遍體生疼,藉助這衝撞之力,一下就竄出了靈眼。

緊隨在他身後,一道道白光就如漫天星辰一般飛舞出來,激射四方。

「什麼鬼東西!」楊開表情驚疑不定,閃躲到一旁,運轉目力仔細觀察起來。

很快,他的表情就精彩紛呈。

因為他現從那靈眼之下衝出來,撞擊到自己身上的玩意竟然是一塊塊拳頭大小的源晶!

而且從那源晶的色澤和純粹程度來看,這些源晶最次的也是中品源晶,甚至夾雜著大量上品源晶在其中。

楊開眼珠子一下瞪出來了,目光火熱至極。

放眼整個星界,武者之間做交易,做買賣的貨幣基礎,都是下品源晶。就比如說上次在青陽神殿,高雪婷讓他出一千萬購買那種無相玄草,所指的也是下品源晶,換算下來的話,不過十萬中品源晶,一千上品源晶而已。

楊開迄今為止得到的源晶,基本上也都是下品為主,中品不多,至於上品聊聊可數。

上品源晶並不容易得到,只有在那些最好的源晶礦脈中,才會出產上品源晶。

而那些最好的源晶礦脈,向來都被大勢力所把持著,一旦開採出來,基本上也都是宗門內部消化,很少會流通到外界來。

源晶的檔次越高,作用也就越大,許多宗門大陣,乃至武者晉陞突破,都需要用到上品源晶。

然而此時此地,從這靈泉之眼之中,竟激射出大量的中品上品源晶,楊開怎能不震驚?

就在他失神的這一會兒功夫,另外十七處靈眼也一起噴了。

大量源晶從那靈泉的下方,隨著靈氣的涌動爆出來,一時間,咻咻咻之聲不絕於耳,漫天瑩白之光閃爍飛舞。

有武者一時不察,被那源晶撞擊,竟是忍不住悶哼一聲,嘴角處溢出一絲鮮血,可見這衝撞力道之強。

然而只是片刻,整個地下泉眼處,所有武者都沸騰了起來。

「源晶,上品源晶!」

「這靈眼下居然有上品源晶!哈哈哈哈,這次財了啊。」

「滾開,這處泉眼是我們的,爾等若還不識相,休怪我師兄弟不念兩派交情了。」

「笑話,寶物有德著居之,就憑你們幾個垃圾貨色也想霸佔?想死我就成全你們。」

「敬酒不吃吃罰酒,我跟你們拼了,哇呀呀……」

十八泉眼的出現,本就讓場面混亂至極,如今那泉眼下方一下又出現好多源晶,頓時讓武者們全都瘋狂了。

畢竟泉眼無法帶走,他們每個人都知道,在消息外傳出去之前,他們頂多只能在這裡修鍊一段時日,可是源晶不同啊,這是可以帶走的,是可以流通在整個星界的硬通貨,一塊上品源晶就等於一萬塊下品源晶,從這噴的數量上來看,只要佔據一處泉眼撈個幾日功夫,便足以讓整個宗門的財力都番上一番。

一時間,本就在互相拚鬥的宗門家族愈不肯想讓,那些本來和睦的宗門望著彼此的眼神也都帶上了些許敵意。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亘古不變的道理。

「楊開!」就在楊開左右觀望時,花青絲已經帶著張若惜和流炎,秦朝陽趕了過來,落到他的身旁,乍一見到此地奇景,花青絲震驚的美眸顫抖,小手掩住紅唇,顫聲道:「這……此地是怎麼了!」

「靈泉之眼,源晶噴,你說怎麼了?」楊開咧嘴一笑。

張若惜年紀不大,也沒多少見識閱歷,頭一次見到這麼大的場面,竟是驚的小臉有些白。

而秦朝陽更是險些把眼珠子給瞪出來,手腳哆嗦著,望著那靈泉,瞧著那的源晶,怔了好半晌沒說出話來。

「若惜你什麼都別管,找個安全的地方修鍊,流炎給你護法。」楊開說話間,沖流炎打了個眼神,流炎會意,拉著張若惜走到一旁,就近挨著那上品靈眼坐了下來。

但有源晶飛射而來,流炎只是伸手一抓,便將其抓在手上。

楊開見此,直接甩給流炎一個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