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百四十四章 星痕之威

第一百四十四章 星痕之威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藍初蝶更是目光中泛著異彩,朝楊開看去。

她在剛才與龜型妖獸的作戰中受了些傷,乾淨的衣衫也被自己的鮮血染紅了,酥胸劇烈地起伏,望著那站在龜型妖獸抬起的前肢下,一臉雲淡風輕的男女,心潮澎湃。

剛才那一道視死如歸義無反顧前去營救蘇顏的身影,幾乎在每個看到這一幕的女子心中都留下了重重的一筆。

藍初蝶自然也不例外。

若有哪個男人甘願為自己付出生命,就算他的實力低一些又有何妨?女人的要求有時候很大,有時候又很小,小到只是不經意間的一句話,一個動作,就可能將她的心扉打開,讓身影和容貌留住在她的心間。

如果此刻站在那妖獸身下的女子是自己,那該是多麼的幸福?

但一想起自己之前對他的態度,藍初蝶的眼中便閃過一絲黯然,苦笑不迭。

「還有力氣戰鬥么?」妖獸那邊,楊開看著蘇顏問道。

「沒有了。」蘇顏緩緩搖頭「我們得趕緊走,這妖獸生命力很頑強,我只能冰封它半盞茶的時間,如果現在不走就來不及了。」

「往哪裡走?」楊開輕笑一聲:「它之前是追著解紅塵的,但現在它恐怕會去追你,除非你離開這裡,否則根本跑不掉。」

「那我便離開,不能因為我一個人讓凌霄閣所有弟子受難。」

「錯不在你,你非要承擔什麼?」楊開眉頭一皺語氣略凶了一些「你這師姐當的,太累了。」

蘇顏詫異地看了楊開一眼。

他在訓斥自己?他竟然敢訓斥自己?就算是門中的長輩,也從未訓斥過自己。但蘇顏卻沒有絲毫氣惱,也生不出任何反駁的念頭。

「你看看凌霄閣弟子們現在的狀態。」楊開回首望去眾多凌霄閣弟子都在喘著大氣,更多的卻是盤膝坐在地上抓緊時間恢復「就算你走了,你能保證這妖獸放過他們?沒有你,他們只會死的更快!」

「那你說怎麼辦?」蘇顏反問道。

「殺了它!」楊開咧嘴一笑,笑容牽動了〖體〗內的傷勢,額頭又冒出了冷汗。

「殺了它?」蘇顏一愣她沒想到楊開的胃口竟然如此大。

在這等妖獸面前,能逃命就已經不錯了,如何能將之擊殺?

兩人正說話的時候面前妖獸身外的冰塊突然傳來一陣響動,蘇顏面前一變:「怎麼這麼快?」

「來不及了!」楊開也是當機立斷之人,一揮手對蘇顏道:「你退後!不管怎麼說都要試一試,若真殺不了它,咱們再跑不遲!」

咔嚓嚓……冰塊碎裂的動靜越來越大了,被冰封在內的龜型妖獸已經轉動著那猩紅的雙目慢慢地朝下方瞄來,在它的眼中,楊開和蘇顏如螻蟻一般渺小。

「退遠點!」楊開見蘇顏沒動,忍不住回頭就是一吼。

蘇顏身子一抖,沒來由地竟順從地邁動了步伐,急速朝後退去。

同時退走的還有凌霄閣那些受傷的弟子。

楊開雙腳一錯淵渟岳峙般擋在龜型妖獸的正面前,那略顯消瘦的身軀印在眾人眼中,卻如頭頂著天,腳踏著地般的巨人。

他擋在那裡,擋住了妖獸的威嚴,擋住了它龐大的身軀,遮蔽著一切風和雨。

他的右手緩緩地動了起來,那是一種極慢的動作,打破了所有人視覺感受的動作明明他的手上什麼都沒有,但此刻眾人看上去,就好像他的右手上拿捏著一柄萬斤大錘,正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來揮動著。

咔嚓嚓……骨頭錯位的聲響從那邊傳來。

與此同時,點點星光閃耀,一種讓人膽戰心驚的澎湃氣勢自楊開所處的位置爆發,狂風呼嘯,衣袍獵獵作響,那一頭黑髮也搖擺起舞。

楊開的嘶吼聲也傳了出來,他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在咆哮,一字一頓地喊了出來:「三派弟子……」

那一隻右手終於抬了起來,伴隨著怒吼聲,握緊成拳。

光華大放,楊開所站的位置,彷彿成了一片美麗的星空,星光流轉間,他的右拳也正在一寸寸地往身後移動著,每移動一點,給人帶來的威勢就越強上一分,就好像他是在蓄力。

「如有心者……」楊開睚眥欲裂,努力控制著拳頭上爆發出來的能量,不讓它衝出去,依然一字一頓地喊著。

「這是什麼武技!」方子奇面子大變,即便隔了那邊足有幾百丈之遙,以他真元境的實力也能感受到那一拳中蘊藏的巨大殺傷。

而且,這樣的一拳還只是在蓄勢,並沒有真正地打出去。

蓄勢便有這樣的威力了,若是真到了打出去的時候,該有多麼恐怖?

「好美……」胡媚兒和胡嬌兒兩人幾乎是異口同聲地說出了這句話,那一邊的漫天繁星,猶如清澈的夜空,在狂暴中讓人流連忘返。

嘩啦一聲,楊開腳下的大地承受不住這樣的狂暴,裂開了一道縫隙,他身子往下一沉,旋即雙腿彎曲起來。

那正在急速解封的龜型妖獸,猩紅的雙眸中再也看不到怨恨和殺機,剩下的唯有慢慢變強的驚慌和恐懼。

它想跑!它能從楊開這一拳中感受到讓自己驚恐的力道。它已被封印了無數年,正處在虛弱之時,它好不容易才從封印中蘇醒,還來不及品嘗〖自〗由的快樂,它不想受傷,不想再陷入那無邊的沉睡。

可那巨大的冰塊卻束縛住了它的動作。

「可否助我……」楊開第三次開口了,他的一句話根本無法完整地喊出來,單是控制自己右拳上的能量便已讓他耗費了所有心神,唯有用這種斷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