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兩百七十七章 兩儀錄

第兩千兩百七十七章 兩儀錄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而就在楊開現身的下一刻,伴隨著咻咻之聲,幾道身影破空而來,突兀地出現在這靈湖上空。

幾人臨空而立,也沒有刻意釋放己身氣息,但當他們現身之時,所有正在此地修鍊的武者都悚然一驚,抬頭朝他們矚目過去。

待看清幾人的面容之後,一陣陣倒吸涼氣的聲音響起。

「青陽神殿高雪婷!」

「天武聖地陳文昊!」

「無華殿封明!」

「七曜商會曾元!」

「紫源商會婁叱!」

「竟連星神宮的蕭大人也來了!」

這六人,對楓林城的無數武者來說可是熟面孔了,上次鸞鳳現身之時,也正這六人駕臨楓林城前來查探,最後還是他們主持開啟了星神宮的五色寶塔,讓楓林城武者得以在其中歷練。本以為上次能夠得見這諸位大人尊容已是天佑之幸,此生萬萬不可能再次目睹。

卻不想時隔不過兩年,這六人竟再次匯聚一堂,而且重新返回了楓林城。這對楓林城這樣一個小城來說,簡直是不可能發生的事。

平常時候,即便十幾二十年,也不一定有一位帝尊境路過此地,可是如今,帝尊境竟是隔三差五地就來一趟。

一時間,靈湖四周左右鴉雀無聲,針落可聞,眾人都目光敬仰地朝上方望去。

那六人似乎也想到這點,紫源商會的婁叱嘿然一笑,道:「老夫一直覺得這楓林城有些不太尋常,早就想在此地設置分部,卻一直沒閑暇功夫處理,如今看來,設置分部是不可避免之事了。」

雖說在楓林城中也有紫源商會的產業。康斯然曾經掌管的靈丹坊便是紫源商會擁有,可分部和產業是兩碼事。

分部是一個商會的象徵,必定有強者坐鎮,統籌全局,而產業的話,可大可小。靈丹坊便是一個極小的店鋪,小的若不是楓林城幾次三番出現大事,婁叱甚至都不會聽聞的程度。

但婁叱卻對每一個分部的情況,都了如指掌。

若紫源商會真在此地設置一個分部的話,那必定能在極大程度上帶動楓林城的經濟發展,假以時日,楓林城也不會再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城池。

「馬後炮!」曾元嗤笑一聲,七曜商會和紫源商會並為南域兩大商會,彼此之間本就競爭激烈。曾元與婁叱同為商會副會長,自然彼此互相看不順眼,此刻聽婁叱如此說頓時揶了他一句,「你這死胖子若真如此有先見之明,為何現在才說。」

婁叱眯著眼睛瞧了曾元一眼,哼道:「本座的高瞻遠矚豈是你這凡人可以仰望。」

「使勁吹,吹牛不要錢!」曾元一臉不屑。

婁叱怒喝,轉臉看向蕭宇陽。抱拳道:「蕭大人,婁叱請求與這馬臉怪武鬥。一決生死!」

曾元眉頭跳動,額上青筋亂冒,咬牙道:「怎麼說話呢?叫誰馬臉怪呢?」

他把臉一拉,本就長長的臉頰愈髮長了。

婁叱斜睨著他,哼道:「那你叫誰死胖子呢!」

曾元譏諷笑道:「胖還不許人說了?有本事你把你這一肚子肥肉割掉啊。」說話間,他還笑呵呵地伸手拍了拍婁叱的大肚腩。

婁叱往後退出幾步。大喝道:「呔,你這馬臉怪,說話歸說話,莫要動手動腳。」他轉頭看向蕭宇陽,道:「蕭大人。你也看到了,這傢伙欺人太甚,老夫今日便與他不死不休!」

「行了行了!」蕭宇陽一臉暴汗,「兩位都是生意人,和氣生財的道理不懂么?一見面就打打殺殺的做什麼?叫下面的小傢伙們看了笑話很好玩?」

兩人聞言,往下方一瞅,頓時見到無數雙目光盯著他們,一個個都張大了嘴巴,似是無比驚詫帝尊境竟是這幅模樣的樣子。

「跟你們站在一起,真是丟人!」高雪婷一臉鄙夷地望著兩人。

「恩,身份和威望都被拉低了。」陳文昊面無表情地接道。

封明在一旁嘿嘿笑著,眼中精光閃動,忽然,他神色一動,扭頭朝某個方向望去,奇道:「咦,這不是那煉製了太妙丹的小子么?怎麼也在這楓林城中。」

順著他的目光,眾人一下全朝楊開望去。

「果然是他!」蕭宇陽微微一笑,「說起來……我一直覺得這小子有些面善,原來是之前在楓林城見過啊。」

「這小子是個人才,我紫源商會要了!」婁叱雙眸冒光地朝楊開望去。

曾元哼道:「人家說不定早有宗門了,輪的到你去拉攏?」

婁叱冷笑一聲:「婁某親自出面,哪個宗門敢不給面子?馬臉怪,老夫可跟你說好了,這次你要是敢跟我爭搶,我非你拚命不可。」

曾元眉頭一皺,沉默不語,似是在考慮其中得失。

高雪婷淡淡道:「婁副會長,你這樣擅自做了決定,問過我的意見沒?」

婁叱聞言,眼珠子瞪圓,望著高雪婷愕然道:「這關高長老什麼事?」

高雪婷捋了下耳邊秀髮,平靜道:「這小子早已是我的人了……」

「咕咚!」

一陣吞咽口水的聲音響起,蕭宇陽也是目露異色,不停地瞅著高雪婷。

「你……你的人?」婁叱徹底結巴了,只感覺這句話蘊藏的信息量好大好大……

曾元更是目瞪口呆,弱弱道:「溫殿主他……沒什麼意見?」

「能有什麼意見?」高雪婷茫然地望著曾元,不知道他問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不過很快,她便想是想起了什麼,面色一寒,俏臉上浮現出一抹紅暈,嬌軀震動之下,帝寶烈陽鏡一下懸浮在頭頂,從那鏡中。烈焰噴涌